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兵将卡牌系统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暴富之后沙老根
    北阳,沙堆村。

    苏路站在村口的沙堆上,看着远处的村子,终是没有再去。

    那里,已经被烧做白地了。

    苏路问着后身的赵胖子“胖子,你小子不肯跟我去京城,在这北地做一地都尉,日子过的可还舒心?”

    数年未见,赵胖子的身体终于跟他的名字相配了,身宽体胖。

    看到苏路走下沙堆,赵胖子纵身一跃,也是从沙堆上下来,开口说着了

    “不瞒二哥,自从这节度府向北推移,这里战事少了,我这日子就舒心多了。”

    “不用打仗,也就再不用过哪些担惊受怕的日子。”

    “三儿也跟我去了燕州,有我照顾,三儿开了家酒楼,他两口子手艺过得去,日子也是越发红火了起来。”

    苏路点了点头“行啊,你们只要过的好,那就好了。”

    “宣府这儿,我舅舅家的事儿,你赵胖子不知道?”

    赵胖子一脸郁闷“这事儿我是知道的,但是北阳上下,传的都是册封了沙大根,当时我还想去信问您,为何要册封沙大根呢,没想到会是册封错了。”

    “嘭”

    苏路一脚踩在沙堆上,踩出一个大坑,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了。

    “北阳上下,其心可诛。”

    “来人”

    明月躬身站在苏路身侧。

    苏路脸色难看“传令下去,北阳上下,尽数彻查,但凡跟沙大根有关联者,重重知罪。”

    赵胖子在旁边摩拳擦掌的说了“好他个沙大根,竟然敢跟里正勾结,贪下这通天的赏赐,真是胆大包天,藐视皇权。”

    苏路点了点头,吩咐着说了“沙大根藐视皇权,家眷知情不举,罪加一等,夷三族。”

    “敢贪我舅舅的功劳,以后谁再敢贪我舅舅的钱,心里就要好好思量思量,脖子够不够我来砍。”

    赵胖子左右看了看,问着苏路说了“二哥,图勒西王庭归附的事儿,你是怎么看的,这些人到了北阳也有段日子了,您不发话,他们可不敢走。”

    苏路笑了笑“我还能怎么看,他愿意归附就归附,那南王庭怎么办,哈苏勒怎么办,这些人可都是归附的老人,怎么安置?”

    “不付出点儿代价,就想要归附,真以为归附就是两张嘴,上下一合,大家就信了你的归附。”

    赵胖子把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一样“是啊是啊,当初咱们跟图勒战,打的昏天暗地,二哥你身上被创无数,这才压服了南王庭。

    南王庭归附之后,跟东王廷和北王廷也是战事无数,死了不知多少人,就连汉水城也献了上来,才有今天的地位,西王庭想要归附,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

    两人又说了会子话,眼瞧着天黑了,这才相跟着回了沙堆村。

    00k入夜,沙堆村的大宅里,正堂灯火通明。

    沙老根坐在主位上,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问着旁边位子上坐着的赵胖子。

    “大胖啊,你小子找我来,有啥子事情?先说好啊,什么军政大事可不要找我掺和,小二都跟我交代了,做我的闲散侯爷就好了,若是敢胡乱掺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赵胖子笑眯眯的“舅您说的这是啥话,咱是您看着长大的,还能坑您不成。这不是啥大事,我就是借您的宅子,跟图勒西王庭的人见个面,请您主人做个见证。”

    沙老根连连摆手“你可拉倒吧,大胖,又来坑老子,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小二叫来,让他看看你的嘴脸。”

    赵胖子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不过他知晓苏路的身份,虽然他瞧不起沙老根,但是因为苏路,自己也必须保持绝对的尊敬。

    “舅您放心,既然您不愿意见,我就出去见,我就是寻思着这不是您家吗,若是我跟图勒人见了面,不跟您说一声,委实过意不去。”

    等赵胖子走了,沙老根媳妇从后面出来,拉住沙老根的头发,一下给从位置上扯了出去。

    “让开,真是没眼力价。”

    “刚才你说的对,赵大胖这孙子不知憋着什么坏呢,肯定是想要沾咱们便宜呢。”

    说到这儿,秀秀又站了起来,黑粗的手指都指到老根脑门上了。

    “你可长点心吧,除了咱那外甥跟外甥女,这世界上就没有不想沾咱们便宜的,一群白眼狼,赵大胖小时候喝了咱家多少井水啊,长大了也只想沾咱的便宜,真不是东西。”

    沙老根也义愤填膺的说着“就是,这孙子真不是东西,还是小二的兄弟,净想沾咱们便宜,回头我就去找小二告他一状。”

    这样说着,老根突然笑了起来“哎,孩他娘啊,咱这日子,咋感觉跟做梦一样呀,你要不给我一脚,这究竟是不是真的啊?”

    “扑通”

    老根媳妇秀秀一脚把老根给踹倒在地上了。

    老根坐在地上,捂着后腰嚷嚷了起来“疼疼疼……”

    秀秀把老根扶了起来,脸色有些红“你让我给一脚的。”

    老根一脸闷闷“是我说的不错,可你也不能真跺啊。”

    “对了,还有个事儿,今儿小二提了一嘴,说咱们愿不愿意去京城住,还有岗子他们的婚事,就不能太随便了。”

    秀秀脸色一动,严词拒绝了“不行,不能去京城,咱们都是土里刨食的,去了京城,咱可没地可种了。”

    老根也砸吧着嘴“是这个理,回头我就回了小二。哎,兰心的婚事上,小二也说了,不能随便了,回头他去信给陛下,请陛下派些个教习礼仪的女官回来,教教兰心她们几个女儿家礼仪。”

    秀秀的两条大粗眉皱了起来“那得用多少银子啊,咱家出不起吧?你跟小二说说,要不就算了吧?”

    “咱家也不是啥大富大贵的人家,找个好人家嫁了就行,不用学啥礼仪。”

    老根揉着后腰“你说的也在理,可小二说的也在理呀,小二还说了,让岗子跟老二去京城,入讲武堂学习去,就住在王府里就行。”

    秀秀眉开眼笑起来“这样也行,要不让兰心两个死妮子也去吧,皇家的规矩,若是兰心学了,县上高县令的儿子咱们也配的上。”

    “呸呸,死鬼高县令已经被小二罢官了,鬼才愿意嫁给他儿子呢。”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