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攻仙 > 第一卷:生当做人杰 第48章:一线希望
    听那下仆说着,院内众人皆都变了脸色。便听公良雎一声咒骂:“这个县丞,简直比猪还愚蠢!这个时候还敢抓人?我倒还把他想聪明了!”

    何易在城外悬尸之事,现在肯定已经传到了县丞的耳朵里。

    公良雎猜测,那赵将军既然已经死了,与其亡羊补牢,倒不如直接撇清关系。

    所以,县丞极有可能会夸何易之功,一面说自己同样受到了赵将军的欺骗,一面设法将事情往黎戎寨身上推。

    当然,这也是目前唯一正确的做法了。

    可那县丞也是愚蠢,居然第一时间派人过去抓捕何易?

    “这狗官!怎么能做出如此陷害忠良的事情!此前平原城防一战,若不是何将军想出妙计退敌,这狗官说不定早就被黎戎寨抓起来分尸了!他不思感谢与嘉奖,现在居然还要派人去抓何将军!简直太过分了!”贾绍一拳砸在桌子上,愤愤不平的说道。

    在他的眼里,自己的命是何易给的,或者说,整个平原县的军民的命,都是何易给的。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县丞那个狗官。

    这种恩将仇报的行径,着实让他大为光火。

    范屠户点点头,沉声道:“此事我也知道一些。何将军经历城防一战,在军营中已颇有威望,众军士无不钦佩有加,那县丞此举,无异于惹起众怒,让军民心寒。如此一来,我们的计划便更好实施了。”

    几人凑在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对策,任务各有分配。

    “除此之外,可还有什么其他消息吗?比如,这次又要强行征民的原因是什么?”公良雎问那下仆。

    下仆思索了片刻,却是摇了摇头,道:“具体为何征兵,我亦不太清楚。我虽然在县丞府任职,但职位低微,却也不能离县丞太近......只是隐约听到有练气宗、竞宝大会之类的词样。”

    “练气宗......竞宝大会?”公良雎深深皱起眉头。

    既然是竞宝,那想必需要许多宝物才能办的起来,那这一批平民,怕是又要......

    公良雎左右踱步,心中焦急不已。

    若真如此,非但他们平原县要遭殃,或许斛阳周边的各个县镇,都逃不了此难了。

    真是造孽啊......

    “你且再去打探,今日被强征来的百姓,以及何将军都被关在了哪里。成与不成,全在今夜!”公良雎捏着拳头嘱咐道。

    “是!先生。”

    待那下仆离去,公良雎又问贾绍,道:“你说昨日去枯雪林前,何将军曾赠与你们两百只威力无比的神箭,可击金碎石,果真有此事吗?”

    贾绍等人带着范武,一路逃至黎戎寨后,曾将整个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告诉了公良雎,其中自然也包含着破魔箭的事。

    起初时,公良雎也没有太过在意,但此时此刻,若真有那种威力强大的神箭,也能大大提升己方的实力。

    “那是自然!我身上正好带着几支,先生若是不信,大可一试。”贾绍说着,便从身后箭囊中取出一支破魔箭,交到公良雎手中。

    公良雎接过那箭,好生审视了一番,并没有察觉出什么端倪。

    “我来试试!”

    他自取来一张强弓,亲自搭箭试射,对准屋后的一块顽石。

    便听崩地一声弓响,只见那羽箭离弦后,竟瞬间化作一道淡淡的金芒,刹那之间没入石中,深入过半,威力之大,令人咂舌。

    “这......这羽箭的威力,竟已抵得上二郎弓的弹丸了!”公良雎看的惊异不已。

    要知道,他那张二郎连珠神弹弓的弹丸,可是以火药作为引子制作而成的,而且最终依靠的也是火药爆炸所产生的伤害,而不是穿透。

    可眼前这只羽箭,分明就是一支普通到极点的羽箭了。

    他刚才仔细检查过,这箭支所用材料,凡铁凡木,皆为下品,若非要说与众不同,那便是箭头之上,所篆刻的一道神秘古朴的字符了。

    贾绍见公良雎一脸吃惊的表情,也不意外,解释道:“何将军赠箭时曾说过,这种箭叫做破魔箭,威力奇大,当初在枯雪林时,匆忙射出的一箭,便能击裂树心巨蟒厚重的鳞甲,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箭好像能够击破修真者的护体灵气,我亲眼所见,何将军用它射伤了那个姓赵的修真者。”

    “竟还有如此威力?”公良雎面上惊诧,心中却欢喜不已。

    这可是能够击破修真者的护体灵气的箭啊!

    他再次从贾绍手中要来一支破魔箭,捧在手心,双手忍不住微微的颤抖着。

    看来,自己这个曾经的“少将军”,同样有过不小的机遇。

    世俗世界之中,普通凡人为何会惧怕修真者?

    只是因为修真者的强大吗?

    不,强大的实力并不可怕,因为世俗之人向来不缺少视死如归的勇气。

    你强任你强,我亦悍不畏死,哪怕以凡人千命换修士一命,也可还这世俗一片朗朗乾坤。

    他们怕的,不是修真者强大的实力,而是————

    修真者不可伤!

    就是因为有这护体灵气的存在!

    在修真者初入世俗那几年时间里,为了巩固修士在世俗界的地位,有大批的修真势力被扶植了起来,每个州每个城,都有不少修士的存在。

    非但如此,更有许多的修士开始介入朝政,被调往各地做起高官,可这些人哪里懂得治理之道?

    很快,民怨四起,有许多武艺超群,弓马娴熟的英武勇士,开始揭竿反抗,但很快便被镇压下去。

    在那一次大清洗中,无数武者前仆后继而亡,可战到最后,他们可悲的发现,自己不过只是消灭了部分被扶植起来的傀儡罢了。

    而真正的修真者,从来都没有真正被杀掉过一人。

    甚至,他们赖以成名的武学之道,连给真正的修真者造成一些轻伤,都无法做到。而他们苦心千锤百炼的筋骨体魄,在真正的修真者面前却比一团棉花还要脆弱。

    所以,他们害怕了,继而人人都开始害怕。

    自那时起,世俗之人再提不起一点反抗的欲望,继而变成人人都想讨好修士的局面......

    而现在,这道坚不可摧的屏障,终于有了被打破的希望......

    “这种破魔箭,你手里一共有多少支?”公良雎连忙问道。

    “当日何将军往新兵营分配了二百余支,但大多都遗落在了枯雪林中,没有及时收回,现在仅剩不到三十支破魔箭。”贾绍如实答到。

    “三十支......”公良雎一番沉吟,自语道:“够了,足够了!”

    ............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的声音,地下监牢的大门被缓缓打开,走进一队盔甲鲜亮的卫兵。

    当中缉拿一人,正是迷迷糊糊、不醉不醒的何易。

    “这家伙不是被吓晕了吧?都说这人如何厉害,我看也不过如此。”一个卫兵道。

    “谁知道呢?先前抓到他的时候就是这幅样子,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另一个卫兵说道。

    “......”

    这些卫兵并不是平原大牢的守卫,而是直接从县丞府抽调过来的亲卫军,他们直接听命于县丞本人,并不受其他将领的差遣。

    至于他们的任务,自然是将何易抓起来,以免消息外泄的更快。

    可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却也更加证实了那县丞才是整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

    “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此人可是杀了赵将军的罪将,你们可要好生看管。”进入大牢后,那亲卫队长将何易扔进一间牢房中,而后叮嘱守在这里的狱卒们。

    “这......卑职明白。”

    在何易被扔进牢房的时候,那几位狱卒的眼里,明显流露着不忍的神色。

    何易虽然来到平原县不久,但名声早已传遍整个平原县。

    说起这个名字,军营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提到何易,谁都得竖一下大拇指。

    甚至还有街头说书的,将何易之前所做的事专门编成了一个叫做“临阵御夜敌,火烧黎戎寨”的茶余故事,用来讲述和传诵他的英勇事迹。

    如此贤才,非但没有被委以重任,反而还落得个关押入狱的下场。

    只因诛杀了一个企图残害军民的修真者。

    作恶者被容忍,惩恶者却要遭到处罚,这天下,到底是世俗人的天下,还是修真者的天下?

    “何将军,您就先委屈一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待人高马大的县丞亲卫军们离开后,那狱卒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醉酒的何易并没有回应。

    一阵漫长的沉默过后,这些狱卒却是连干活的兴趣都提不起来了,罕见的同时翘了岗位,聚在一个暗角里喝起了闷酒。

    “要不,咱几个明天就辞官回乡吧!这般做事,总觉得心神不宁,早晚要出大事。”

    “我也想啊,可你没见现在又开始征兵了吗?咱们能走得掉才怪了!唉......”

    “......”

    这几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丝毫没注意到一队黑衣蒙面的人马,无声无息的打开了牢狱的大门,悄悄溜了进去。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