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屠天
    话不投机半句多。

    “小子知晓圣灵教,该死!”

    钟离天哂道,手中拐杖一样,那灰色的宝石绽放出血红色的光滑。

    “我们上!”

    众人呼啸一声,在蔡媚儿的带领下,朝着邪魂师三人冲去。

    雪潇然的双目,宛如两道剑。

    不,是有两道剑从他的眸子中射了出来。

    这一幕,只有跟在他身旁的王冬儿和秋儿看在眼中,使得她们二人惊讶的小嘴微张。

    “杀!”

    雪潇然双手一张,将两把散发着威压的光剑抄在手中,在王冬儿的掩护下奋不顾身的朝钟离天劈去。

    这一击,夹杂着光明之威。

    那钟离天一杖逼退了寒若若的晃金绳,看见雪潇然身后漂浮的十个魂环,一瞬间连惊讶的时间都没有,仓皇之下连忙挥杖抵挡。

    雪潇然的金眸拖动着长长的金光,仿佛天使下凡一般,那双剑瞬间和那拐杖击在一起。

    短兵相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钟离天的手掌剧痛,渐渐延伸到了全身,那血色的魂环因为那光明之力,衰减了不是一点半点。

    他竟然在一瞬间的恍惚中,落了下风。

    “审判。”

    那双剑猛地爆散出强烈的金光,伴随着清脆的响声和那剑光入体的声音,雪潇然直接从钟离天的身体中冲了出去。

    神器之威,也是区区邪魂师能够挑衅的吗。

    眸光中的神威依旧还未散去,身后的鲜血已经四散飙飞。

    “大。。。大哥!”

    钟离人双目带着血丝,大声咆哮。

    蔡媚儿直接被这一幕整闷了,但是多年来的经验让她在顷刻间回过神来,连忙轻喝一声,再度提醒内院的学生加入战团。

    雪潇然只感到头痛欲裂,手中的双剑不知何事消失了,脸色煞白,汗如雨下。

    “我杀了你!”

    钟离地血往脑袋上冲,导致他整张脸尽皆映成了猪肝色,那灰色的拐杖笔直的对准了他。

    一只凶猛的老虎陡然从他的拐杖前现身,咆哮着冲向那毫无防备的雪潇然。

    雪潇然狠狠的咬了自己的嘴唇,刚要伸手将魂导盾竖在自己的面前,随即眉宇间一松。

    王冬儿和秋儿两人一锤一剑,和那老虎硬碰硬一下,退后至雪潇然的身边。

    “你们二人如何?”

    雪潇然捂着脑袋,只感觉自己的识海真的仿佛下一刻裂开,忍着强烈的痛楚说道。

    “我们没事,我来保护你。”

    王冬儿挥舞着锤子,站在雪潇然的面前,看着那困兽犹斗的钟离地,美眸中也掠过一丝锋锐的光芒。

    在雪潇然的面前她一直是一个温和的小女生,但是别忘了,她还是昊天宗的小魔王。

    那对蝶翅中,蕴含着强烈的光明力量,能让驱散一切邪恶的光明之力。

    秋儿站在雪潇然的身前,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那张由于痛苦而深深皱起的俊脸,心中也不由得一沉。

    她知晓雪潇然的过去,刚才的那两把剑,她,看不透。

    那不仅仅是看不透,那还是看了眼睛刺痛的高贵。

    那两把剑,不属于斗罗大陆。

    雪潇然痛苦的捂着了自己的头,靠在身后的大树上喘气,眸中流光转换,一时金色,一时碧色。

    “不好了,镇压不住了。”

    识海中的冰雪二帝神色一振,雪帝有些担忧着看着那驰骋识海中的两把神剑,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压不住了,怎么半。

    “现在只能够强行镇压,现在的雪潇然,还驾驭不住这两把神器。”冰帝脸色淡然,却已经动用了自己最为本源的力量。

    如果她失败了,那么虽然魂环还留着,但是冰帝的神识会伴随着那两把剑的插入而灰飞烟灭,从此世上再无冰帝。

    “我也来。”雪帝看了一眼识海外那稳定的战斗,看着蔡媚儿虽为女流但是出手狠辣,不由的松了口气,将自己的心神全部转向这里。

    “不成功,便成仁。”

    ……

    钟离天已经成为两半,这让兄弟齐心的钟离人钟离地战力大减,甚至有了无心战斗的趋势。

    他们看见了那仿佛能将天空覆盖的十个魂环,甚至还有十万年魂环的血红色,又看见了始作俑者背靠大树,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讥笑,不由的萌生退意了。

    在此地折损人手是愚昧,还不如将消息禀告给本部,让圣灵教出手,将此可恨的宗门屠戮一空。

    此念一出,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呼啸一声,身影瞬间暴退。

    “他们要跑了!”

    张乐宣小声呼道。

    蔡媚儿冷冷的看着两人暴退的身影,心中思想了一番追击的得与失,随即摇了摇头。

    张乐宣见状连忙喝止了准备继续追击的王冬儿一行人。

    那钟离地灰色的眸子看着那靠在树上的银发青年,眸中邪火涌动。

    他随即哼了一声,和钟离人宛如两只蝙蝠一般,消失在森林的彼端。

    “先去处理伤势。”

    蔡媚儿吩咐一声,却看见王冬儿一脸忧色“蔡院长,您过来看看,雪潇然现在。。。”

    蔡媚儿点了点头,不由的想要一巴掌抽死雪潇然,好好的蹲在后方不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冲第一个,是不怕死吗?

    雪潇然此时已经坐在了地上,秋儿在一旁看护着,见蔡媚儿来了,连忙让开半个身子。

    “没事吧。”

    蔡媚儿的手贴上了雪潇然的额头,触手一片冰凉。

    “感觉如何。”

    她见雪潇然的眸光低垂,但是气息由在,不由的问道。

    此刻她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让雪潇然参与这种战斗。

    “无恙。。。”雪潇然虚弱的说道,他如今的大半精神力都在和那两柄做斗阵,而冰雪二帝也在识海中奋不顾身的使用她们的本源力量。

    如若处理不当,雪潇然的识海破裂,那就是一尸三命。

    “你们好生看护好他,原地休整片刻。”蔡媚儿看着雪潇然难得虚弱的模样,不由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今晚就在远一点的地方修正吧,也防备一下那两个邪魂师的报复。”

    她又皱眉看了看那钟离天的死状,不由的皱了皱眉。

    那拐杖,和他的身体的切割,都是光滑无比。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