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兵将卡牌系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勒之外有柔然
    沙不力吉被震惊到了。

    喝着马奶长大的年轻人,从来都会对长生天心怀畏惧,但是今天所看到的,却颠覆了沙不力吉对于过往的认知。

    三观被击打的粉碎。

    有大翅膀的人造飞鸟可以飞上天空,有强大的精准箭可以贯穿百丈之外的苍鹰,有长满铁蒺藜的群伤箭可以杀死成片的牛羊。

    汉人的手段,太强大了。

    跟汉人斗争了这么多年的图勒,没有被灭族,应该是汉人不愿太伤天和,没有动用这些可以和长生天作战的强大兵器。

    匍匐跪倒在地,沙不力吉高举双手,向着苏路高高拜下。

    “外臣愿意归附,求苍天饶恕外臣的罪孽吧。”

    城头之上,一片懵逼。

    这图勒人莫不是脑子被吓傻了,直接要投降了。

    还是负责护送图勒使臣的唐泽略知道些图勒人的习俗,开口解释着说了

    “王爷,臣以前在北地军中,与图勒人交谈中知道,他们畏惧长生天,一切能够飞在天上的东西,他们都会畏惧,这沙不力吉畏惧的,应该是天上那架飞鸟。”

    苏路回头看了看,奶奶的,果然如此,飞鸟正悬停在自己后面的城头上呢,真是扫兴啊。

    这样想着,苏路挥手制止了沙不力吉的跪拜,语气不善的问着

    “说说,你小子有什么罪孽,要被饶恕?”

    沙不力吉跪在地上,恨不得整个人都蜷缩成一团,声音颤抖的说着

    “沙不力吉这次来归,负有我图勒汗王的求和文书,汗王命我观汉家威仪,若是汉家不强,我汗王就要转投柔然,为柔然前驱,攻伐汉国了。”

    苏路看向旁边的唐泽,什么时候柔然又冒出来了?

    唐泽也有些懵逼,“臣所知有限,实在是不了解,这柔然是什么地方。”

    苏路心道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图勒四大王庭,现在有三处已经选择臣服汉国了,都没有出现这柔然的影子,看样子这柔然之地应该只跟西王庭接壤。

    “沙不力吉,你回去之后,知晓该怎么说了吧?”

    苏路看着沙不力吉,语气不善。

    沙不力吉磕头如捣蒜“外臣明白,外臣定当力推汗王臣服汉国,臣服王爷麾下。”

    苏路闻言有些失望,这使者也太容易收服了点儿,刚才跟清风对打的时候还有些骨气,怎么被打了一顿之后,就变成了软骨头。

    “行了,余下的事,自由礼部官员与你商谈,带下去吧。”

    苏路不耐烦的挥手,示意卫军把他待下去了。

    今儿凑着砍沙大根一族的机会,再用上弩炮跟飞鸟,想要折服这西王庭的使臣,现在虽然折服了使臣,苏路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的地方。

    “北阳大事已了,长宁,收拾一下,我们不日就回京吧。”

    长宁躬身领命,跟旁边的明月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无奈,这事情解决的也太快了,陛下说尽量拖延王爷在北地散心的时间,最好等王爷的伤势尽复了,回京才好。

    可这北地的事儿也太容易解决了。

    两人下了城墙,说着该当如何拖延的法子,不知不觉就到了北阳王府。

    “长宁姑娘,可见着我家小二了?”

    沙老根夫妇站在王府门口,两张黑红老脸上堆满了笑,皱纹都仿佛开了的花骨朵一样。

    长宁不敢怠慢,急忙回礼问着了“末将见过侯爷、夫人,侯爷是来见王爷的么,王爷正在城头,与图勒人演兵。”

    老根连着摆手说了“长宁姑娘不要见外,我就是想问问,小二什么时候回京,我好把儿子闺女都准备好,上京的时候让小二带走,这样也能节省不少盘缠不是。”

    “啪”

    老根媳妇从后面给老根来了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骂着。

    “省下什么盘缠,咱们是沾小二便宜的人吗,咱们就是看小二孤零零上京,想着给他抓些人,陪着他一块儿上京,也还能热闹些。”

    “再大嘴巴浑说,老娘撕了你的嘴。”

    老根媳妇恶狠狠的威胁了老根,转向长宁的时候,就变成了笑脸。

    “长宁姑娘啊,你是我家小二身边的人,该当知道我家小二啥时候回去啊?他跟我家死鬼说了,等上京的时候,要把我家岗子带到讲武堂去学习,把兰心带到京城王府去学习宫内的礼节。”

    长宁闻言眼睛一亮,与明月对望一眼“这事情简单,左右不过是加几辆马车的事儿,王爷既然说了,我们给照着办就是了。”

    明月也皱着脸说了“进宫内学习礼仪,进讲武堂学习军略,都需要有一个考核,若是通不过考核,是进不去的,零零看书00ks不如登几日……”

    老根媳妇慌神了”那、那考核要用的钱多不多啊?我家穷,都快揭不开锅了,若是用的银子太多,我家是出不起的。“

    老根也在旁边帮腔说着了“是啊是啊,若是用银子太多,我这当老舅的,少不得要去小二家打秋风了。”

    明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说着“放心好了,这些可用不着你们的银子,实话跟你们说吧,京城里大富大贵的人家多了去了,谁不想入宫去学习礼仪,那个不想入讲武堂。”

    “可惜他们都没机会啊,偌大一个京城,勋亲之家少说也有几十上百,有权利送弟子入讲武堂的,也就只有那几家,这机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来的。”

    两人把头点的跟鸡啄米一样。

    “那,银子的事儿咋说?”

    长宁差点儿扔了他们两个就向府里走,这俩人真是目光短浅啊,就看着眼前的那点儿银子,他们难道不知道,自讲武堂出来,最差也会实授陪戎校尉的勋衔,若是表现好了,翊麾副尉也不是不可能。

    怎么就知道盯着那点儿银钱呢。

    明月笑着说了“那可要不少银子,不过若是你们两位愿意,这入宫学习礼仪的机会,还有入讲武堂习武的机会,可都能卖出老大笔银子来。”

    老根夫妇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老大笔,有多大,姑娘?”

    “明月姑娘你给说说,这老大笔银子,能有多大。”

    明月气的转头就走,什么人啊,竟然把银子看的比什么都重,真是不知道王爷怎么会有这样的亲戚,还是侯爷呢!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