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这是不可抗力
    “这是不可抗力。”雪潇然佯装愤怒的挥了挥拳头,随即叹了口气。

    妈的,这下好玩了,这一下就等于耍流氓了。

    而且,还没得洗。

    随着风雪渐渐的散去,众人看见了训练场内的景象。

    秋儿躺在地上,由于被大雪无寒冰冻住了,所以动弹不得。

    雪潇然站在原地,冲言少哲拱了拱手。

    “这一场,雪潇然获胜。”

    言少哲举起了手,宣判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果然如此嘛。。。史莱克一方的成员尽皆沉默,连队伍里最强的秋儿都不是雪潇然的对手,难不成遇上唐门,对上雪潇然,就看着他一串七了?

    这是什么屁话?

    言少哲感受到了那股有些灰暗的情绪,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被这点就打击到了,还有什么校队的样子?

    “小桃,一会儿你去好好教育教育。”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

    马小桃见状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不过她也知道这一件事的重要性。

    输并不可怕,但是斗志没了,那还战斗个啥?

    纯粹就是送菜的。

    “潇然,你给秋儿治疗一下吧。”

    他看着木木的雪潇然和躺在地上的秋儿,出声提醒道。

    雪潇然的脸色一抽,雪帝则掩嘴轻笑起来。

    “罢了,帮你一把。”

    雪帝笑了笑,随即风雪飘起,将这一片区域笼罩在雪中。

    “唉。”

    雪潇然叹了声,这都是什么事啊。

    他将手放上了秋儿的那啥,接着手掌中心带上了一阵雪白,那股秋儿身上的寒意,缓缓消散。

    扪心自问,雪潇然的心情很正常,俗话说的好,医者父母心,他此时的心情,反而十分平淡。

    “舒服吗?”

    他的耳边,传来了秋儿的声音。

    “嗯。”雪潇然淡然的点了点头,看着秋儿那越来越羞红的脸色和发亮的眼睛,心里一阵后怕,将手抽了回来。

    “你光天化日之下对我做出这种事,不应该对我负责吗?”

    秋儿揉动着那啥,脸色依旧红红的。

    那原本犀利的眸子,在这一刻,变得宛如水波一般柔和。

    “对不起,我错了。”

    雪潇然干脆利落的低头道歉,再度抬起头来时,秋儿已经留给他了一个背影。

    “我这是。。。让她生气了吗。”

    雪潇然无奈的苦笑着。

    “你说呢。”雪帝狠狠的瞪了雪潇然一眼,真看不出来,这小子吸引女子的功力倒是见一个迷倒一个。

    从刚进入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的娜娜学姐,同伴同学梦红尘,到史莱克学院的马小桃,凌落宸,王冬儿,现在还有一个秋儿。

    哦,识海里面还有一个冰帝。

    真是醉了。

    雪帝回到了雪潇然的身体内,后者则踏着轻松的步子回到了观众席。

    言少哲看了看史莱克那方的阴沉和唐门战队的轻松,他微微颔首,道“今天的切磋就到这里吧。回去休息,好好想一想今天的战斗。”

    这句话,当然是对史莱克战队那一方说的。

    虽然他们已经算的上这一届的精英了,但是还是敌不过这一届的怪物啊。

    雪潇然的战斗能力,能够用魂力等级来衡量吗?

    随着唐门仿佛凯旋一般的离开,史莱克战队一方,除了秋儿之外,脸色都带着一丝黯然和不甘。

    为什么,训练了如此长的时间,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为什么?

    言少哲瞥了马小桃一眼,这时候,就需要这内院火气第一大的师姐去打气了。

    “站起来。”

    马小桃的声音中,带着灼热的火焰,她的双目红瞳中,燃起了沸腾的火焰。

    “站起来!”

    她大声重复了一遍。

    戴华斌首先腾地一声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不甘愤怒的光芒,仿佛在置气一般。

    其余人也站起身来,都不敢看着目光灼灼的马小桃。

    “你们就因为这几场练习赛失去了信心吗?”马小桃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讽刺,还有一丝冷意,“你们出去比赛,就是为了史莱克的荣誉而战。”

    “你们就准备这样,去和对手战斗?”

    “哈哈哈哈。”

    马小桃掩嘴笑了起来,笑声让所有人的身体僵硬,眼中露出了一丝愤怒。

    “你们连上一届的史莱克七怪,都无法获胜,谈何战斗?”

    她见到无人回答,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突然爆喝一声,“把头抬起来!”

    秋儿一直笔直的看着马小桃,虽然被别人吼有些不爽,但是雪潇然不希望看见自己大闹学校吧。。。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面,我会好好的操练你们,你们代表的是史莱克,背上背负的是,史莱克的荣誉!”

    “上一届,被日月皇家魂导器学院获得了冠军,那么这一届呢?”

    “我们能不能获得冠军!”

    “能!”

    众人脸色通红,憋着嗓子吼道。

    “能不能!”

    马小桃身后的神圣之火腾盛而起!

    “能!”

    就连几个女生都激愤得脸色通红,更何况那些男生呢?

    ……

    雪潇然听着后方传来得大吼,淡淡道“这是在为他们打气哩。”

    “离大赛开始,还有些时日,不知道你们准备去干什么?”

    贝贝作为大师兄,开口问道。

    “我们嘛,可能就是修练了。”几人摸着鼻子笑了笑,接下来要避战不出了,不能让史莱克学院摸到自己的底,也因为尊重的问题,不能去观看史莱克学院的练习。

    “师弟,你呢?”

    “我?”雪潇然一愣,接着摸了摸鼻子,“我要去一个地方。”

    “外出吗?注意不要受伤了。”

    贝贝关心道。

    “嗯。”

    就在几人走出校园,往唐门的方向走时,雪潇然突然感觉道一股恶寒。

    那股恶寒来的块,去的更块,仿佛一个高手不经意间将眼神看向他,接着收回目光一样。

    他的金眸随即眯起,转身往身后看去。

    他看见了三个灰色的影子。

    是错觉吗?

    “师弟怎么了?”徐三石好奇问道,王冬儿也不解的看着他。

    雪潇然金眸闪烁了片刻,“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我先回学校一趟。”

    说罢,竟独自闪烁着往回跑去。

    王冬儿则再他出发的瞬间陪在他的身旁,两人同时踏着鬼影迷踪,迅速消失了。

    “看什么看,快追吧,潇然的感觉不会错的。”贝贝颔首,想起了刚才雪潇然眸中的那一丝冷芒,瞬间决定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