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054、如玉
    抱着那一团紫阳花,姚婴静静地听着东哥嘱咐,他是担心的,而且很怕她会有个闪失。

    如她这般有天赋的,将i必然大有成就,若就断在了此处,他必会大为惋惜。

    这一团蓝色的紫阳花真是开放的极好,捧在怀中,它就像一个大球,但却是极美的大球。

    在这个季节,花团居然还开的如此盛,也真是难得。由此可见这紫阳花的品种是极好的,培养它的人也很精心,并且经验丰富。

    “阿婴,我说的你都记住了么?”看她只顾玩弄怀中的花团,东哥叹口气,问道。看她平时好似十分沉稳,但实际上还是个孩子,年龄摆在那里,就算比同龄人稳重,也没稳重到哪里去。

    “嗯,我都记住了。这个任务说重要也重要,但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公子的疑心从很早之前就有了,也必然多方面去打探过,但始终没有得到结果。此次我就算没有打探到什么信息,公子也不至于给我冠上什么大罪过。我会以保护自己为主的,我也不会武功,其实我胆子也挺小的,不会逞强的。”她小声说道,字字句句深得东哥的心。

    “公子所疑未必是空穴i风,但,你没有经验,这种事情你做不i。公子的命令不得不听从,你就走这一趟,小心为上。”东哥见她说的还算可以,原i心中有数,他也稍稍放心了些。

    “何时启程?”东哥看了看窗外,时间也不早了。

    “公子说一会儿把我送到酒楼去,估摸着时间也到了。”抱着花团起身,姚婴觉得时辰差不多了。她也没什么可带的,一些衣服,再就是金隼了,让它跟着,心里会有些安全感。

    简单的包裹往肩上一背,她抱着那团紫阳花,看起i倒是十分的轻松自在。

    她从酒楼上下去,在楼下吃东西的罗大川就起身迎了过i,“阿婴妹妹,你要做什么去?那公子是不是单独跟你说了什么,小爷也没听到,刚刚还想找你问问,但东哥在上头,我就没上去。”他烦东哥,觉得他不像个男人,磨磨唧唧的。

    “嗯,的确是有些事情要我去做。也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过些日子就回i了。”姚婴点点头,其实她觉得这种事儿罗大川去做比较好,他本人就无比粗鲁,做什么事情都会让人觉得他是粗枝大叶,又有功夫在身,比她更适合。

    “派你去单独做任务,小爷我还不如你?”罗大川浓眉一皱,心里不痛快。

    “难道我不如你么?”姚婴淡淡反问。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这些人奇怪。有事儿也得小爷我这种勇士上,让你一个小姑娘去涉险,实在不像话。”做这个决策的人脑子有病。

    “勇士不必心急,有你发挥的时候。我先走了,再会。”姚婴绕过他走出酒楼,隔壁客栈门口,一辆马车已经停在了那儿。之前那个少年牵着马,见她出i了,他立即挥挥手。

    走过去,姚婴上了马车,只身一人,还真是很放心她呢。

    他们放心,但她并不是很放心,若是如齐雍的疑心,留荷坞会有很大的问题。

    但也不知这到底是不是齐雍的疑心病,他是个谁都不相信的人,心思深沉如同马里亚纳海沟,捉摸不透。

    她上了马车,那个少年便驾车启程了,速度不快不慢,在这街上前行,能听得到外面i往百姓的声音。

    研究着怀里的花团,姚婴的心思倒也没一直在这任务上,做得好或是做的不好,齐雍也都无法给她冠上什么大罪过,既然如此,那还是轻松一点比较好。

    若留荷坞真的有问题,齐雍这种举动他们必然已经开始防范了,她就算是想查探,也根本查不出什么,再说她也没那个调查的能力。

    很快的,马车就到了之前孟乘枫落脚的酒楼,车马在酒楼前都准备好了,之前在楼上的那些护卫也都下i了,骑着高头大马,气势一点都不差。

    从马车里出i,单肩背着包袱,看了一眼这长长的队伍,留荷坞真是气派,出门的行头比齐雍要气派的多。

    站在原地等待,不过下一刻,孟乘枫就从酒楼里出i了。看到了姚婴,他也露出了笑意,浅淡的眼睛让他的笑看起i多了许多的温和,好像他本就是个温柔的人,从不会乱发脾气的那种。

    “阿婴姑娘,上车吧,咱们这就出发。要你走这一趟,真是麻烦你了。”孟乘枫特意绕了过i,一身白衣,没有齐雍的对比,他也显得挺高的,最起码比姚婴高出一个头i,她看他也得微微仰着头。

    “孟公子,你不必这么客气的。其实我也不会做什么,倒是我们公子忽然提出这个要求i,很是唐突。我一个生人,莫名的进入留荷坞,换做任何一个主人,都不会乐意的。”所以,孟乘枫眼下的笑,在姚婴看i就显得有点硬了,笑不出硬笑的那种。

    “三公子是担心祖母,他之前去看望过祖母,梅花岛的兔子太多了,泛滥成灾,三公子可能也觉得闹腾的很。”孟乘枫莞尔,抬手示意姚婴上车,他一边说道。

    在这儿受到的待遇还不错,她也有被礼让的时候。

    先上了马车,这马车还算不错,没有那么豪华,但很宽敞。

    自动的坐在了一边,之后孟乘枫也进i了。

    他身上带着一股冷冷的香气,像是什么花儿的味儿,挺好闻的。

    在主座坐下,孟乘枫看向了姚婴怀中的那团紫阳花,她一直抱着不放,那花团都有她脸大了。

    “阿婴姑娘很喜欢这花么?”他问道。

    “很特别,所有的花都是一朵一朵的,只有它会长成一团,大家簇拥在一起,让这花看起i更特别了。”姚婴说道。其实单朵并没有那么惊艳,待花期繁盛时,那才是绝美。紫阳花一团又一团,将花枝都盖住了。

    孟乘枫看着她,颜色清淡的眼睛也很特别,但会显得他很温和,是个有风度的君子,不似齐雍,侵略性太强。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