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 第三百九十章 致命弱点
    水花四溅。

    体味着手中凝聚的微冷,慕芊雪略显凌乱的心绪旋即安宁了许多。观那湖中峭立石柱莽苍如剑,四周万籁俱静,了无生息,唯有这叶小小的扁舟随着灵力的注入荡漾漂移,向着不知何处而行。

    我似乎有些多虑了。

    慕芊雪忍不住心道,轻抚长发,暗道以自己刚刚冲破窠臼,达到地级七重的修为,以及掌门的尊崇地位,凌家未来关键成员的身份,即便在这新生的御风宗之中,有无数潜流涌动,也很难对自己产生什么实质的影响,除非那危险,便来自宗内最大的势力凌家。

    凌家

    她旋即想起了太上掌门,伪天级修士,平素深居简出,与自己仅有过数面之缘的凌家家主凌之云,他也是在这宗门之中,唯一让她有所忌惮的存在,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两者之间仅仅依赖于凌飞度这一联姻纽带而产生关联,倘若师父泰老能早日出关,冲突地级晋升伪天级,那自己便无需过度借力于此,换言之,自己在这太上掌门面前的分量并不充足,而自己之所以能够攫取到今日的地位,除了依仗泰老之前布置的手笔以及名望之外,更多的则是因为凌飞度对于裂土分疆,以及治理宗门并无多大兴趣所致。

    这并不牢靠,大道悠长,人心叵测。

    即便凌飞度也不能完全信任,毕竟他心中所爱,似乎仍是那名曰“周静茹”的女子,纵使随着两人婚期的临近,他已经很少提及任何有关的物事,甚至撤去了很多疑似旧日的布置,以免引发两人偶尔的不快,但那些东西,以她所知,似乎并未彻底毁掉。

    心中所藏,胜过毁掉。

    而尤为重要的是,近来凌飞度对于宗门的各项事务,参与的程度与日俱增,一方面,慕芊雪也乐见此般变化,毕竟有亲近的人为自己分担庶务烦忧,两人便有时间精力修炼,不日可同奔大道,另一方面,她心中也多了不少忧虑,似乎在某些事务上,对方的表现,并不符合循序介入的标准。

    比如眼前这“千幻境”,浅山宗的掌门江枫,用挑衅激进的态度,传檄各宗,谋取进入此间的资格,以平日里她对于凌飞度的了解,必然会对江枫武力相向,而作为一宗之主,慕芊雪本以为自己需要以“顾全宗门利益”为借口,缓和纷争,不料对方竟以“联结各宗,重开贸易”为借口,顺手推舟,安然了结了此事。

    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性格,换个角度看,唯有什么事情需要隐忍,才会让自己放弃眼前的争端,想必对方也是如此。即便最终是众人合议,才定下此事,但抛出这个观点,本身就佐证了一种态度。

    凌飞度要更多的参与御风宗的庶务,并且想要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并且,他的跟班拥趸古传福,也极力建议自己作为一宗掌门,同他宗掌门一样,亲自参与“千幻境”的探索。

    前者慕芊雪已经理顺,了解此中真意,而后面这个建议,她仍然没有堪破,这也是她不敢在这血月之下,直接飞掠漫无边际的大湖,安然探索此间的原因,湖水中虽然并无危险的生灵,但却能吸纳自己的灵力,贸然飞掠,很容易让自己的灵力跌至危险线以下。

    有着元楚遗迹探索经验的她,自然不会做如此冒险,要知道“千幻境”的预期收益,虽然对玄级修士,以及大多数地级修士,都有着足够的吸引力,但对于慕芊雪而言,这并不算太多。

    安全第一。

    我似乎过于谨慎了,而且也很难相信他人,这是我的弱点,甚至某种程度上是致命的。慕芊雪再次警醒道,自从登临掌门大位以来,这是她最常暗自思忖的事情,每每念及此处,她甚至希望自己能有一门技能,能够明己心,见人性,了解对方心中真正所想,然而人心难测,即便有修士拥有读心之术,但也同样有破解之法。

    贼心难测,而且看破之后,应是无尽惆怅。

    慕芊雪不敢深想,更多的则是不愿,她不希望眼前的一切美好,毁在那些模糊的猜想之中,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做任何应对。委托师兄刘粲然所做的手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也同样有自己的应对之法。

    深吸一口气,灵力尽数冲涌包裹住金丹法相之所,凝成厚重的保护壳,她的两眉之间,陡然多了一团黑气,那黑气旋即变得凝实,宛若即将坠落的液滴一般,随即,无数的细致黑线宛若根须一般,从那黑气之中蔓延开来,很快便如蛛网般覆满她清冷白皙的脸颊,沿着细腻光滑的脖颈而下,探入紧紧包裹,空间不多的起伏之间,在温热曼妙的腰间缠绕数次,便一路向下,最终在光润骨感的脚踝处重新凝结。

    极大的撕裂般的痛楚登时传遍周身,她的身形随即变得模糊,战栗,须臾之后,她身形掠动,原本站立的地方,便多了一个平板身材,不着寸缕的自己,慕芊雪脸颊微红,不过她很快便意识到此间并无外人,便快速甩出一袭白袍,将那目光略有呆滞的自己包裹起来,随即手指微弹,那木讷的“自己”,便跌落下船,沉入不知深浅的湖中。

    之前的探寻,已经让她确认,这湖中并无什么危险的生灵,足以危害到自己这具“度厄分身”,这也是她在修为更进一步之后,临行之前做出的选择,这门“度厄分体”的技能,还是在当初探索元楚遗迹时,从那玉简之中所得。这门技能,也让她将所有的技能位置用尽,即便以后得到更合适的技能,在突破地级之前,也无法学习。

    这具“度厄分身”,复制了一份自己此刻之前的记忆,以及身体的一小部分,无论自己遇到什么危险,只要逃得一缕残魂,重新融入这具分身之中,便可以通过短暂的修炼重新恢复自我,在某种程度上讲,有点类似人族元婴修士的元婴,但又有些许不同。

    初学此技能,她只能让这分身存在十五天,好在这秘境探索的周期,不过十天而已,她早已知道此处虽说是幻境,但实则是一位大能尝试破碎空间,登临虚空的失败作品,在各个幻境之中,实则是有机会穿梭互通的,好在她有这样一枚功能单一但却强效的法器,只不过只适合寄居残魂穿梭,这也是她之前最终做出决定,学习“度厄分体”技能的重要原因。

    做好这一切,慕芊雪心中再无牵挂,灵力微动,此时,她眉间黑气已然散尽,身上袍服骤然紧缩,包裹住相比之前略有单薄的身形,回望之前分身坠落的地方良久,她再次向这扁舟之中注入一大团灵力,扁舟便如满弓箭弦般,向大湖深处穿梭而去。

    不论师兄刘粲然将那白珍珠法器交给了谁,也不论凌家是否真的有阴谋在侧,慕芊雪自忖已经做了两手准备,余下的,便是安然享受此间的探索了。

    若离城。御风宗内门长老刘粲然突然发现自己被软禁了。

    虽然“不得离开”这个命令得自太上掌门凌之云,并且据说针对每一名并未进入幻境探索的宗内地级修士,但宗内的地级修士,又留在若离城待命的,除了凌飞度之外,似乎只有自己一人。

    按理说自己也是有机会离开的,不过为了达成江枫的要求,他因而耽搁了几个时辰,凑巧他又想看看御风宗内,是否真的有阴谋针对掌门,也就是自己的师妹慕芊雪。

    这份好奇害了自己。

    他确实眼见着古传福被金光包裹,随意进了一处幻境,而有嫌疑的几人,不是进了幻境,就是快速的离开了此间,直到确认没有风险之后,他便想到了离开,回到乱石海沿岸的小石城,一座新建的城池,专门用来安置自己的亲眷,这也是掌门慕芊雪为了表彰自己家族在御风宗初立时所做的贡献而设立。

    刘粲然并未感到多少骄傲,盖因“小石城”这样的存在,御风宗境内还有许多。不过这仍然让家族中人心怀感激,毕竟出身寒门,能有今日的风光,也是难能可贵的。

    找出几个蹩脚的借口,仍然没能离开之后,刘粲然便灰了心,回到自己的卧房之中,思忖对策,枯坐了半个时辰之后,他忽然想到,如果这个“不得离开”只是针对自己的话,那么岂不是变相佐证了,存在针对掌门慕芊雪的阴谋要知道,在宗内,众所周知的慕芊雪的铁杆支持者,便只有自己,他们困住自己,是担心自己想出办法从中救助

    只不过,他们应该没有想到,救助的方法,我已经早已准备好了,当然,这必须要押上那江枫的信誉才行。

    不行,枯坐在这里等结果万万不可,必须找到更多的线索,寻求更稳妥的方案才行,信誉值几个钱,江枫那小子,既然能从玄级突破地级,也必然懂得趋利避害的道理,万一他刘粲然不敢再深想,登时便站了起来,向屋外疾行而去。

    我就是太软弱了。

    重新认识到自己的这一致命弱点,刘粲然心中突然生出一团豪气,暗忖我一个内门长老,为什么要受困于几名半点身份也无的玄级守卫

    他重新来到了会馆门口,那几名玄级守卫照例拦了过来,刘粲然看也没看,掌中便汇聚出一团劲力,大手直接就挥到对方脸上。

    啪

    那玄级守卫登时便被劲力所袭,踉跄着滚落一旁。

    “拦我干什么,我去见太上长老”刘粲然朗声喝道,趁着几名守卫目

    瞪口呆的短暂间隙,登时便飞掠远去,没了踪迹。

    若离城,千幻境入口附近。

    凌之云在十几名随从的陪伴下,正同锐金门太上掌门许德扬闲聊。两人实则没什么旧谊,甚至可以说有些仇怨,不过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人,并不会在意这种旧事,着眼于眼前才是王道。

    倘若没有碾压灭杀对方的实力,便只能做朋友,至少假装是朋友。

    这个时候,凌飞度突然走上前来,在凌之云身边耳语了几句。

    “既然走了,就走了吧,无妨。”凌之云眼角只是略动,“左右不妨碍你的事便是。”

    “是。”凌飞度在两位伪天级修士之前并无半点傲气,便安然退去。

    “要帮忙么”许德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似乎感到到一丝不和谐的气息。

    “你和我在这里便是,免得外宗那些小辈们乱了分寸。”

    “呵。”许德扬见对方无意透露分毫,便只是微微一笑,并未真正在意,锐金门的情报部门在御风宗分裂之时,都被眼前这位老狐狸裹挟走了,现在重建也只是得了一些皮毛,自然不晓得这里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不过左右不是自家事,他也懒得管。

    御风宗此番既然借着“千幻境”的契机,交好周围宗门,他锐金门也没什么看不开的,左右不过是影响下次开放时的利益罢了,那也是六十年之后的事了,为此,也同样放出了不少进入此间的名额,只不过如今进入此间的人多了,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争斗,但在幻境之中,他自是无法救助的,只不过能护住几名离开之人周全,也算是他此行的另一个目的了。

    当然,借此时机一窥御风宗的实力,也是他此行的目的,只不过这老狐狸故意在自己来之前,将地级和玄级高段层级的修士遣散,使自己很难堪破对方的真正底蕴,余下这些随从跟班,皆是资质平庸之辈。

    此时在这幻境附近的会馆之中,便只得两名地级修士,一名便是凌飞度,他已经见过,而另外一名,方才已经远遁离开,直奔东北而行,想必方才这凌飞度汇报的,便是此事了。

    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内乱即将发生么许德扬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老神自在的凌之云,并未发现什么端倪,但换个角度讲,这份淡定之下,似乎真的隐藏着什么。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之云兄先行镇守片刻,我想起来有几件事需要交代。”许德扬心中旋即多了一个主意,便起身告辞,想要回到会馆之中,暗自交代还逗留在此间的李煜风几句。

    “哦德扬兄真是事必躬亲啊,佩服,佩服。”凌之云没有在意,“请自便。”

    见许德扬和他的随行之人身形遁去,凌之云便也站了起来,飘飞到半空,在雾气已经几乎散尽的“千幻境”入口处停留了片刻,手中红光绽放,甩脱出去,那红光四散飞射,旋即有少量折返回来,重新回到他的手中。

    还好,这幻境暂时还算稳固,似乎并没有什么人生乱,时机应该不错,念及此处,他便暗自捏碎了手中一枚玉符,便重新坐在了那宽敞的,足以将此间一览无余的高位之上。

    这便是此处幻境的节点了吧

    江枫望着眼前一团如旋涡般,缓缓旋转的,点缀着晨星般微光的漆黑光幕,心中做出如此的判断,手掌探入其间,能感受到传送阵常见的轻微撕扯之力,只不过,略显单薄。

    没错,应该就是这里了。

    想不到我如此幸运,竟然能这么快找到这处幻境的离开点,也就是说,从这里离开,便会进入另一处幻境,也可能会有另一番收获,当然,也可能遇到另一名探索者。

    好在幻境这么多,能够遇到其他人的概率,应该不大。

    回到这千针石林片刻,江枫收了徒弟江城子和江之问,在周身凝聚出灵力护罩,又打出三道水盾符,这才跳脱进那团漆黑的旋涡。

    然而熟悉的眩晕感并未来临,江枫只得睁开眼,这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处虚无的,无从判断方向的空间,似乎没有温度,更没有空气,他赶紧封闭气息,以免窒息而亡,举目四望,在远处似有多枚忽明忽暗的光芒。

    好在此间可以飞掠,而且并不耗费任何灵力,这倒是个奇妙之处。不过有着窒息的风险,江枫不敢犹豫,快速的探索此间,最终发现九枚一模一样的光团,而每枚光团,似乎都是一处传送阵。

    难道是九选一不过为何萧明真的探索实录,却没有记录此事呢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