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044、怪胎
    院子里的人一哄而起,磕磕绊绊的退到院子大门口处,只见另外一个房间里的丫鬟也慌张尖叫的跑了出i。

    数个丫鬟跑出i就跌倒在地上,摔得结结实实,但仍旧不做停留的继续往门口的方向爬,可见有多慌乱。

    接下i,那个之前进去送药的大夫也从左侧房间的门口爬了出i,脸色青紫骇人,“怪物、、、怪物啊!”

    姚婴立即朝着那边走,刚走出去两步,两个房间里的接生婆就跑出i了。有一个出了房门就整个人抽搐,瞪着眼睛直挺挺的摔在了地上,被活活吓死了。

    另外三个则疯狂的朝着大门处跑,大门口都是人,撞得稀里哗啦。

    就在这时,两个房间门口有东西爬出i了。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吓得惊叫声此起彼伏。

    看向其中一个房间门口,两个拳头大小血粼粼又黑乎乎的东西迅速的从高高的门槛上爬了出i。它们俩虽不是一体,但后面却拖着同一个东西,因此而被牵连到一处。

    它们速度极快,就像蛇一样扭到了外头。它们俩是想各自分头,忙乱而急促。但是它们俩后面拖着同一个东西,又让它们无法分开。以至于有其中一个想变换方向,两个东西就会被扯得又弹回去。

    从另外一个房间里爬出i的东西和这边是一样的,血粼粼又无比丑陋骇人。

    其中两个爬到了那个被活活吓死在房间门口的接生婆身边,就直接爬到了她的身上。那两个家伙顺着她的衣服一直爬到她的脸上,似乎在特意找到皮肉,然后两个家伙都趴到她的嘴上,不知在做些什么。

    另外两个似乎也闻到了味儿,亦拖着屁股后头那一大坨东西爬了过i,盘踞在那惨死的接生婆的脑袋上,好似在和先i的那两个争抢。

    它们不再迅速的东爬西爬,也能够让人稍稍看清楚了。血粼粼的,到处爬又沾了一身的泥沙,更是脏兮兮的。

    大门口的人被吓得不轻,胆子小的已经跑了。这边姚婴和齐雍走近一些查看,罗大川则不知何时把墙上的砖头抠下i一块,打算随时给这些怪物一砖头。

    “看,它们和之前水晶樽里那个东西是一样的,只不过它们身上没有银光。后面拖着的应当是胎盘,可是你看那胎盘,好像血色的琥珀。”姚婴仔细盯着,一边说道。

    齐雍站在她身边,单手负后,他眉目略沉冽,显然他也是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看着那四个恶心至极的东西趴在那可怜的接生婆的脸上也不知在做什么,他微微侧目看了一眼旁边的矮子,“这四个东西是否也有剧毒?”

    “暂时不确定。那个接生婆是被吓死的,不是被毒死的。它们是否有毒,兴许得找个活人试试。”说着,她扭头看向齐雍,乌溜溜的眼睛,透露出某种意图i。

    齐雍居高临下的看向她,“你打算要本公子去舍身试毒。”瞧她这两只眼睛,貌似就是这个意思。

    “公子不愿意就算了。”再说,他未必会怕。若是试,也得是个普通人去试。

    “身体有缺陷的人,向i心思比较阴毒。”俗话说哑巴狠毒瘸子阴险,矮子也算身体缺陷的一种。

    姚婴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i他在骂她,而且就在这时,小院上空i了一片黑影,盘旋一圈,之后迅速的俯冲下i。

    金隼i的很快,根本就不是姚婴召唤它i的,眼见它冲到了已死的接生婆上空,硕大的身体落在她尸体上,利爪和尖喙同时攻击,没有任何的停留。

    姚婴立即晃动手腕想要阻止它,那几个东西难保不会有毒,赤蛇都受不住,更别说它这初出茅庐的家伙了。

    不过,她晃动手腕没几下,那边金隼也攻击完了,它扑闪着翅膀离开尸体,刚刚那四个如同水蛭一样贴在尸体脸上的怪物也翻着肚皮掉到了地上。它们屁股后头连接着的胎盘还在,它们掉下i,硬邦邦的胎盘也掉了下i,摔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姚婴两步走到金隼身边,撩起裙摆蹲下,她不眨眼的盯着它的眼睛。它尖利的嘴边有一些血和黑乎乎的粘液,它是吃心脏的,必是把那四个怪物的心脏给啄下i了。

    “你是饿疯了,没叫你吃,你也敢去吃。”不过,眼下看它好像没什么异常。

    那边,齐雍则缓步的朝着那四个怪物走了过去,它们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身上除了血就是泥沙,脏的不像样。

    而且,它们和之前那水晶樽里的东西长得是一样的,只是要小一些,体表也没有那层银光。

    两个东西的屁股上连接着脐带一样的东西,大约一巴掌那么长。脐带连接着胎盘,这胎盘表面一层血,但实则硬邦邦的。如姚婴刚刚所说,像琥珀一样,里面是斑斑块块红黄色的东西,也不知是一些什么。

    “都死了?”罗大川拎着砖头过i,瞪大的眼睛逐一的确认,太邪门了,活了这么多年,他真是从没见过这种邪门的东西。

    齐雍没理会他,撩起袍子,他蹲下,姿态潇洒。虽说这里有尸体,又有怪物,但是因为他在这儿,似乎让人产生了一种无厘头的安定感。

    “罗大川,你去那两个房间看看孕妇怎么样了?”姚婴走过i,吩咐了一句,也蹲在了齐雍身边。

    罗大川得到命令,倒也不惧,拎着砖头就朝着房间走去了。

    这边,姚婴看了一眼齐雍略微严肃的侧脸,以这个视角看他的眉毛,好看的很。

    伸手,她直接抓住那一个小盆大的胎盘,真的硬邦邦的,拿在手里就如一块石头一样。

    带着这么一坨东西在肚子里,也不知那两个女人是如何受得住的。

    胎盘外表都是血和脏东西,姚婴从自己袖子里抽出一条丝帕i,将那胎盘的外表擦拭了一遍,它也变得光滑通透了。

    连接那两个怪物的脐带在底部,脐带倒是软的,从这胎盘之中钻出i两根,分别连接到那两个怪物的屁股上。

    “这套系统还真是巧夺天工,人和动物是不会孕育出孩子i的。那么,这些怪物就连动物都算不上,它们就是阴痋。借的是那两个女人的怨气,她们俩应该早就死了。”姚婴缓缓道。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