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058、小猫一样
    和了花雕的糯米将孟乘枫的半截手臂和手都包裹上了,姚婴又用纱布将他手臂缠上,这样能保证糯米不会掉下来。

    缠紧实了,姚婴才抽出空来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而此时她的手已经没有那么紫黑了,微微泛红,那些东西好像自动的都脱落了。

    就是她的衣服上还有一些黑黑的痕迹,又满头大汗的,看起来较为狼狈。

    孟乘枫靠在软榻上,这手臂上敷了糯米之后,虽说有些刺痛,但舒服了一些。

    看着姚婴,他缓缓地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样就好了吧?你也去休息吧,清洗一下。”

    “不行,我得在这儿守着给你换糯米,现在在拔毒,一层糯米根本不行。”姚婴摇头,他不懂这其中厉害,若是不用这种法子,他就会和之前武灵吴家那些人一样,被腐蚀的内脏全部变成粘液。

    “原来这么厉害!即便更换,也需要时间,让侍女带你去清洗一下,再吃些东西。”话落,孟乘枫朝着站在不远处的护卫看了一眼,他们立即就明白了。

    不过下一刻,就快步的进来两个侍女,先是跪地给孟乘枫磕头,之后才起身又朝着姚婴屈膝福身,规矩甚严。

    姚婴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她随后把外衫解了下来。

    侍女上手要接过来,她立即后退一步,“我自己来。我的衣服都被污染了,你们最好别碰。”话落,她拿着自己的脏衣服蹲在地上,将之前从孟乘枫手上挤下来的那些黑乎乎的粘液擦拭干净。

    这些东西有毒,寻常人碰了,即便是不致命,也得残废。

    擦拭干净,她才站起身,看了一圈,这小厅格外干净,什么多余的物件都没有。

    “找来一个废弃的桶吧,这些东西统一归置,到时一把火烧了。”免了遗祸。

    侍女立即应声,之后快步的跑出去。

    “你为什么不怕这些东西呢?”孟乘枫始终看着她,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她都碰触到了,但她却好似并没有觉得疼痛难忍。

    “因为皮厚。”姚婴看了他一眼,平淡的回答,却惹得孟乘枫笑了出来。

    侍女搬来了一个偌大的瓷缸,半人多高,有些脏兮兮的。

    姚婴指示她们放到软榻旁边,之后她把自己的衣服扔了进去。

    更换糯米的时间还不到,便跟着侍女顺着这小厅的后门走了。

    出了后门就又是几栋高矮不一的小楼,矗立在这小岛的最高处,错落有致,分外清雅。

    进了其中一个较为矮一些的小楼,灯火通明,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熏香味儿,凝神安心。

    浴室很大,姚婴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阻止侍女要贴身服侍的行动,一切都自己来。

    倒也不是担心她们会中毒,她只是不习惯被人伺候。

    从里到外洗漱了一番,换上侍女捧来的衣服。也不知她们在这么短的时间是如何弄来这样一身女装的,料子不错,内外齐全,就是颜色过于鲜艳了。桃红的颜色,像极了春天盛开的花朵。

    换上衣服,把潮湿的长发简单的半拢起来,计算着时间,差不多得更换糯米了。

    匆匆的又回了前面那栋小楼里,孟乘枫还靠坐在软榻上,他看起来比刚刚好了许多。

    话不多说,她蹲在孟乘枫身边,动手把他手臂上的纱布一层一层的解开。

    她做事时认真到忘我的境界,蹲在那里只顾忙碌,连发梢在滴水都不知道。

    孟乘枫垂眸看着她,蓦地道“你穿这身衣服很好看。这是我家小妹的衣服,是新的。一年之中她会来这里住上一些时日,所以就会给她准备一些新衣物在这里。”

    点了点头,姚婴也没接茬儿,看来他小妹年纪也没多大。而且是个娇小姐,这衣服从内到外都是好料子,穿在身上很舒服。

    把纱布解下来,就看到了那些糯米,都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就像碳烤糯米一样。

    四周站着的护卫和侍女都不眨眼的看,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将黑色的糯米扒拉下来,掉了一地,纱布也扔了。之后又开始用新糯米重新敷在孟乘枫的手臂上,重复之前的步骤,用新的纱布重新缠好。

    蹲在那里,把地上那些用过的糯米和纱布收拾好扔到了瓷缸里,这些东西都是有毒的。

    处理好了,她才直起身体,看向孟乘枫,他也正在看着她,脸色好多了。

    “觉得舒服些了么?”看着他,这会儿还能面带笑意,也不知他是真不知疼痛,还是条件反射?难受的时候没必要摆出好脸色来,难道不累么?

    “好多了。刚刚觉得心肺都要燃烧起来了,这会儿只剩下手臂还有些疼痛。”孟乘枫如实道。

    “既然还疼,那孟公子在笑什么?疼的时候不用笑,你不笑,我也不会觉得局促紧张。”在旁边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姚婴看着他,很认真的说道。在灯火之中,她那个小样子的确是有些诡异。

    孟乘枫有片刻的愣怔,想了想,之后更加莞尔,“你不局促紧张就好。饿了吧?”

    “嗯。”点了点头,的确是饿了。现在已经时近半夜了,谁又想到只是奉命来留荷坞走一趟,会遇到这种事情。

    不用孟乘枫吩咐,侍女便开始做事。很快将宵夜端了上来,虽是在水中的一处安身之地,但好像什么都不差。

    孟乘枫没有胃口,姚婴便独自坐在那里用饭,能听到金隼在外面不时传来低低的叫声,今天遇见了怪物,它直至现在都没有安静下来,一直很躁动。

    这座小岛上好像除了护卫和侍女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他们又站在那里不发出任何声音,这里就显得更安静了。

    填饱了肚子,侍女把碗盘收下去,她则又回到孟乘枫身边,蹲在他身边检查他的手肘位置。

    她的腰带还捆绑在那里,缠的很紧,就是阻止血液流通。

    孟乘枫靠坐在那儿,看起来有些无力。不过姚婴蹲在那儿时,他就再次看向她,她小小的一个蹲在自己脚边,乍一看像只小猫。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