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象帝尊 > 第六百九十章 凤凰涅槃
    人性是多变的,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天生就是邪恶或者是善良的,事实上邪恶与善良在很多时候也是模糊的。

    南宫卿也好,惊鸿仙子也罢虽然算是魔门邪修一脉出身,但她们并非纯正的害人邪修,这仅仅从当年南宫卿将自己掌握的天魔图之中需要献祭害人的部分改良就可知一二。

    但当南宫卿被堕落的古原欺骗了感情之后,本来就游走在边缘地带的她就理所当然的堕落了。

    同理,当同样游走在正邪边缘的惊鸿仙子可以窥探方痕的内心之后,她也一点点的被改变了。

    她爱上了方痕,也开始变得更加温和,最终甚至直接站到了方痕这一方,以略带娇蛮的方式以妹妹自居,就这么赖在了方痕的身边。

    不过,这并不是惊鸿仙子这一次向方痕大起底自己想要表达的真正核心内容,只不过是她想要说的核心内容必需加上这一段才能解释清楚罢了。

    “因为你变好了,所以另一个你就堕落了,而因为她的堕落也加速了你的变好?”方痕终于明白惊鸿仙子说这些到底意味着什么了。

    惊鸿仙子低声道“之前奴儿就感应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存在,虽然她的气息变得非常的古怪,但那种熟悉感觉以及冥冥之中的联系却是做不得假的,奴儿有八成把握是她!”

    方痕眉头皱起,片刻之后换成了震惊的神色,道“你是说?濡羽?”

    惊鸿仙了很是无奈的点点头,道“应该是吧!”

    方痕神色严肃起来,道“不对,如果濡羽是另一个你的话,那么她腰间那个玉佩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她要伪装自己本来的模样?”

    惊鸿仙子摇摇头,道“这些奴儿都不知道,但除了气息以外,还有一个证据就是濡羽这个名字其实是师尊当年给奴儿取的,但后来奴儿决定还是留下母亲给予的名字,也算是一个纪念!”

    气息,名字,这两个都可以对应上的话,那么凑巧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惊鸿仙子见方痕沉思不语,于是又自顾自的解释下去,道“当年奴儿与她分开之后,师尊用了一些手段将她送到了百炼宗的地盘,而她也利用自己的能力在伍迪长老身边潜伏了下来,这么多年来算是得到了伍迪长老的信任,而且奴儿与她也一直都保持着最基本的心灵联系,但在奴儿接受凤凰卵之后和她的联系就中断了,现在奴儿只能感应到她的气息,而以往奴儿是可以知道她的位置,状态,甚至少部分想法的!”

    方痕揉了揉眉心,道“那么另一个你的预言能力是怎么回事?”

    惊鸿仙子道“那严格来说不是预言能力,而是与天道连接之后的洞察力加推演能力,我们分开之后各有特殊的能力,她的能力就是可以随时与天道连接在一起,但代价就是她的身体一直都无法成长,同时对于元晶有很大的需求,之前奴儿找哥哥大人要的五阶元晶就是她在对浮罗境事件进行预言之后消耗过大,奴儿需要用五阶元晶为她续命!”

    方痕在心中整理了一下当前的所有情况,最后总结道“如此一来之前一些事情就可以解释了,之前我与那濡羽照面之时,戒兄就已经发现她身边有包括吴天河在内的两个真人境明卫,还有一个五气境和一个真人境的暗卫。”

    “吴天河在被我干掉后,另一个真人境明卫一直在和老牛浪费时间,只有那个真人境的暗卫形式上的出来护在她的身边,我本以为濡羽的依仗是那个五气境的暗卫,没想到却是这样,不管是推演还是预言,那个濡羽提前知道我不可能在那个时候对她动手,所以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惊鸿仙子听到这里反而是惊了一下,道“濡羽身边还有一个五气境的暗卫?他们手中的实力居然如此之强?”

    方痕神色严肃的道“从这一点你也可以看出来了,濡羽如果真的想拿下东胡城的话,那么在我赶到之前他们就已经把整个东胡城打下来了,要知道加上之前被雪圣姑干掉的那个五气境和这个暗卫,他们军中一共有四个五气境了,一旦全力出手的话哪怕是雪圣姑也不可能阻挡,再加上他们的真人境数量比东胡城多出一倍,在我们到达之前碾碎东胡城完全不成问题!”

    惊鸿仙子现在也从一开始的不安之中冷静下来,细细思索片刻之后张大了美眸,道“濡羽在等着哥哥大人到来,她的目的一开始就不是东胡城而是哥哥大人!但,但她想干什么?难道是……”

    她后半句没有说完的话其实是“难道因为奴儿爱上了哥哥大人,所以她才恨上了哥哥大人?”

    方痕虽然不会知道她的下半句是什么,但猜也能猜个七八分,他伸手按在惊鸿仙子的头上,笑道“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为了降低濡羽的威胁度,所以你想离开我这里,然后想办法和我重新交恶吗?”

    惊鸿仙子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瞳孔一下子张大,然后紧张的抓住方痕的手,道“哥哥大人,不要赶我走!”

    方痕笑着按了按对方的头,道“既然你叫我哥哥,那么我也就拿出一个兄长应该的态度来,老老实实待在我身边吧,你想变回以前的性格是你的事,你想做什么也是你的事,但除此之外你必需待在我的身边,也必需坚守正道之义,若是他日你行差踏错或者是你想离开我身边,那我可是会亲自清理家门的!”

    惊鸿仙子愣愣的看着方痕,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至于你以前犯下的错,自然是当哥哥的我帮你扛了,不然要我这个哥哥有何用?”方痕霸气的一挥手,表示过往之事不再追究,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把过往的罪孽放到惊鸿仙子的头上。

    最后,他又重新露出温柔的笑来,道“惊鸿之名从今日起就此结束吧,你就用你自己母亲给你起的本名就好,海外之民又如何?你是我妹妹,我倒要看看谁敢看不惯你!”

    惊鸿仙子,不,仙奴儿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一次决堤,她扑到方痕的怀里放声大哭。

    终于,她放下了自己心中所有的顾虑,如凤凰一般新生。

    一道冲天而起的凤凰火柱将她包裹起来,最后化为一枚闪烁着赤红光芒的凤凰卵。

    “凤凰涅槃!好一个凤凰涅槃!”。

    方痕哈哈大笑。

    ……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