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愧是你
    “王老师,怎么了?”

    结束了课程之后,雪潇然跟随着周漪和王言两人来到了办公室,王言兀自一脸震撼的表情,久久不散。

    周漪同样如此,虽说经常目睹帆羽操作魂导器,但是如此危险冰冷的死亡感如此靠近的时候,她感到浑身发冷,甚至连话都说不出了。

    “笑红尘,不愧是他。”

    王言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

    “不错,别看他一口气射光百万金魂币,但是这对他来说只是冰山一角。”

    雪潇然淡笑道。

    “红尘家族,红尘家族啊。。。”王言点了点头,叹了一声。

    “对了,潇然,你怎么和笑红尘十分熟的样子?还有你是怎么通知他来魂斗场的?”周漪回想起两人的对话,那明显就是有过交集的对话,不由奇道。

    “我是靠魂导器通知他的。”

    雪潇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小型魂导器,上面闪烁着白色柔和的光芒。

    “我和笑红尘各有一个这种类型的魂导器,这等于一个远方通讯的魂导系,只要两人同时使用魂导器的时候,就能够听见对方说话。”

    王言张大了嘴,周漪也是瞪大了双眸。

    “这,这是什么魂导器?”王言缠声说道,“这,这简直逆天了好吗!”

    “啊?这是我和他捣鼓出来的小玩具而已。。。”

    雪潇然摸了摸头,不知道为何站在他面前的两人如此激动。

    “你你你你你你妮妮你创造出了独一无二的魂导器啊,这就是大笔大笔的金魂币啊,潇然你没有想过吗?”

    王言情绪激动的上前一步,话语宛如连珠炮一般吐出。

    “额,王老师,我不缺钱。。。”

    雪潇然脸色抽搐,看着情绪激动的王言,后退了几步。

    王言一颗心已经千疮百孔,刚才就被笑红尘的败家刺激了不少,如今再度听见雪潇然如此说,小心肝已经受不了了。

    他随即想起了眼前这位是来自逍遥剑宗,似乎也是不怎么缺钱败家的主。

    因为就在课程结束的时候,雪潇然送了每个同学一件三级魂导器,那消耗起码也不弱于笑红尘一发连射的炮弹价格了。

    王言坐在一旁沙发上,喃喃自语起来。

    显然是受到了打击。

    周漪轻咳一声,“对了,还没有问你和笑红尘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哦?这个啊。”

    雪潇然想了想到底怎么和周漪较为循序渐进的说起来,不过想到最后,还是用最简易的说法吧。

    “我和红尘以前是同班同学啊。”

    “。。。”周漪哑然道,“你之前所说的转学,其实就是从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转到史莱克学院吧。。。”

    “您说的太对了。”

    雪潇然点点头,干脆的承认道。

    周漪心道怪不得他对于魂导器这么熟悉,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雪潇然见两名老师正在发呆的状态,躬身说道。

    “嗯,你先去吧,别忘记你明天还要上课。”周漪叮嘱道。

    “知道了,周老师王老师再见。”

    雪潇然再度鞠躬之后,离开了办公室。

    “他竟然舍得从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离开。。。”周漪摇头叹道,对于雪潇然选择史莱克的行为虽然赞同和赞赏,但是站在他的角度,却有些不理智。

    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毕竟拥有更多的魂导系资源,以雪潇然的这种水平,能够在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混的如鱼得水啊。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兄弟在史莱克学院,估计他是不会来的。”王言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说道。

    “他兄弟?”

    “就是王冬。”

    “原来如此。”周漪叹道,“不管如此,雪潇然此子恭敬有加,修炼天赋十分强大,在外院中应该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其实。。。”

    王言顿了顿,接着小声说道“这是玄老告诉我的,雪潇然似乎已经是内院的一员了。”

    “什么?”

    周漪彻底懵了。

    ……

    雪潇然离开了办公室,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人后续有关于他的讨论。

    今天的魂导系没有课程,他当然也乐得轻松,决定早早的前往食堂吃一顿饭之后,回宿舍好好修炼。

    王冬坐在食堂中,已经给他占了座位,但是他的脸色不是十分好看。

    因为他的对面,做着内院的学姐马小桃,和另一名雪潇然曾经见过的,还在擂台上战斗过的凌落宸。

    雪潇然虽然感到奇怪为何两人会在此地,不过还是上前几步坐在王冬身旁,抬眼问道“两位学姐找王冬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在找你哦?”

    马小桃露出一丝充满魅力的阳光笑容说道,还冲雪潇然泡了个媚眼。

    王冬直接气炸了,但是却不好表明,只能在桌下一把抓住了雪潇然的手,一股强硬护食的态度。

    雪潇然感觉自己的右手差点没被捏碎了,强忍着疼痛哼道“不知小桃学姐找我有何事?”

    “其实不是我又事,是凌落宸啦。”马小桃露出了一丝苦笑。

    “自从和你对战,被你的极致之冰武魂碾压之后,凌落宸操控冰雪的能力越来越弱了。”

    马小桃道。

    “嗯?真的假的?”雪潇然一愣,这是个什么情况?

    “潇然学弟你好。”凌落宸颔首礼貌地说道,“我感觉我似乎被冰元素排斥了一样,虽然依旧能够使用武魂,但是效果却大不如从前了。”

    “。。。”雪潇然沉默不语,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和识海中的冰雪二帝做着简单交流。

    “这种事情有可能的,事实上,就是我做的。”

    冰帝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好意思。

    “我在比赛中觉得她将来会是你的障碍,所以将她对于冰元素的感受直接剥离了少许,没想到竟然会随着时间退步。”

    “你这不就等于废了她吗。。。”雪潇然无语说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等我一会儿。”

    冰帝宛如小女孩做错事但是不承认的话语让在识海中的雪帝也是一阵苦笑。

    “你怎么这么调皮。”

    “抱歉啦雪帝,下次不会再犯了。”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