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十章 王冬儿
    雪潇然轻咳一声,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

    “少主,成功了吗?”

    身后的苍雪声音里透露着些许急切。

    “成功了。”雪潇然摊开了手,同样是白色淡淡的雾气,但是那雾气中,一个黄色的魂环时隐时现。

    他的心念随即一动,黄色魂环微微发光,那白色的雾气渐渐的变了颜色,从白色转变为湛蓝的青蓝色,宛如梦幻一般的颜色,无味。

    “这是,寒毒。”

    雪潇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隐隐的欣喜,这一种毒,自己的母亲没有教过自己,看来这个魂环对自己的帮助十分大。

    他曾经将外曾祖父留下的那一本毒功翻阅千百遍,将每一种毒都清晰的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其中,没有寒毒。

    这是必然的,母亲的武魂是碧鳞蛇毒,使用毒的范围有限,而雪潇然就没有了这个限制,极致之毒元素武魂代表的,就是包含世间所有毒素的最强毒元素武魂。

    “寒毒吗。。。”

    苍雪看着那层宛如梦幻一般的蓝色雾气,伸出手去感受着,却什么也感受不到,一只手虽然伸入雾气中,但是什么都触摸不到。

    “苍雪叔叔,寒毒是在敌人呼吸的时候进入对方的身体,让对方的五脏六腑受到寒伤的毒,并不是触摸就会中毒的。”雪潇然耐心的解释道。

    “嗯嗯,不错。”

    苍雪抹了抹鼻子,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懂,活了这么长时间,确实没有遇见过一个毒元素武魂的魂师。

    如今也算长见识了。

    “我的魂力等级也飙升到了十六级,这就是因为冰帝的缘故吗?”雪潇然注视着自己的手,淡淡说道。

    “不错,可以这么说。”苍雪笑着点头。

    “少主,三个月的时间马上到了。您是想先回逍遥剑宗还是直接前往昊天宗?。”

    经苍雪这么一提醒雪潇然才想起来那昊天宗的牛天和他说过三个月后前往昊天宗一次,最近都在关注大陆的新动态,将那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那就直接前往昊天宗吧。”雪潇然将武魂收回,看来需要花点时间来熟悉那寒毒。

    如今的极致之毒上的第一魂环能让他制造出麻痹之毒,兴奋剂等气体或是雾气,但是再往上的毒,如今的修为还不能够制造。

    而毒,本来就是无色无味的,雪潇然将极致之毒保持成白色,只不过能够清晰的看见雾气的涌动,从而更加了解武魂。

    ……

    半个月后,雪潇然成功抵达了昊天宗,宗门内弟子人数虽然稀少,但是很显然他们和逍遥剑宗的处世方针一样,贵精不贵多。

    苍雪跟在雪潇然的身后,宛如一个保镖一样,前者踏着规则的步子,往印象中的那做石堡走去。

    离得近了,一阵笑声从石堡内传来。

    那是雪潇然熟悉的,再神界中,近几年天天听见的笑声。

    他听到这声笑声似乎放松了下来,接着敲响了石堡的大门。

    不一会儿,门被拉开了。

    一脸温和笑容的牛天拉开了门,看见站在门外的雪潇然和臭着张脸的苍雪,脸上的笑意不由的扩大了些。

    “潇然,苍雪兄,请。”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站在门外的一主一仆请进了石堡。

    “看来魂环猎取的十分顺理,不愧是苍雪兄。”牛天似乎和苍雪非常熟的模样,他微微感受了一下如今雪潇然的气息,变知道了他猎取的第一魂环是什么年份。

    “这是我应该做的。”苍雪耸了耸肩说道。

    “王冬儿已经醒了,但是过去的事情不记得了,从记事起她就在昊天宗长大,从小生了怪病,父母走遍了斗罗大陆为女儿求药,至今未归。”牛天将王冬儿的经历,不,应该说是设定讲了出来。

    “她如今唯一记得的人,就是你。按照设定,你是从小在逍遥剑宗长大的天才弟子,还没出生时就被指腹为婚,而你是她目前关系最近的人。”

    牛天将手中一长串纸张能省则省的念完后,也不禁松了口气,这人物设定,也太长了些。

    “我去见见她。”

    雪潇然淡然一笑,接着走入了里屋。

    “潇然像父亲多一些,还是像母亲多一些?”牛天好奇的问道。

    苍雪想了一下,说道“可能是主母吧,少主心中的傲气,和主母年轻时十分相似。但是和大人一样,少主的喜怒哀乐从不放在脸上。”

    牛天叹了一声,说道:“但是这样的人,活得最累。”

    “少主不是一般人,他心中的骄傲,我们可能都比不上。”

    雪潇然穿过走廊,往着笑声传来的方向慢慢的走去。

    “二伯,我是不是很厉害!”

    “是是是,我们家冬儿最厉害。”

    泰坦豪迈的笑声从庭院中传来。

    雪潇然推开一边的窗,透过阳光往下望去。

    在阳光下,一头粉蓝色长发笔直的竖在少女的耳边,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温暖的光泽。

    见到唐舞桐,如今的王冬儿如此开心的模样,雪潇然淡淡一笑,看来并不是失忆了人格也不一样了。眼前这人虽然没有了唐舞桐的记忆,但是和唐舞桐在神界时是一模一样的。

    那抹笑容的纯粹,是雪潇然一生值得守护的东西。

    他站在庭院的入口,看着那抹粉蓝色的长发飘动,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里应该说初次见面?还是应该说好久不见?

    “哦,潇然你来啦。”

    泰坦看见了站在庭院外的冰蓝发碧瞳少年,连忙招呼他。

    王冬儿此刻看见了雪潇然的身影,心中感到了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似乎,曾经在那里见过他。

    不过她很快就想起来对方是来自逍遥剑宗的天才弟子,和自己的关系非常密切。

    “泰坦叔叔,王冬儿。”雪潇然不知道如何称呼王冬儿,于是便叫了全名。

    “你以前不是一直叫我冬儿的吗?今天怎么称呼我全名了?”王冬儿跟随着泰坦来到雪潇然面前,前者凑近雪潇然,用粉蓝色的瞳孔注视着雪潇然。

    “我以前都称呼你为冬儿?哦。”

    雪潇然将视线移向了泰坦,后者轻轻的点了点头。

    “嗯,那么冬儿,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没见了,你三个月中都不来找我玩,我都无聊死了。”王冬儿一把拉过雪潇然的手,将他拉入阳光洒满的庭院中。

    这一幕,和在神界时何其相似?

    雪潇然沐浴着阳光,看着王冬儿赌气似的崛起了小嘴,那完美无暇的扑克脸上,也同样春风解冻。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