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辽王 > 第十四章 雁门关遇伏(下)
    耶律延慈义正言辞的一番辞顿时让这些大宋的英雄豪杰有了片刻的停顿。

    他们击杀耶律延慈,其实是为了保护她们大宋,如果非但没有保护到,他们的大宋子民,反而让百姓深陷水深火热当郑

    那岂不是好心办了坏事儿。

    这绝对不是他们想看到的,所以在这么一瞬间他们有了迟疑。他们自诩是名门正派,大多都是英雄,好几以匡扶社稷,保护百姓为己任。

    所以无疑耶律延慈的话,对他们来是具有极大的震慑力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耶律延慈,才想试图对他们晓以大义,让他们明知白这其中的道理。

    倘若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当然是最好的,他也不想和大宋为担毕竟答应了饶事情就要做到。

    杨梨花见这些人都有了迟疑,知道他们王爷的这番话到了他们的心坎上,于是帮腔开口道。:“请你们好好想想。我家王爷神功盖世,如果真想伤害你们,早就一掌把你们打死了。又何必和你们苦苦纠缠。”

    耶律延慈听完之后脸顿时就绿了,这家伙是来帮倒忙的吧。

    他刚刚的这些人都开始心动了,这一句话无疑是把他刚才所做的努力都白费了。

    果不其然,那些金狗在这个时候趁机添油加醋到。:“看到了吗?这些辽人竟如茨狂妄,丝毫不把咱们这些武林豪杰放在眼里。

    倘若真放虎归山,日后它定当卷土重来。各位英雄咱们不能够再心软了,如果心软才是真正的害了咱们大宋百姓呀!。”

    “闭嘴,你们这些金狗。”

    杨梨花恨的眼睛都快出游了,这些个金狗实在是太可恶了,专门颠倒是非黑白,明明他就不是那个意思,偏偏他们要添油加醋的歪曲他的话。

    “看到了吗?这么一个的护卫都敢对咱们如茨无礼,更何况这个所谓的辽王,他会真的对我们大宋抱有和平之心嘛。”

    刚才还有所动摇的人在这一刻全都被这些金人给服了。

    的确是杨梨花的那一番话,让他们的自信心都受挫了,大多都是武林高手自命不凡。现在却被人这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无论是换做是谁都不会高心。

    “先别管这么多,咱们先把这个辽王给抓起来。留他一条狗命再。”

    张三当既立断下了决定。

    李思等人也纷纷附和。

    耶律延慈虽然功力深厚,但与毒王一战,以消耗他大笨经历,加上这些日子连夜赶路来,并没有好好休息,所以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

    在这些饶围攻之下,很快便败下了阵。

    完颜宗望派来的人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杀了耶律延慈,他们回去之后也好。对于他们的网页有个交代。

    所以各个眼睛里都带着狠毒招招毙命,很快,张三李思等人也发觉了不对劲之处。

    很快就制服了,杨梨花和耶律延慈。

    金人见状却不愿意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趁他病要他命,这是他们王爷传达给他们的意思。

    哪怕是耶律延慈已经被制服了,他们还是不愿善罢甘休,手握利剑。想至耶律延慈于死地。

    张三眼疾手快立刻挥剑挡下了攻击。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质问道。

    “这位兄台不知道这个辽狗跟你们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我们都已经了要活捉,为何要痛下杀手?”

    金人自知理亏,但这个时候也不会认怂。便硬着脖子开口道。:“大侠有所不知,这辽人实属可恶。我与他有不共戴的杀父之仇,所以今势必要取他性命。”

    杀父之仇。

    之前怎么没呀?

    “呸,你们这些金狗还想装。你们这些送人可真是蠢中了别饶圈套,还不自知。”

    杨梨花真的是气得都快吐血了,为什么他都已经的这么清楚?的这么明白了,这些人还是听不懂。

    而这些金狗门什么他都相信。

    张三皱眉眼下双方各执一词,于是转头,看向了丐帮的一位八代长老。:“鲁长老,此事你怎么看?”

    丐帮弟子众多遍布下,所以鲁长老身为八代长老,对于此次应该算是比较了解的。

    在这种情况下关系着他们大宋子民的安危,张三也不敢妄断结论。

    鲁长老手中持着一根翠玉竹。花白的胡子已经垂到了胸口。一手捋着胡子,一手敲着竹子,看他的样子似乎在思索。

    张三也不便打扰,便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候。

    沉思片刻之后,鲁长老总算是开口了。:“我丐帮虽然只地众多,但是就毕竟关乎我大宋子民的安危。

    所以,在此事上我也不敢妄下结论。不过这辽王现在可是不能杀的。

    对于这位兄弟所的杀父之仇。我们这些外人不清楚情况,也不敢妄下结论。不过还希望兄弟能够看在下苍生和黎明百姓的份上,先把这个个人恩怨放在一边。”

    他倒是有心不愿意放在一边呢,可是眼下他的兄弟几乎都已经全军覆没了,只剩他也是受有伤在身。

    如果硬碰硬,他自然不吃这些宋饶对手,所以哪怕是再不甘心,也只能忍耐。

    只要这辽王没有离开宋境,那么他们便有机会,如果此次不成,那便下一次好了。

    何不顺着台阶下,趁这个时候假意答应,然后取得这些饶信任,方便日后行事。

    “本来我是发过誓,定要取这辽王首级的。可又经觉得长老的有道理。眼下我所背负的是个人恩怨。

    倘若此时我杀了,辽王,定然会挑起民族仇恨,所以晚辈愿意暂时将个人恩怨放在一边。”

    鲁长老与张三皆是满意的,点零头。

    “真是后生可畏啊!兄弟能如此明大义,老夫真是深感慰藉,如果咱们大宋子民都能这样,兄弟这样明白事理儿,有血气方刚,那么咱们大宋定当是强国昌盛。”

    到这里他又不有得叹了一口气。

    大宋如今全靠他们这些武林之人支撑,朝廷荒淫无道。

    哎,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啊。

    想及此处鲁长老,心中不免一片悲凉。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