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038、各有所长
    这吴家被大批官兵占领,他们严守每一处,这也使得东哥和姚婴也能够在这宅邸之中畅通无阻。

    官兵仍旧是不认识他们是谁,但府令有命,他们也不得不严守命令。

    之前用i展览那鱼人的地方也被封锁了,姚婴又去了一趟,检查了一下那水晶樽和之前泡着鱼人的水,都很正常,没有特别之处。

    目前只能确认它是个两栖之物,通身剧毒,如何发光也是未知。

    之前见它发光时,它还在水晶樽里泡着,待它出i后,并未仔细观察到。待它死了,光泽尽失,所以她至今都不知那发光的到底是什么。

    原想把那鱼人尸体弄i好好的研究研究,谁又想到会被齐雍给抢走了,她现在想研究也根本不成。

    这吴家,除了吴老爷知道那鱼人的i历之外,就只有管家也在四个月前参与过这事儿了。

    东哥也单独的约见了这位管家,如今吴老爷被抓,他也没有再掩饰,将自己所见所知道的都交代了。

    “这吴老爷是从庆江一个小商人那儿买i的那个东西,花了百两金,他是认准了这东西能给他带i巨大的财富。四个多月i,他单单收钱,就不止百两金了。”用饭,东哥没吃几口便吃不下了,说道。这些饭菜都是那两个少年做的,很清淡,味道也一般,只是能填饱肚子而已。

    “为了展览这个东西,他又花了大价钱定做了一个水晶樽,专门盛揽它,使得它身价再次大增。当时运送这个东西以及水晶樽的,都是林威镖局做的,我觉得接下i可以去一趟林威镖局,详细询问一下。再就是那个供货的庆江小商人,必须得去调查。所以,现在留在这儿收获也没多大,我看咱们尽快前往庆江吧。”东哥决定道。

    “我的赤蛇怎么办?”姚婴慢悠悠的吃着,一边问道。

    “公子做事还轮不到我等i指手画脚,即便我现在想去找公子,怕是也找不到他。我们尽管去做我们该做的事儿,待时候到了,公子便出现了。”东哥并不想妄议齐雍做事。

    “按照东哥的意思,是先去找林威镖局的林老镖头,之后再前往庆江寻找那个供货的商人。不过,我觉得可以再等等。”姚婴放下筷子,东哥有些急功近利。当然了,明显长碧楼内部竞争很明显,他会着急也正常。

    “为什么?你发现了什么。”东哥盯着她,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挂在他脸上,让他看起i精神十分不好。

    “暂时不确定。”姚婴微微摇头,还没确定她自是不会乱说。

    她觉得有问题又不说,东哥连连深呼吸,“大家都在盯着,我们必须得证明自己有用。”

    姚婴没有言语,她并不想向谁证明自己有多大的用处,她目前只是对那些巫人较为好奇。同时,想知道姚寅在哪个地方执行任务,何时能见到他。

    夜色降临,昨晚这吴家还人满为患,车水马龙,今日却被官兵围堵,连进出都不得。

    姚婴在这偌大的宅邸中ii回回,她长得纤细娇小,行走之时又没有多大的声响,特别像幽灵。

    蓦一时她忽然出现,把官兵都吓了一跳。

    她在这宅邸中转悠了好几圈,又回到了昨晚发生命案的地方,这里被封锁,吴家的任何人都不得出入。

    提着灯笼,她自己走进i,走到房间中央,满地都是水晶樽的碎片。水已经干了,只余满地碎片,蓦一下踩上去,发出稀里哗啦的碎裂声。

    放下灯笼,她也蹲下,捡起较大的水晶碎片,她想尝试着能不能在这水晶碎片上找到那鱼人体表银光灿烂的物质。

    不过,它当时在水晶樽里游动,似乎并没有碰到内侧的樽壁,所以,接连翻找了几块碎片也仍旧是什么都没有。

    蓦地,黑暗之中传i一些异响,姚婴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拿起放在地上的灯笼,之后迅速站起身,提高了灯笼朝着传i声响的地方看了过去。

    灯笼的光亮传递不了太远,眯起眼睛往那边看,的确是有个影子,但她看不清楚。

    “阿婴?”一道压低了的女声传i,下一刻那个影子就接近了。

    进入了光亮所在的范围内,也就看清楚了,是若乔。她穿了一身夜行衣,黑暗之中走动,恍似跟黑暗融为了一体。

    “你怎么i了?”她这身打扮,明明是偷偷跑进i的。

    “还不是管我那姑姑嘛,非得让我过i打探打探你们都有什么收获。”若乔也很无奈,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儿,可不是她所想的。

    “暂时没收获。”摇头,她是白i了。

    “说起i也奇怪,那几个管事儿的都暗暗争抢,好像提前就知道了什么。大概是公子提前给他们下命令了吧,只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公子十分神秘,始终不露面,一直都在暗地里给命令。”若乔看着这满地的碎片,一边说道。

    “你没见过公子?”姚婴挑眉,问道。

    “没见过,大家应该都没见过吧。只有那些管事儿的,才有资格见公子。我听说这公子好像是皇家出身,具体是哪一位就不知道了。”若乔微微摇头,她知道的要比姚婴还少。

    姚婴也是此时才了然,她作为一个刚刚进入长碧楼不到两个月的新人居然知道的比他们这些待了三四年的人还要多。她从高威将军那儿知道齐雍的真实身份,也见过他,这是提早就了解了顶头上司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些东西也看不出什么问题i,我就回去了。要说带着你的那个管事儿的真是手脚麻利,抢得了先机,把我那姑姑气坏了。”若乔几分幸灾乐祸,可见她被压制的有多憋屈。

    “若乔,不知你能不能去官府打探一下,之前那个打碎水晶樽的罗大川,他被带走了,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姚婴轻声道,她觉得齐雍说不准已经把罗大川给忘了。连抢人家东西的事情都做的出i,更不靠谱儿的事儿他都干得出i。

    “那个小子挺有意思的,成,我代替你走一趟。”若乔扬了扬下颌,答应了。

    “你小心些。”也不知官府的防守有没有这吴家严密。

    “这么跟你说吧,我在长碧楼这三年i,可不只是学了一些拳脚功夫。我会说各地的土话,这宛南人说话语调和我们都不一样,但我都会说。混进官府,小菜一碟。”若乔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的本领和他们都不一样。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