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傲世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圣光
    可能旁人觉得贝贝或是唐门等人确实非常天才,能够和万年前的天才相比,但是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因为他们缺少的,是一丝神性。

    一点神性,就能让一个普通的封号斗罗的实力抬高两个台阶,而这种玄奥的东西,贝贝等人并不拥有。

    雪潇然和唐舞桐的身上神性很足,可以说是天之骄子或是天降之子,而秋儿的身上也有着若有若无的神性,这一点神性和雪潇然在一起过后愈涨愈多。

    还有一个人能够让雪潇然注意的,就是霍雨浩了,虽然前几次的见面他并没有发现雨浩身上有什么特殊,但是他却明显感受到了一股玄奥的气息。

    不过这也是他的机缘,如果他不主动告诉雪潇然,雪潇然也不会过问。

    在神眼的指引下,他们很快就进入到了皇宫内部。

    天斗城皇宫内,驻扎有五百名士兵,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名魂导师,这些魂导师负责着一个魂导阵地,对整个皇宫进行防御,配合上各种探测魂导器,对于一般人来说,绝对可以用固若金汤四个字来形容了。

    当然,在早就超越普通封号斗罗的三人眼中,显然是不够看的。

    宫殿内。

    镜红尘端着一杯美酒,轻轻的抿了一口,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舒爽之色。“好酒,真是好酒啊这种美酒在天魂帝国之中也是上品,就算是徐天然,都未必能够喝到这么好的酒吧。”

    雪潇然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讶,镜红尘当年何等英雄霸气,现在竟沦落在这里赏析美酒,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

    想当年,镜红尘掌管日月帝国明德堂、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可谓是权倾朝野。明德堂乃是日月帝国除了供奉殿之外,研究魂导器的最高机构。为日月帝国的科技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可现在的他,单是在气息上就和当初相差太大、太大了。他的修为甚至比之当年还有所退步,可想而知,这些年来他的心境起了怎样的变化。

    “好久不见,镜红尘院长。”

    淡淡的声音从阴暗的脚落中响起,让镜红尘一惊,酒杯落在地上,红酒洒了一地。

    “可惜了酒。”

    那人缓缓说道,随即在镜红尘戒备的目光中,露出身影。

    在月光和灯光的照耀下,雪潇然,唐舞桐和秋儿的身影一一显露。

    “没想到,竟然是你。”镜红尘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这些年过的还如何”

    “进步很大,收获颇丰。”雪潇然对于镜红尘这个人并没有多大的怨念或是恶意,甚至还有着一丝感谢。

    虽然当时野心勃勃的镜红尘想将雪潇然推荐给徐天然当作手下,但是他花在自己身上的心血和资源那可是巨大的。

    “是吗”镜红尘的脸上出现了熟悉的,令人感到平和的笑意。

    “笑儿和梦儿怎么样了,他们还活着吗”

    这是一个垂暮老人的发问,这也是一个渴望亲情老人的发问,而这句话字字颤抖,显然是很害怕得知那最坏的情况。

    很简单,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见笑梦两人的声音了,他们二人进入天魂帝国之后就宛如石沉大海,失去了一切踪迹。而镜红尘也不敢出动人手去打探情况,所以对于他的两个孙儿孙女,他已经几年没有任何消息了。

    雪潇然看着镜红尘,看着他那令人感到心酸的双眸,以前那双眸子中闪烁着的可是智慧的神采啊。

    “镜院长说的哪里话。”雪潇然笑着耸了耸肩,“两兄妹已经突破了封号斗罗,如今在史莱克的内院中可是风云人物,而他们也同样式史莱克监察团的一员,不过两人的身份和背景都被做过调整,院长不知道也很正常。”

    “你说,他们成为封号斗罗了”镜红尘腾地一声站起身来,桌上的红酒瓶应声倒地。

    他却没有感到任何可惜,那一双眸子中闪烁着过去的神采,他上前紧紧握着雪潇然的肩旁,注视着他的双眸,“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怎么可能会骗镜院长。”雪潇然看着镜红尘兴奋的模样,心中叹息一声,手中出现一个通讯魂导器,随即拨通了笑红尘。

    “喂,潇然,什么事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让镜红尘身体为之一震的声音,他已经太久没有听见自己孙儿的声音了。

    “大哥,是谁啊”电话那头还传来了梦红尘的声音,可能是距离太远没有听见对话吧。

    雪潇然解释了几句,接着将电话递给了镜红尘。

    镜红尘双眼一红,连忙接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雪潇然微微一笑,牵过唐舞桐和秋儿的手,飘然而去。

    通讯魂导器他多的是,失去一个他也不心疼,而这一次能够见到老熟人,他的心情也很不错。

    “镜红尘院长,我们后会有期。”

    镜红尘的耳朵旁传来了雪潇然的声音,随即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声音颤抖的和魂导通讯器那头的人说起了话。

    “日月帝国大军就在距离天斗城以南五百里外,一处群山环抱的盆地中驻扎休整。”看着手中的这张纸条,雪潇然让两女分别看了一次后,将纸条燃烧至灰尘。

    “没想到举手之劳就换到一条不错的消息,虽然我没有想到他会将这条消息给我”雪潇然摇头苦笑道,镜红尘的帮助他确实知道,但是他这一次的目的也并非是日月帝国的大军啊。

    “他的话可信度高吗”秋儿和镜红尘不熟,所以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应该很高,他欠我一份人情,应该不会在这事上骗我,而且我和镜红尘也并非敌人,这一点,你们和他应该都看得出来。”

    “是的,他的身上从开始时都没有一丝杀气。”秋儿想了想,随即点头道。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截杀那些魂导师么他们还没有和大军汇合之前,倒是个好机会。”唐舞桐道。

    “可以是可以,虽然这有违背我逍遥剑宗的初衷,不过我也不希望圣灵教扩散在这斗罗大陆上,只有将他们除去了。”雪潇然颔首道。

    说罢他揽着二女的玉手,潇洒升空。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