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04、这锅我不背(一更)
    给阿婴姑娘送礼物这事儿,好像是一个谜,因为大家都不知道送礼的是谁。

    不是孟乘枫的人,因为他的人小仲和言责都见过,就算不认识脸,也认得衣服。

    更况且,孟乘枫行事也不会这么夸张,像个暴发户一样,如开屏的孔雀,恨不得展示自己最华丽的一面,让天下所有人都知道。

    那些人送完礼物就走了,根本没来得及问他们是哪个府邸的。

    姚婴翻看了一下那些礼物,绸缎珠宝之类的,反正都是寻常女孩子喜爱之物。

    这些东西一看就值不少钱,只不过,姚婴并不喜欢。

    这到底谁呀?送这么一堆东西来,简直莫名其妙。

    东哥也很忧愁,而且,他忽然感觉好像姚婴走到哪儿都会招来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明明就是个小孩子的模样,可是却怎么总是惹出这种事情来呢?

    姚婴也给不出解释,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送东西的是谁。

    天还没亮就出去的若乔和罗大川在晚上没有回来,他们具体去做什么,东哥和姚婴都不知道。

    他们没有回来,姚婴不由几分担心。而且这次罗大川出楼,金隼也没跟着,因为上头不允。

    东哥也显得有些担心,毕竟就只有那两个人,都是新人,没什么经验。若是出了意外情况,他们或许会拿不定主意。

    有时往往就是一迟疑的功夫,事情就会有千般万般变化,从而功亏一篑。

    本以为他们俩第二天一早会回来,哪想整个白天都没见人。

    而且,这第二天茶馆刚开门,就又有人来送礼物了。

    还是说送给阿婴姑娘,而且今天的礼物比昨天的要多。那礼盒包装的特别大,一大早赶来还没来得及洒扫的小二一通搬运,累的够呛。

    待姚婴和东哥他们从楼上下来,看见摆了两三个桌子上的礼物,俩人都停下了脚步。

    姚婴挑起眉尾,看了看那些礼物,又看了看东哥,她不会是又穿越了吧,什么情况?

    “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东哥站在楼梯上,面色极为严肃。

    “不知是哪个府邸的,反正说是送给阿婴姑娘。还说,礼物送到了,阿婴姑娘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那小二拿着抹布擦桌椅,一边回答。他一小人物,哪认识什么大户人家。

    “是昨天那伙人?”姚婴扶着楼梯栏杆,盯着那些东西,可比昨天多多了。

    “好像不是,穿的衣服不一样。”小二想了想,然后摇头。

    还有这种事儿,姚婴更是一头雾水了。扭头看向东哥,他表情十分严肃的盯着她,“阿婴,你到底又惹到了谁?连续两天,不同的人跑来这里送大礼。这些东西我们不能收,现在必须得退回去。”

    “东哥,别冤枉我成么?我真不知道。”姚婴就差把自己的心挖出来表明立场了,她真不知道,一丝一毫都想不通。

    “唉,这事儿若是被公子知道了,有你好看。”招蜂引蝶,这可不行。公子连闺房之间那些事儿都不让她学,摆明了就是不想让她日后参合这些,这种需要奉献身体的任务也永远都轮不到她。

    “得,您老可别拿公子吓唬我。这要是被他知道了,估摸着得拿我去炼丹。”姚婴摇头,她都没弄明白这事儿呢,真要被齐雍知道了,她可就更说不清了。

    东哥直叹气,趁着小仲和言责下来了,要两个人赶紧把那些东西送到后屋去,碍眼。

    本以为这送礼的事儿不会再有,可谁想到过了晌午就又来了一拨。

    姚婴去方便了,东哥便亲自去了门口,他倒是想瞧瞧是谁没完没了的送礼。

    只不过,那些送礼的人专管送礼,他问了他们是哪个府邸的他们也不说。只是说,礼物送到了阿婴姑娘自会知晓。

    东哥追问了一大通,还是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那些人送完礼就走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少见的被气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东哥真是觉得皇都这些家伙肆无忌惮,仗着有些权势,就什么事情都敢做。

    不过,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纠结这个,因为在傍晚的时候,若乔和罗大川突然回来了。

    而且,罗大川受了伤,鼻子肿的都成了朝天鼻,瞪大了牛眼珠子,气的仍旧想再飞奔出去把惹到他的人都收拾了。

    若乔是硬生生把他给拖回来的,一瞧他那样子,姚婴都乐了,“你可差不多得了啊,都这模样了,还要出去丢人现眼呢。这鼻子,割下来都能吃一顿了。”

    “别幸灾乐祸,那些蠢人就知道跑。若不是小爷看见了巡逻的金卫甲松懈,岂会中招。”罗大川被拽着往楼上走,一边大声喊道。

    “闭嘴吧。”若乔气的捂住他的嘴,他这大嗓门,茶馆外的人都听到了。

    一直把他扯到了楼上去,塞进房间,罗大川一屁股坐在床上,后追进来的小仲赶紧把油灯给点燃了。

    姚婴拖过一把椅子来,坐在床边,一手揪住他的衣领让他距离自己近一些,“呼吸别那么大,肺子都要从鼻孔里飚出来了。我说你可真行,脸这么大,怎么就鼻子中招了?还成,不算严重,最多到时恢复了,也还是这么大。”当外国人算了。

    “没事儿,鼻子大啊,姑娘喜欢。”若乔在旁边略阴阳怪气。

    她这话让姚婴不解,罗大川气的伸腿踢她,但没踢着。

    若乔轻笑,那边东哥连连摇头,这帮孩子,什么都明白。

    罗大川的鼻子不算严重,就是被小小的痋虫咬了一口,如今肿的像猪鼻子,也没影响他呼吸,只是疼罢了。

    姚婴给他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罗大川除了最初叫了几嗓子,后来就没音儿了。

    “你们俩这任务好像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不知明天是不是还得去啊?”只有他们俩,也不知到底是什么任务。

    若乔和罗大川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不轻不重的点了点头,显然任务进行的不是很顺利。

    但,他们俩显然是不太想说,东哥和姚婴也没办法追问。

    就在这时,楼下原本已经关上的大门忽然传来打开的声音,之后一些说话的声音传来,那边小仲和言责迅速的离开下了楼。

    四个人都不语,听着楼下传来的声响,似乎是有人进来了。而且,很快的就有人上楼了,踩踏的楼梯空空空的响。

    看着门口的方向,下一刻,果然有人进来了。

    原本坐着的东哥站起身,“季姑姑。”

    “东哥,您怎么在这儿?”进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挽着一丝不苟的发髻,她的严肃可比东哥严重的多,眼角眉梢都是刻板,像容嬷嬷。

    姚婴也跟着站了起来,还有若乔,她绕过姚婴,走到季姑姑面前。

    “正巧遇上的。”东哥解释,看了一眼若乔,他也没多说什么。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管理方式,季姑姑就是这个风格,他自然是不好说什么。

    “原来如此。我有事需要单独交代于他们二人,还望东哥、、、”季姑姑开门见山,一点儿客气话都不说。

    “好,是我们打扰了。”东哥立即拱了拱手,看了姚婴一眼,之后便走出了房间。

    姚婴也跟着走了出去,临走把房门给带上了,如今她才发觉,东哥这人有多温柔。

    不过,罗大川怎么也成了季姑姑的人了?他那臭脾气,要是季姑姑敢训他,他非得给她表演一番宇宙大爆炸不可。

    两个人顺着走廊往楼梯口的方向走,还没过去呢,就听到蹬蹬蹬跑上楼的声音,之后小仲出现,两三步就到了他们俩面前。

    “东哥,阿婴姑娘,公子来了,在下面后屋。”小仲吞了两口口水,急促的禀报道。

    姚婴和东哥都一诧,没想到齐雍居然是和那季姑姑一同来的。

    对视一眼,随后两个人快步的下了楼。

    一楼,护卫如同站岗一样,十几个人,气势非凡。

    齐雍和言责还有一直守在柜台后的中年男人都不在,东哥深吸口气,之后快步的朝着后屋走去。

    姚婴也跟上,到了后屋门口,隔着帘子就听到那从始至终站在柜台后很少说话的中年男人在禀报,在交代那几乎堆满了后屋的礼盒是怎么回事儿。

    姚婴忍不住翻白眼儿,真没看出来原来那家伙舌头这么长,这两天挺好的,不多话,这会儿倒是没完没了了。

    东哥转身看着姚婴,用眼神儿示意她一会儿不要多说话,就说这种招蜂引蝶的事儿被上头知道了麻烦,还是他来解释比较稳妥。

    随后两个人走进后屋,那中年男人也闭上了嘴。

    而这堆满了礼盒的后屋中,唯一一把椅子上,一个人正坐在上面。腿太长了,那椅子好像都装不下他了。

    倚靠着椅背,他那姿势盛气凌人,幽深的眼眸像安装了两台机关枪在里头似得,看谁不顺眼就一通突突突,全部扫射成蜂窝煤。

    “主人公来了,给本公子解释一下,你要嫁人啊?”看着站在东哥身后的人,齐雍问道。语气倒也不是有多瘆人,但,让听着的人都不由肩膀一沉,好像有一座大山压下来了。

    姚婴看着他,莫名觉得这人不止气势不对,连脸色都不对。他莫非是在别处吃了闷亏,眼下在找人发泄?那她岂不是撞到了枪口上。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