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某光头的江湖 > 第七十三章 我很强 1
    “想不到师叔你居然来了。”

    王羽摇头感叹,“真要对师侄动手?”

    酒剑仙拍了拍酒葫芦,“没得办法,和你师父不同,他被自己的规矩给定死了,而我则并不在乎这些。苍南山对我有大恩,这些年又好吃好喝招待着,所以啊,别怪师叔。”

    “不会的,如果不是那层关系,你我就是陌生人,既然对上,理应放开手脚。”

    王羽用手指轻轻点了点胸口,“只是师叔,到时候你死了,可别怪师侄手重。”

    “呸,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三长老是什么人,你居然敢如此说话。亏得还是他老人家的师侄,简直不知所谓。”

    李长策在酒剑仙进场后,便跟着走了进来,一起的还有刘正阳以及众多弟子。

    比较奇怪的是,今天并没有看见李义,好像在那天见过一次面后,他就离开杭州了,

    王羽咧嘴笑了笑,没有生气,也没有出口反驳。

    “不用废话了,打死他,将顾怜儿抢过来,我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教。”

    姬宇泽终于不再掩饰本性,眼中邪光大盛,死死盯住顾怜儿。

    王羽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居然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漩涡,“考虑清楚,我一旦开杀戒,包括这个所谓的秦王世子在内,所有人都得死!”

    历邛与酒剑仙神色眼见这一幕,神情立刻变得郑重起来,纷纷运转全身气机,准备动手。

    王羽却没有继续看他们,转头对有些发愣的顾怜儿道:“记得加钱啊!”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记得钱,咱们能安全脱身再说吧!”

    顾怜儿娇俏的翻了个白眼,拉着花娘退到远处,顺便将陈安之护在身后。

    “安全脱身?”王羽挠了挠头,“该考虑这个的是他们吧。”

    已经解开五层限制的他,只觉自己举手抬足,都有莫大的伟力。一直被压制的剑气,更有冲天而起的架势,得亏死死按捺住了,不然方圆几里之内,恐怕都没有人能囫囵站着。

    然而仅仅是散溢出来的一丁点,也足够吓人了。

    历邛吞了吞口水,“你们苍南山的情报不是说,他跟陈剑图不过一个多月吗,这恐怖的剑气是哪来的。”

    酒剑仙神情凝重,对这个便宜师侄,第一次认真打量起来。

    眼看两人犹豫不定,王羽道:“你们不出手,那我就动手了,可别怪做师侄的不给机会。”

    话音刚落,他双手猛地一抬,体内无穷无尽的剑气喷涌出来,在指尖汇聚,最终在院子上空形成了一把足有七八丈高,六尺多宽的巨剑。

    苍南山弟子齐齐吞了一下口水,像刘正阳这种剑堂弟子,更是吓得目瞪口呆。

    正因为比别人懂得多一些,所以他更知道王羽所做之事,到底有多惊人。

    “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有人能在体内容纳如此多的剑气!”

    他喃喃自语着,都有些疯魔了。

    历邛一个闪身,挡在了姬宇泽身前,“世子殿下快走,咱们错估了这小子实力,恐怕要吃大亏了。”

    “不,我要亲眼…”

    然而他话没说完,便被酒剑仙一个弹指给击晕过去。

    “快,你们带着秦王世子离开。”

    历邛瞪了他一眼,但眼前也只有如此,才能保证姬宇泽不出事,所以并没有追究。

    李长策与刘正阳抬着姬宇泽就要离开,王羽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

    秦王世子是个马蜂窝,打了会给顾怜儿惹麻烦,难道还惹不起这些苍南山弟子吗?

    有些无趣的撇撇嘴,王羽双手猛地一压,将空气中由剑气组成的青色巨剑随之一斩。

    看似不快,其实迅速奔雷。

    目标直指众多苍南山弟子。

    历邛眼睛猛地一瞪,脚下一拧,挡在姬宇泽身前,双手红光大作,血腥味冲天而起。

    在他头顶形成了一片红色的光幕,堪堪挡住下压的巨剑。与此同时,酒剑仙双目神光一闪,人便如同青烟一般,捏着剑指朝王羽点了过去。

    虽然跟陈剑图师出同门,但他指尖闪烁的剑气却是白色的,相比起来要更加锋利,圆满。

    王羽在身体周围布下的剑气网居然被一击告破,硬生生挨了酒剑仙这一招。

    他倒退几步,脸不红气不喘,倒是空气中的巨剑维持不住,化作了漫天细小的剑气,在上下飞舞。

    “看来师叔说的没错,我师父的剑气的确不如你啊。”

    王羽看着被点出一个洞的衣服,有些感慨道:“也罢,我就认真点。”

    这一次他没有在汇聚剑气,而是由意念控制。

    原本在空中漫无目的的青色剑气猛的一顿,然后便齐刷刷瞄准了在场所有人。

    “这次我看你怎么挡!”

    一时间呜咽声大作,端得上是一念风雷动。

    苍南山弟子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只是眨眼间,就有半数人被射穿了脖子。

    酒剑仙能力有限,只能护住刘正阳以及李长策,一旁的历邛更不用说,眼里只有姬宇泽,其他人死活他根本不在乎。

    一个呼吸后,地上已经是一片尸体。

    “师侄好狠辣的手段。”

    酒剑仙神色阴沉,配上红彤彤的酒糟鼻,看起来有些可笑。

    “我提醒过你们的,不听就是找死,怪不得谁。”

    王羽耸耸肩,“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动这位秦王殿下的,只是希望你们能够知难而退,别再逼我杀人。”

    李长策看着漫天剑气,有心想说两句狠话都不敢开口,一旁刘正阳更加不堪,内心的骄傲已经碎了,粘都粘不起。

    “血魔手,你怎么说?毕竟我苍南山只是过来帮忙的。”酒剑仙将皮球提给了历邛,自己则拿出酒葫芦灌了一口。

    “完不成世子交代的事,我们没有好下场的,答应给你们的令牌,随时都能收回来。”

    他将姬宇泽放好,眼睛通红的盯着王羽。

    酒剑仙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是真的不想和眼前这个,看不出深浅的师侄动手。

    “既然如此,那便来吧。”

    一直关注几人的王羽冷笑着,轻轻勾动手指,无穷无尽的剑气忽然开始汇聚,在空气中形成了一个个人头大小的光球。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