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空
    雪潇然感到有些无趣,这里修练甚至还不如自己在逍遥剑宗的修练哩,最起码,那里还有着弟子陪自己练练手。

    “雪潇然。”

    他抬起头来,看着队伍里另外的一位负剑青年走进自己。

    “我能否向你请教一下剑?”

    雪潇然思忖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我用木剑。”

    季绝尘的脸色一僵,“雪潇然,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练习,为何要用真剑?生命何等宝贵?”雪潇然淡淡说道,从戒指中取出两把木剑,一把抛给了季绝尘。

    “草木为剑。”雪潇然将侧腰的剑放下,侧身面对了季绝尘。

    而两人的练习战斗,则立刻吸引道其余几人的目光,特别是正在小溪中沐浴的五位姑娘。

    “就让你看看,我的势。”季绝尘的周围,像是被灰色染色了一般,充满着寂寞,枯萎,凋零,还有着一丝的落寞。

    他就这样举着剑一步一步往雪潇然面前走去。

    此剑,为,守护之剑。

    守护荆紫烟之剑。

    雪潇然不发一语,当胸一剑直接此处。

    这一剑,没有任何的意境,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有那锐利的一往无前的一刺。

    季绝尘皱起了眉,心道这一剑怎么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随即,他就是一惊,自己的寂,自己的领域,仿佛像一个气球被戳破了一个孔一般,他再也无法维持那先前的,沉醉在领域中的强大了。

    “领域不错。”

    雪潇然说完后,将剑收了起来,留下季绝尘一人独自站在原地,背后冷汗。

    刚才那剑,如果在刺深一些,他将会被当场开膛破肚,这还只是木剑!

    如果用真剑的话,那股锐意会直接对他的五脏六腑伤害,那股锐利的剑意笔直得捅穿了自己的身体!

    而女生那里则尽皆一脸懵逼,她们只看见雪潇然出了一剑,就结束了。

    就凭他们的眼里,想要看出什么,还是非常困难的。

    唐舞桐微微皱眉,那出剑的姿势,她觉得有些熟悉。

    “季兄,哈哈,感觉如何?”

    徐三石哈哈一笑,过去拍了拍季绝尘的肩膀。

    季绝尘脸色有些白,他摇了摇头道:“果然厉害,我败了。”

    “嗨,他就是个怪物,你和他比什么,雨浩的鱼快做好了,准备吃饭吧。”

    贝贝凑近小声苦笑道。

    季绝尘颔首,心道刚才就算使用了审判之剑,使用了领域,也会被一剑刺穿。

    刚才那一剑,无解。

    他突然感觉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是雪潇然教他,剑中,需要带有着自己的感情,或是复仇,或是杀伐,或是守护,他也确实这么选择了,他的实力如今在内院中已经可以算得上名列前茅,也和荆紫烟走到了一起。

    但是如今的雪潇然的剑中,却没有带有任何感情,仿佛最初在日月皇家学院里练剑的他,心中只有剑。

    他的心里有些迷茫,到底自己走的路,是否是对的呢?

    此时,霍雨浩的鱼烤好了,荆紫烟见他还在那里发呆,不由的微嗔着将他拉了过去,递给他一条烤鱼。

    季绝尘忽然顿悟,是啊,自己的剑,就是守护荆紫烟的剑,为什么刚才会怀疑自己的路走错了呢?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再度冷汗流出。

    只不过,如今的季绝尘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让荆紫烟不仅看呆了。

    雪潇然此时正在修练的身子微微点了点,不错,能够相信自己所走的道路,这个人,不错。

    成为封号斗罗,应该不是问题。

    他睁开双眼,看着唐门众人因抢鱼而打闹的身影,神色平静。

    如果存在着颜色的话,那么雪潇然的这里,就是无色,而唐门这里,则是宛如万紫千红的彩虹。

    他的银眸一眨一眨,思考着,季绝尘此人是否适合招入逍遥剑宗。

    如果破例一次的话,应该是能被允许的吧。

    不远处,江楠楠递给唐舞桐两串烤鱼和一碗鱼汤,冲雪潇然的那个方向嘟嘟嘴。

    唐舞桐一愣,随即脸色带着红晕的点点头。

    随即她蹑手蹑脚的走进雪潇然,仿佛害怕将雪潇然此刻的安静世界打破一样。

    而唐门的众人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心中都感叹着,如今,物是人非。

    他们,都不是当时的他们了。

    “潇然哥。。。潇然,吃一点吧。”唐舞桐伸出白玉般的手背,递给雪潇然一串烤鱼。

    雪潇然如今的空领域被外来者悄然间击的粉碎,他的银眸也移到了唐舞桐的身上。

    此时唐舞桐的眼中,藏着数不清的情绪,那是一份期待,一丝幽怨,还以,一点冲动。

    “谢谢。”

    雪潇然淡淡说道,接过了烤鱼,轻轻的咬了下去。

    不错,他心中道。

    唐舞桐坐在他的身旁,双目垂下,仿佛在感受什么一般。

    “雪潇然,你能不能和我讲一下你的过去?”

    “为什么?”

    听见唐舞桐这个问题,雪潇然平静的回答道。

    唐舞桐心中不禁有些抓狂,她想狠狠的把眼前的雪潇然打一顿,就算知道对方是真的失忆了,但是她已经确定了,那是雪潇然。

    她也终于想起来为什么那一剑是那么的熟悉。

    在神界,那可是雪潇然出剑的起手式啊,是他练习过无数次的剑法,而当时的唐舞桐则趴在云朵上,呆呆的看着雪潇然认真的挥剑。

    而她经常嘟着嘴,为什么雪潇然不陪自己玩。

    他虽然不记得神界,不记得我了,但是他就是雪潇然,就是我的潇然哥哥。

    唐舞桐翘起嘴角,同时也感到由衷的开心,幸好没有将潇然哥哥的出剑手法忘了。

    雪潇然看着唐舞桐有时咬牙切齿,有时脸上带着丝丝笑容,将碗端起,喝了一口鱼汤。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子缠上了自己,和那位秋儿一样。

    像是她认识了自己很久一样,因为她们眼中的感情,雪潇然能够读的出来。

    那是一份爱意。

    随即他呼出一口浊气,将心中的不解吐出,银眸再度变得有神清明,他看着正在闹腾的唐门众人,再度进入了空之领域。

    (//)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