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七百九十七章 终于回去了
    玄妙儿听了之后也道:“确实,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真的没想到萧岩木这样躲过了一劫,对了,你说萧岩木不能有所察觉了吧?”

    花继业摇摇头:“应该没有,因为这次袁素素是真的有所求,并且她的信白亦楠看过了,一切都是在监控范围的,这次应该就是萧岩木点正了。”

    玄妙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还能说什么,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吧,那咱们后天回去?”

    “回去吧,暂时应该没什么事了,就算是有事咱们也回去一段,总的回家看看,爹都回来了,咱们再不回去,那爹娘怕是要来了。”花继业道。

    “确实,好了,别纠结了,洗洗躺下吧,怎么都这样了。”说完玄妙儿想起来了袁素素,问花继业:“那袁素素的病怎么样了?”

    说到袁素素,花继业笑着道:“恶人有恶报呗,清尘都治不好,说是尽量医治没有把握,清尘咱们了解的,他这么说基本就是没得治了。”

    玄妙儿也笑了:“这回袁素素真的是绝望了,也没什么折腾的了,不过这样的人更可怕,怕她死也拉着垫背的,咱们更要小心。”

    花继业点点头:“嗯,一定要小心她,不过没意外她出不来了,白亦楠软禁她了,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

    “人啊,明明很好的一手牌,打得稀烂,活该。”

    “这就是自作自受。”

    说着花继业去洗漱了,两人也是说着这些事。

    此时的袁素素躺在床上,眼神空洞,脸无血色,她之前真没想到这么严重,并且她总觉得这样的小病,萧清尘都会轻易就医治好的,怎么可能会治不好了?

    她的手放在小腹上,自己多少次梦想着自己能有个白亦楠的孩子,自己跟他的孩子,把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辈子都没办法分开了。

    可是现在自己不能怀孕了,那以后自己怎么办?如果柳梦缘有孩子了,生了长子,自己这辈子就翻不了身了,所以自己不能让柳梦缘有孩子,可是自己出不去啊。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露出了一道寒光,当然没有人看得见,因为她身边就一个丫鬟伺候。

    这时候白亦楠回了房间,也把袁素素的事情跟柳梦缘说了,得知袁素素不能怀孕了,柳梦缘心里又怕又喜。

    怕的是袁素素不顾一切的害自己,喜的是,袁素素没有跟自己争的资本了。

    说实话,柳梦缘心里有数,白亦楠对袁素素是有感情的,不是爱情,可是有恩情,白亦楠不杀了袁素素就是证明。

    自己也担心白亦楠什么时候被袁素素用恩情再骗上床了,以后真的有了孩子,自己还是危险。

    这两口子也是各有所思的上床了,说得不多,各有各的想法躺在床上,什么都没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了。

    隔天,天气很好,玄妙儿和花继业一早就准备好了,吃了早饭就启程了,好久没回家了,他们心里都是带着期待,不管是哪里的房子,都没有永安镇更觉得踏实。

    坐在马车上,玄妙儿抱着儿子,小家伙喜欢热闹,这么多人一起上路他了的够呛,一直伸手要出去。

    玄妙儿累的胳膊都酸了,这小子越蹦越高。

    花继业赶紧把儿子抱过去:“臭小子,说了别折腾你娘,你怎么一会不老实?”

    花逸宕不仅喜欢热闹,还喜欢亮闪闪的东西,比如金银珠宝,对着花继业头发上束头发的金镶玉冠就抓了上去。

    花继业没防备,这被抓的直咧嘴,玄妙儿忍不住笑起来。

    “这小子真的是太皮了。”花继业把儿子的手拉开了。

    玄妙儿边给花继业梳理头发边道:“还不是像你,不说别的,就喜欢金银珠宝这事,你说谁能控制,这么小,就喜欢抓这些东西。”

    花继业自己也笑起来:“我儿子不像我像谁,儿子,让爹亲亲。”

    这父子两咯咯咯的笑着,笑声传出去很远。

    因为好久没回去了,说实话,玄妙儿是真的想家了,前世自己的亲人不多,这种感觉不强烈,但是这一世,她真的很珍惜跟家人的感情。

    她时不时的看向车外,看看走了多远了。

    花继业也理解玄妙儿的感觉:“着急了?越是离家近了,反倒更想家了。”

    “确实如此,好久没回去了,虽然书信都说家里平安,但是怎么都是觉得回来看看心安。”

    “咱们是今个回河湾村还是明个回去?”

    “明天吧,这次太久没回来,先看看家里,安顿好了,收拾好明天再回去。”

    “那也行,不差这一天了。”

    花逸宕玩累了,没一会就睡了。

    到了永安镇的时候,这小子还没醒呢。

    进了镇,玄妙儿一直看着车窗外,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景色,让她心里很有归属感。

    自己虽然不是真的河湾村的玄妙儿,但是自己来了这个时代就在这镇子的河湾村,所以对这她还是有亲切感,当然也因为自己的太多时光和美好回忆在这。

    回到家,玄妙儿前后院的走走,心里真的踏实,自己很喜欢这个宅子,不大不小,其实自己还真的不喜欢那种太大的房子,住着也没有家的感觉,这个挺好,一会就转完了。

    今个回来也没告诉别人,家里也不知道,所以他们就安心的在家里休息,明天回河湾村,之后回来,再去看朋友亲戚什么的。

    晚上,玄妙儿和花继业躺在床上,说着情话,你侬我侬的,自然是要作些成年人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他们回了河湾村去。

    玄文涛回来也没几天,现在不是农忙时候,春播过了,所以玄文涛也不忙,特别刚回来,也是要休息休息,这时候在门口站着跟邻居说说话。

    见玄妙儿他们回来,玄文涛也是满脸的笑容过去:“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跟你娘就要去看你们了。”

    玄妙儿和花继业抱着孩子下了车,玄文涛把外孙子抱过去:“这小子长得真快,越长越像继业了。”

    玄妙儿撇撇嘴:“爹,儿子我生的,也像我。”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