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01、世界真小(二更)
    两个人把早膳送到了门口,小仲和言责这回倒是不敢就这么接受,俩人互相看了看,然后言责快步的跑回了房间。

    “阿婴姑娘,孟公子又派人来送早饭了,咱们要还是不要啊。”隔着门,言责问道。他也知道孟乘枫送早膳根本不是冲着东哥来的,所以,问也是问姚婴。

    “都送到门口了,说不要已经晚了。拿进来吧,别忘了谢谢人家。”关上窗子,姚婴微微摇头,要拒绝也是昨晚拒绝,现在拒绝,岂不是打孟乘枫的脸。

    “是。”言责接令,之后便跑出去了。

    洗漱了一番,姚婴才从房间出来。孟乘枫的人送来的早饭已经被摆在桌子上了,皇都特有的奢华型早餐,估计宫中的早膳也就是这样了。

    “咱们在皇都这几天,若是每日三餐都有人来送,还真是便宜了你们两个了。”本来定好小仲和言责两个人负责一日三餐,因为家里有厨房。昨晚加今早,都不用他们俩动手了。

    小仲露出小白牙,“孟公子真客气,对阿婴姑娘更客气。咱们要是不接受,好像不太好。”

    “若是一直接受,就好了?”这小子,想的还挺多。

    “那也不是。”小仲歪头,反正这事儿也无需他操心。毕竟,人家孟公子的客气也不是针对他们。

    “成了,洗漱一下,然后用饭吧。”这么丰盛,不吃可惜了。

    很快的,东哥也起来了,看到那些早膳,他也没多说什么,但心里也明白是谁送来的。

    “咱们今日想做什么呀?皇都的白天,是没什么意思的。因为那些风月场所都休息了,我以前在白天的时候,都是去卖药材的地方转悠。你们有兴趣么?”吃着饭,姚婴一边问道。

    卖药材的地方,没什么稀奇的,想要什么药材,长碧楼里有的是。

    “算了,看你们也是不想去。那咱们就去那几条主街上转转吧,欣赏欣赏皇都的达官贵人都是怎样出行的。”车水马龙,白天是达官贵人在外‘显摆’的时刻。在那街上扔出去一把豆子,砸到的都是贵人。

    小仲欲言又止,随后看了看言责和东哥,“那不如咱们白天在家里休息吧,然后晚上出去玩儿?”看来,还是皇都的夜晚比较有意思。

    “想去那些风月之地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是不会给你们钱的。”东哥发话,他是个很正直的人。虽说知道这些孩子在这个年纪必然会有这些想法,去那种地方发泄也没什么错。可是,也别想让他拿钱供他们去找乐子。

    小仲不吱声了,他是好奇的,但仅限于好奇而已。若是真给他钱让他去那种地方,估计他都不知道怎么花。

    “快吃吧,若是真想去玩儿,我带你们去。在皇都的时候,我记得好像有一个乐坊特别有名。那个小蛮姑娘,最开始就是在那个乐坊,后来才赎身的。”去看看新鲜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她也没去过。

    “好呀好呀。”小仲立即狂点头,太乌烟瘴气的地方就不去了,去乐坊看姑娘跳舞弹琴,也不错。

    东哥微微摇头,他对这种地方并不是很喜欢,不过,乐坊总是要比窑子好很多。许多文人雅士也是乐坊的常客,而且有的乐坊真是极其高雅。

    不过,乐坊下午才会开始接客,这个时辰,都睡着呢。

    不过回皇都一晚,就摆了四个食盒了,精美值钱。就算到时把这些食盒拿去卖了,都是一大笔钱。

    既然定好了下午去乐坊,上午无事,小仲和言责就在院子里闲坐。姚婴则又开始煮茶,虽是陈茶,若不赶紧喝了,到时真发霉了。

    “这小院儿真是不错,收拾干净了,闹中取静。”东哥还是很享受的,毕竟难得清闲。

    姚婴点了点头,“是啊,虽说宅子不大,也不像是个军中副将会居住的地方。不过,听说我母亲很喜欢这种僻静的地方,所以一直都没有换大宅子。”这都是姚寅说的。

    “在很早的时候,我不过四五岁的年纪,家中便与这里差不多。”东哥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儿时,面上的表情有些许浮动。、

    其实他年纪不大,而立之年而已,只是长得有些着急。这应该不是先天原因,而是因为他受过重创,身体就不好了。再加上时不时的生病,所以显苍老。

    东哥的来历是神秘的,姚婴不知道,不过她也没打算问,长碧楼有掩饰自己来历的传统。而她、、、则是东哥都知道了,所以也没有掩藏的必要。

    两个人在屋子里喝茶闲谈,小仲和言责在外说皇都的一切,昨晚算是出去见识了一番。定好了今天去乐坊,都乐得很,毕竟没见过。

    闲谈着呢,紧闭的大门忽然被敲响,屋子里和院子里的人同时噤声了。

    东哥微微皱眉,“莫不是孟公子又派人来了。”知道他们在这儿的,也就只有孟乘枫了。

    “去开门吧。”姚婴受东哥影响,心中也有几分觉得不能与留荷坞的人走太近的想法。再说,她也知道高季雯在留荷坞做暗睄,总之长碧楼和留荷坞的关系很微妙,走的太近,不是很好。

    院子里,小仲和言责起身,走到门口,打开大门,没想到这次登门的不是来送饭的护卫,而是孟乘枫本人。

    “孟公子。”小仲喊了一声,之后和言责给他请安。

    小厅里,姚婴和东哥站起身,缓步走出去,那边孟乘枫也走进来了。

    有半年多没见过他了,这忽然见到,让姚婴也不由几分惊讶,因为他瘦了好多。一身白衫,随着他走动而飘动,那一刹那感觉他好像成仙了似得。

    他脸色苍白,明显一看就是不舒服,只不过,他看起来更温柔了,大概因为那仙气吧。

    “还在想会不会打扰了阿婴和东哥,如今看来,二位也只是在休息。”孟乘枫开口,他说话声音很轻,中气不足的样子。

    “没错,我们就是在休假。闲来无事,觉得还是躲在这里比较安静。”姚婴看着他的脸,心下几分诧异,不知他到底生了什么病。反正,有些病在这个时代治不好。

    “看来,我还是打扰了阿婴的清净。”垂眸看着她,虽他这么说,但好像也没有什么抱歉的样子。

    “没有。而且,我还得谢谢你送来的饭菜呢。正好我们这里四个都是懒人,孟公子真是他们两个的大救星。”姚婴盯着他的脸,真的是瘦的都凹陷下去了。他那时虽看着也很温和,但是,身上的贵气不可忽视,还是有些压迫力的。

    他的眼睛如今看着,也像被磨平了一样,没有了锋利的棱角。

    “别在这儿站着了,长公子请。”东哥打断他们,请孟乘枫进去。因为他看着真的很虚弱,也不知站的时间久了,会不会撑不住。

    孟乘枫点了点头,便随着进了房间。

    门外,他的随从也跟进来了,他不是空手而来,随从搬进来了不少东西。吃的喝的,还有水果点心等等。

    小仲和言责在院子里跟着忙活,他们原本只是短暂的在这里住一下,如今瞧着好像要过日子了似得。

    在小厅中坐下,孟乘枫似乎对这小小的居室还挺感兴趣的,环视了一大圈儿,他笑看着姚婴,“这里是你家?”

    “嗯,我很有钱的,在皇都买的房子,用来度假用的。”姚婴给他倒茶,说的是真是假。

    孟乘枫笑起来,“我信了。”

    “昨日他们俩回来时说长公子来皇都是因为身体不适进宫求见太医的,不知,长公子可好些了?”东哥发问,他虽说看起来很严谨,但这种问法也暴露出了他的目的来。

    “好些了。不过,提不起力气来。”孟乘枫倒是也没隐瞒,很坦然的回答。

    “那到底是什么病?”看着他,这么近距离看他的脸,真的是没有什么血色。

    “旧疾。二十多年来,一共发过两次病,第一次是七岁的时候。第二次,便是你们离开留荷坞之后。”孟乘枫的确是中气不足,好像他说话时运气都很费力。

    “在下也略懂些医术,长公子这样的病情在下从未见过。不知,长公子可否介意在下为您看看。”东哥说道,这要求,好像有点过分。

    姚婴不吱声,其实她知道东哥什么意思,是想看他生病这事儿是真是假。谎话能说,但脉搏做不了假。

    孟乘枫却是笑了笑,之后伸出自己的手放在桌子上,“请吧。”

    他的手腕朝上,那些血管的脉络痕迹十分明显,所以显得皮肤特别薄。

    手指修长,还很苍白,看着就知他身体遭受了重创。

    东哥立即抬手,两指搭在他脉门,长碧楼的人似乎都会一点儿,齐雍就会一点儿。

    都不出声,姚婴盯着东哥和孟乘枫看,根据她这段时间学到的一些察言观色的本领,她觉得孟乘枫很坦然。

    倒是东哥有些急躁,露出马脚,很容易猜测到他的目的。

    片刻后,东哥才放开手,姚婴看着他,从他表情就看得出,他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