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傻了
    王程惜在距离徐三石还有不到五米的地方猛然跃起,娇躯在空中旋转,双手握剑直奔徐三石刺来,飞扬的长发在空中伴随她身体的转动宛如一轮黑色满月。

    徐三石不退不进,就站在原地,目光牢牢的盯视在王程惜身上。眼看着王程惜手中铁剑上那第五个魂环又亮了起来。夺目的剑光瞬间凝滞。这次能够看清楚了,从那铁剑上直接分离出了一柄黑色光剑,本体黑色,释放出的却是强烈的银光,剑未出,剑气已经令空气中不断出现着“嗤嗤”的破空声。可见这一剑的锋锐。

    与此同时,那王程惜旋转飞散着妁头黑发突然出现了变化,竟然骤然变长,化为一条条黑蛇直奔徐三石飞扑而至。不仅如此,她也骤然抬头,她这一抬头不要紧,着实将徐三石吓了一跳。

    先前还柔美动人的姑娘,此时却变得脸色苍白,两颗獠牙从口唇处突出,一双眼睛更变得一片苍白,两道苍茫的白光也就在瞬间射向徐三石。在那无数蛇发的掩盖下,外面观战的人是无法看到这些的。他们只能看见徐三石的身体就要被那众多蛇发所吞噬。

    剑芒、蛇发、眼瞳白光,三种不同却都极为强悍的攻击竟然在同一时间爆发。

    “双生武魂?”徐三石惊讶的叫了一声。也就在这时,那从王程惜眼中射出的白光已经到了。

    “阴寒蛇类武魂。。。美杜莎,也算是颇为稀有的武魂了,没想到竟然和铁剑是双生。”雪潇然道。

    “嗯,原来她铁剑中那一丝隐隐的阴寒感就来自于这里。”季绝尘点了点头,脸色平静。

    南秋秋在一旁托腮,听着两个帅哥不带感情的对话,不由得撅起了嘴。两大帅哥帅是帅的,就是似乎太无情了一些。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徐三石大事不妙-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发生了。空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扭曲了一下似的。然后徐三石就出现在了圈外,而那满头蛇发的王程惜却和他换了位置,落在地面上,所有的攻击全都落在空处。

    第四魂技,玄冥置换。曾经在上一届大赛上缕缕创造奇迹的强大能力。

    这一次,徐三石不再手下留情。一团黑芒骤然从他那变成石头的玄冥龟甲盾上爆发开来,能够看到,盾牌表面似乎多了一条蛇,两只猩红色的眼眸中白光喷射、散开,硬是将那石化状态逼了出来。紧接着,玄冥龟甲盾已经化为漫天盾影在空中绽放。那大片重新席卷向徐三石的蛇发顿时被它们纷纷荡开。

    徐三石人随盾走,速度暴增、前冲。手握玄冥龟甲盾本体,直奔王程惜撞去。

    此时,能够看到,在王程惜身上,竟然又多了五个魂环,两黄、两紫、一黑。其中,那两个紫色魂环都闪亮着,蛇发不断前冲的同时,她的身体也变得柔软如棉,皮肤表面甚至还多出了一层鳞片。迅速后退。

    同时,她身上的第五魂环又再次闪亮,苍白的颜色再次出现在她眼眸之中。

    美杜莎!这就是此时王程惜所展现出的强大武魂。她这第五魂技就是美杜莎之凝。

    可惜的是,她今天碰到的是徐三石。徐三石的武魂可不只是简单的玄冥龟甲盾,而是真正变异的玄武盾。

    玄武乃是龟蛇组合。水属性最顶级的武魂。她那美杜莎之凝视完全被玄武盾的气息所克制了。只要不是直接落在徐三石身上,她想要起到足够的作用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她的修为还远远未到对手看她眼睛一眼就要石化的程度。

    “想跑?”徐三石冷哼一声,那漫天飞舞的盾牌骤然向内一合。

    如果天甲宗的人还没走,看到徐三石此时对盾牌的运用,一定会惭愧的羞红面颊。

    玄冥龟甲盾所幻化出的盾墙,在徐三石强大的控制力作用下居然瞬间化为囚笼,将那王程惜困在其中。

    两道猩红色的光芒从玄冥龟甲盾本体表面的蛇头双眸中电射而出,与那美杜莎之凝碰撞在一起,令其骤然泯灭。而徐三石自己,也已经悍然撞了上来。

    王程惜身体猛然扭动,所有蛇发回收,再瞬间前冲,正面硬碰硬。

    可惜,实力的差距决非勇猛所能改变的。蛇发飞散。王程惜在闷哼声中,已经被徐三石撞击的贴在了盾墙囚笼之上。

    近距离注视着王程惜,用盾牌牢牢顶住他那美杜莎之体,徐三石有些嫌恶的摇摇头,道“挺好看的姑娘,把自己弄的这么难看干什么。真是可惜了。本以为你是双生武魂,看样子不是啊!挺聪明的,可惜,你遇到了哥。放心,哥很怜香惜玉的。认输吧。”

    “不——”王程惜倔强的看着徐三石,魂力全面输出,试挣脱。

    徐三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黑芒再次迸发,玄冥震!

    这一次,可是盾墙状态下的玄冥震,而且是由外而内的全面包夹。

    当徐三石后退开来的时候,重新变成本来模样的王程惜已经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徐三石满意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就是嘛,这样好看多了。你其实应该谢谢我才对的。”

    早已赶过来的裁判听到他的言论,不禁满头黑线。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要脸了吗?

    徐三石十分骚包的转过身,向己方待战区伸出两个手指,表示胜利。再潇洒的回身看向对手那边,大声道“下一个。”

    裁判实在是忍不了他了,怒道“喊什么喊,你以为你是我啊!随身带着传声魂导器。我告诉你,在这魂导器护罩中,除了我,谁的声音也传不出去。”

    “呃······”徐三石一想到之前自己向江楠楠说的话,不禁大惊失色。刚要回头看时,铁剑门那边已经上来两人,将王程惜抬了下去。

    王程惜没受伤,但却是被徐三石震晕了。而且晕的很彻底,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

    “这姑娘的武魂,实在有些作贱自己了。”南秋秋托腮道,“明明那么好看一人,却有着美杜莎这种阴寒武魂,可惜了。”她说的,就是武魂附体时,那美杜莎给她本身带来的变化。

    包括獠牙,蛇发。

    唐门等人有些无语的看着南秋秋,虽然人家武魂附体之后长得丑,但是战斗能力起码不低。

    至少。。。比你好点吧。

    季绝尘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