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00、世界真小(一更)
    东哥在这院子里研究了好久,这院墙四周都有东西,它们就像是最严密的守卫。即便这里几年不住人,也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偷盗。

    而刚刚进来时,在院子里看到的那些衣物鞋子,估计就是那些不识好歹意图偷盗的人留下的。

    他们以为这里无人,便可肆意而为,但不曾想,这里另有玄机。真进了这里,便出不去了。

    姚婴留下这些东西,守卫着这里,也着实是有些心狠手辣。其实可以不用这么狠毒的东西,也能吓唬的了图谋不轨的人。

    他一直满院子的研究,还在厨房水井那里停留了一会儿,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这里很清净,距离皇都喧闹的主街又很远,所以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吵闹的声响。

    小仲和言责去采买了,可是这个时辰了,他们居然还没回来。

    走回房间,姚婴正坐在小厅里煮茶。茶叶放置的时间久了,煮出来之后,气味儿都没有那么浓醇了。

    “这两个小子还没回来,莫不是皇都太大,转的迷路了。”东哥微微摇头,走到姚婴对面坐下。小小的茶炉,还有点燃的油灯,四方平静。

    “或许可能是贪玩吧,皇都里有意思的事情有很多,尤其是夜幕降临之后,有趣的戏码才一一上演。”姚婴自然是知道的,夜晚可谓歌舞升平。

    “也罢,随他们去吧。本来到皇都,就是玩儿的。”东哥想了想,倒也不研究了,到底还是年纪小,觉得一切都新奇,是极其正常的。

    “喝茶吧,尝尝这陈茶,不知会不会喝出霉味儿来。”倒了一杯给东哥,姚婴自认为煮茶的技术还可以,反正她自己觉得挺好喝的。

    东哥端起来,闻了闻,吹了吹,之后抿了一口。

    姚婴看着他,嘴角也不由弯了起来,“如何?”

    “的确是陈茶,没有了那股清香。不过倒也还好,没有霉味儿。”除了没有霉味儿之外,也找不出别的词儿来夸赞了。

    姚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尝了尝,她觉得还不错,因为入口不苦。

    两个人静坐喝茶,就着那油灯淡淡的光亮,这般寂静,光线幽幽,当真体会到岁月静好是什么。

    即便在这里也好像无所事事,但,也比在长碧楼要舒坦的多。这或许是一种内心里的偏见,可姚婴也不打算纠正它。

    就在两个人静静地喝光了一杯茶之后,小院的大门终于从外打开了,言责和小仲一个人拎着一个食盒跑了进来。

    东哥和姚婴的视线都在他们俩手里的食盒上,因为这食盒一看就不是便宜货,雕花精美,十分精致。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来,便把两个食盒放到了桌子上,姚婴看了看那食盒,又看了看那两个家伙,“你们出门拿了多少钱?”他们的钱是东哥给的,东哥可不是个大手大脚的人,很节省的。

    言责不打算说话,倒是小仲露出白牙一笑,“阿婴姑娘,这皇都真热闹。我们俩刚刚在那个叫满月楼的酒楼前看到有姑娘跳舞,那酒楼真大呀。还有那个跳舞的姑娘,长得可漂亮了。”

    姚婴微微歪头看着他,他说完,她颌首,“你说的是小蛮姑娘,她是皇都最有名的舞姬,卖艺不卖身。满月楼的东家,好像对她有些恩情,所以每月十五,她都会过去登台舞一曲。”这事儿她知道,两年前还去看过的,的确是跳的特别美。她不会跳舞,也不会用专业的词来形容,但就一句话,特别美。

    “原来阿婴姑娘认识啊。对了,旁边还有个给拉琴的没头发的老头,拉的两弦琴,特别好听。那满月楼前都是人,我俩很艰难的才挤进去。”小仲依旧兴奋的说,两只手一通比划,一副见了大世面的样子。

    “拉两弦琴的?是莫先生,胖胖的,没有头发,下巴上有一缕白色的胡须。”她也听过的,但只听过一次就不敢再去听了。那莫先生的琴拉的一绝,乐声苍凉枯寂。她那次听到,眼泪就莫名的滚出来了。明明没什么乐感,却被震撼到那种程度,真的很吓人。

    “那老头拉琴,那个姑娘跳舞,整条街都没声音,都在看他们。”小仲极其兴奋,又很可惜,因为人家跳完一曲就走了,意犹未尽。

    “所以,这和你们拎回来这两个食盒到底有什么关系?”双臂环胸,姚婴盯着他们俩,还是没回答食盒的问题。

    小仲看了言责一眼,之后就笑了,“我们挤进满月楼看姑娘跳舞,碰见了认识的人。”

    “呦,谁呀?想必很有钱,原来你们还认识那么有钱的人呢?”姚婴接着问,瞧他们俩自己也心虚。

    “赶紧如实交代,出门在外,哪能随意要他人之物?”东哥略严肃,他们最忌讳这个,谁又能知道这饭菜食物里有些什么。

    “东哥,阿婴姑娘,是孟公子,我们在满月楼碰见孟公子了。”言责终于开口,说了这两个食盒是谁送的。

    “孟公子?孟乘枫。”姚婴一愣,姓孟的,她认识的就是孟乘枫了。

    东哥也挑眉,“孟公子怎么在皇都?”

    “听说是进宫找太医看病的,孟公子看起来好像就身体不太舒服的样子。”小仲插嘴,他观察的还是比较仔细的。

    “他认识你们俩?”这事儿,姚婴怎么不知道。

    “阿婴姑娘,孟公子认识我,在庆江他见过我啊,当时我和姑娘还有大川在一起啊。”小仲开口,能让孟乘枫记住,也的确是很让他吃惊。

    “哦,那他记性挺好的。见到了你,就送你吃的了?”姚婴摇了摇头,原来世界这么小,在这偌大的皇都都能碰上。

    “孟公子怎么可能送吃食给我?是他见了我,就问姑娘是不是也在。我就如实交代说我们是来玩儿的,然后,孟公子就送了这两个食盒。”很明显,是送给姚婴的,他们不过是沾光而已。

    点了点头,姚婴明白了,“对了,你不会告诉了他我们住在哪儿了吧。”

    小仲的眼珠子立即转了两圈,倒是言责有几分羞愧之意,“阿婴姑娘,是这样的。因为路远,孟公子派了自己的马车把我们送回来的,就送到街口那儿。”

    “行了,知道就知道吧。既然饭菜拿回来了,那咱们赶紧用饭吧,都饿了。”姚婴也没再说重话,她并不想将自己家的位置再被其他人知道。

    两个人不吱声了,快速的打开食盒,都是双层的,里面装了五六道菜还有汤和满月楼特色的满月包。

    全部摆在桌子上,姚婴看了也不由叹气,“满月楼是皇都最大的酒楼,说是一道凉盘的价格都够普通人家一个月的花销了。看来,传言不假。”摆拍精美,菜品精致,而且特别香。她在皇都住了三年,只听说过,但从没去过。

    “孟公子进宫求见太医?不知到底哪里不适。”东哥看着那些饭菜,一边说道,他对这个较为感兴趣。

    “反正孟公子看着挺憔悴的,但具体哪里不适,我们也不敢问啊。”小仲想了想,小声道。

    “留荷坞那么有钱,宛南也有名医,他却跑到了皇都来,可能真的病的挺严重的。”姚婴倒是想不出还有别的可能了。在这个时代,有些病是治不好的。

    “派了车马把你们俩送回来,也知道了我们在这儿,如若要来的话,想必明日就会出现。”东哥并不是很想与孟乘枫有太多的接触,毕竟齐雍对留荷坞有疑心。

    “快吃吧。”分了筷子,要言责和小仲坐下,这么多菜若是不都吃了,多浪费啊。就算是味道一般,但看在钱的份儿上,也得吃了。

    四人动筷,尝到了味道,都惊了,真的好吃。

    长碧楼的伙食是特别好的,尤其是身份高一些的人,每日吃的那真叫山珍海味,从不吝啬。

    只不过,如今一比,还是满月楼的好吃。

    姚婴忍不住笑,贵有贵的道理。

    回到皇都的第一天,度过的还算愉快。一共两个房间,姚婴回到自己的卧室,东哥则住在了姚寅的卧室。小仲和言责俩人在小厅休息,皇都清爽的夏日,即便是睡在地上也舒服。

    这一晚风平浪静,一早被外面过街的叫卖声叫醒,那叫卖声还是原来的味道,带着独特的腔调,让姚婴不由感觉好似重回了那三年,每天早晨都听得到。

    小仲和言责起身,两个人洒扫院子,又商量着早饭如何,倒是干的热火朝天的。

    盘膝坐在床上,姚婴披头散发,睡得比较好,也没做什么梦,虽是小脸儿有些晨起的迷蒙,但气色特别好。有些婴儿肥的脸,让她看着像个小包子。

    蓦地,忽然听到了外面大门被叩响的声音,原本发呆的人一愣,下床,缓步的走到窗边。

    将原本开了一条缝隙的窗子打开,便看到小仲去开大门了。

    大门打开,站在外面的是两个劲装年轻人。他们两个人各拎着一个食盒,见小仲开了门,便表达了来意,是奉他们长公子之命来送早膳的。

    长公子?孟乘枫的确是留荷坞的长公子。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