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838章被鄙视的某人
    沙发上看ipad的二爷捕捉到这一幕,眯眼。

    科学家的直觉告诉二爷,二儿子使诈了,他老婆...怕是要输啊。

    等腰三角形带来的八卦每天都在更新,就连平时看起来很严肃的太姥姥都加入了赌局当中,老太太没提出刷碗,但是也是要做药膳三天做赌约的。

    这简直是豪赌啊。

    芊默眼看着战况如此激烈,摩拳擦掌的,只恨小黑拦着她,趁着大家不注意,溜到厨房跟小黑咬耳朵。

    只见小黑如此这般地趴在她耳边一说,芊默一副惊讶脸,捂着嘴看着客厅里的众人。

    而这一幕,被精明了一辈子的二爷看在眼里,眯眼。

    “我赌一百万。”

    陈灏轩的加入引来众人一片鄙夷。

    “用钱的庸俗之人你走开,不许用钱参与!”

    这屋子里就没有差钱的人。

    敢拿钱过来蒙混过关,这不就是找抽吗?

    “你就负责手擦地板好了,三天!”陈萌给小儿子安排上。

    这一大堆人,果断弄出一个家政团队的效果啊。边上的小阿姨又是一僵。

    看看厨房里系着围裙炒菜颠勺的默少,再看看准备带领大家大扫除的女主人...

    难道,她就要这样失业了吗?

    二爷观战已久,看到这里终于放下平板。

    “我赌3天炒菜,赌宁久不会被踹。”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二爷这两句话,无论是前一句还是后一句,都给大家带来了毁灭打击。

    打击一:二爷也跟着起哄?

    打击二:赌得跟大家相反?

    唐心吓得小声问陈灏轩,“爸会做饭?”

    陈灏轩贴着她耳朵根小声说,“巨难吃,黑暗料理,除了我妈没人捧场的那种。”

    二爷一个凌厉视线扫过来,陈灏轩露出微笑。

    “父亲大人,虽然您迫不及待地想给我们大家服务,但这个赌约内容会不会有些,嗯,太辛苦?”

    太辛苦大家的胃啊!

    吃老爸做得饭,他还不如去花园里啃几根草来得痛快。

    二爷冷冷地看着作妖的小儿子,“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众人敢怒不敢言,毕竟老爸是真会电人啊。

    只有陈萌是家里唯一敢挑衅权威的人,她叉腰狂笑。

    “等会!二哥,您这牌面的,怎么也不能跟孩子们下差不多的赌注啊。”

    “哦?我记得,你下得也是三天。”二爷淡定地挖坑。

    陈萌为二爷那小黑本记仇了多久,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能轻易放过他。

    “我下注的时候您不是没参加吗,你看,咱俩都是长辈,赌注太小也不合适,这样吧,我再加个,我赢了你就给我刷十天鞋怎样?我穿着出去,一定逢人就夸赞一番。”

    陈萌的鞋那么多,脏肯定是不脏,重点是最后一句,逢人就说。

    二爷呵呵,“可以,但是我如果赢了——”

    “哈哈,你怎么会赢?你赢了我随便你啊!你说是刷鞋洗袜子还是怎样的,都随便啊!”

    陈萌也不傻,她男人有洁癖,这些都不允许别人动,也就她傻不拉几的伺候人家半辈子,输了对她来说也不亏。

    哦,随便他。二爷重点记下这三个字,视线扫过一群看戏的小崽子。

    “她说什么,你们都听到了?”

    众人点头。

    芊默在厨房已经知道真相了,眼见着婆婆朴实地跳入腹黑公公的坑,记得就要冲出去通风报信。

    小黑一把拽着她。

    “你别拦着我,妈跟我的感情能一样吗?我不能眼看着她吃亏!”大义凛然。

    “咱爸,记仇。”

    四个字,成功阻止了芊默坚定的步伐。

    “你们感情不一样?”小黑挑眉。

    芊默目光幽远,“咱爸妈一辈子伉俪情深,爸能太折腾妈吗?”

    “把那个‘吗’字去掉。”小黑对自己父亲的为人,还是比较了解的。

    “再敢编排爹妈,就按着妖言惑众处理!”芊默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小黑老实了。

    睁眼说瞎话,他只佩服自己老婆。

    以及...老爸果然是宝刀未老,从年轻坏到老。

    二爷上楼前看了眼厨房里忙活的小两口,嘴角微翘。

    跟儿子交换了个眼神,这才优雅离去。

    这家里的年轻一代人中,诺诺最个性,但要说精,还是厨房这一对。

    双方达成(坑)萌共识。

    陈萌不知道自己男人跟儿子之间的小动作,在沙发上亢奋发表演讲呢。

    “我是不是要站起来了,有点激动怎么办?”

    “...您不一直站得很稳吗?”陈灏轩原本还信心十足的,可看老爸刚刚那态度,不免犯起了嘀咕。

    爹比妈靠谱,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不,我常年被于二狗欺负,现在这个历史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哦,我等着跟你见证历史。”二爷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陈萌吓得一激灵,妈耶,这家伙是鬼吗,走路都不需要声音的吗?

    唐心小声嘀咕,“完了,我也后悔了,自己是不是押的太大了...”

    怎么看婆婆都不如沉稳的公公靠谱吧!

    “老婆,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陈灏轩提议,见势不好就要溜。

    总部在国外,他怕啥!

    输不起可以跑啊!

    这俩人其实也是刚下飞机没多久,主要是,老妈太不靠谱。

    “你要是这时候走,你们在国内欠下的债,我们不介意留到以后,等你嫂子出国留学的时候,你们夫妻俩到她那当钟点工。”

    还是不给钱的那种,小黑奸诈地想。

    ...

    暑期的酷热让芊默就想待在空调房里,哪儿也不去。

    把有限的生命浪费在无尽地奢侈享受中。

    保胎中的女人那是最大的,小黑也不敢明面跟懒惰的孕妇抗衡,就换着花样的哄她出来溜达。

    比如公园的荷花开了,三萌跟倩总家的狗掐起来的,但是芊默家的饼饼叛变了帮着倩总的金毛,导致一直吊打倩总金毛的三萌一时有点玩不转,不看三萌吃瘪后悔一年...

    总之,各种借口每天轮番上演,为了骗媳妇溜达也是各种理由都找了。

    芊默不怀孕的时候每天都主动打拳健身,特别积极向上又健康,怀孕后瞬间颓废,小黑也没辜负大家对他二十四孝老公的期待,各种技能走一波,身体力行地证明没有难缠的孕妇只有无能的老公,安排的明明白白。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