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05、这锅我不背(二更)
    这气氛明显不对,气压极低,空气中笼罩着一股火药的味道。

    东哥上前一步,“公子,这可能是个误会,阿婴都不认识、、、”

    “她没长嘴么?让她自己说。”齐雍眉眼一横,东哥立即就闭了嘴。

    姚婴站在那儿,真觉得自己无辜,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怎么解释啊?

    “这聘礼未免寒酸,需要本公子再给你陪送一些嫁妆么?”他接着问,让人不知该如何回答。

    姚婴看着他,酝酿了半晌,这事儿她还是不知从何说起。因为,她根本就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

    “哑巴了。”他继续道,语气更差了。

    姚婴无言以对,让她解释,他又一个劲儿的说,还让她解释个屁呀。

    东哥朝着她使眼色,让她抓紧了机会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而且每次送来的人好像都不是一个府邸的。”姚婴摇头,她真的想不通,想不明白。她就算在皇都生活了三年,也只认识将军府的人,其他府邸的达官贵人,她不认识。

    “还不是同一个人送的,真有本事。”齐雍笑了,但显然,笑的让人更有压力。

    深吸口气,“因为不是同一个人,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是谁。综合来看,属今天下午送礼的那家人最有钱,送的东西是最好的。”姚婴接着说,她知道的仅此而已。

    “所以,你选谁了?”最有钱的,还是最有心的。

    “我都不知道那些人长得是圆是扁,我选什么呀我选。我解释不清了,不是我的锅我还得背着,我冤不冤啊我。”忍不住翻白眼儿,姚婴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后屋。精神有问题,都说她不知道了,还一通废话,非得让她瞎编一个出来才行么?

    蹬蹬蹬的走回楼上,姚婴气的脸颊鼓鼓,觉得齐雍必定是在别处吃亏,又无处发泄,所以才拿枪乱扫射。

    “瞧你这样子,也没比小爷我的脸好看到哪儿去。”罗大川双臂环胸的站在二楼走廊里,季姑姑和若乔所在的房间房门紧闭,也不知里面正在做什么。

    “少臭美了,我不比你漂亮?算了,谁和你比美。我心烦着呢,先去睡了。”本来是皇都休闲度假的,谁想到碰上了齐雍就影响心情。这假期,过的真是水深火热。

    罗大川却是仍旧面带笑意,看着她进了房间,他脸上的笑逐渐阴险得意,就差咯咯咯的笑出声了。

    一夜过去,姚婴梦里都在骂人,翌日醒来,天都大亮了。

    躺在床上耗了很久,听得这外面二楼也没什么动静,姚婴慢悠悠的起床。希望她一会儿下楼之后,能得到齐雍已连夜离开的好消息。

    洗漱完毕,换上干净的衣裙,从头到脚都是红色,使得她的气色看起来也特别的好。

    走出房间,先环顾了一下这二楼的走廊,空无一人,看来大家都不在。

    弯起嘴角,姚婴迈步从房间里出来,朝着楼梯口走。逐渐接近,就听到下面有说话的声音,她暗叫不好,不会没走吧。

    放轻脚步,她顺着楼梯往下走,在能探头的时候她停下,之后把头探出去往下看,果然,人都在。本来这茶馆也没多大,十几个护卫都在这屋子里,估摸着有客人来了都得被吓跑。

    而且,罗大川也没走,倒是若乔和那个季姑姑不在,不知做什么去了。

    眼睛转了一圈,便看到了坐在那儿的齐雍,而且他旁边的桌子上还堆着一堆礼盒。皱眉看了看那些礼盒,姚婴觉得好像不是后屋堆的那些,似乎,是新送来的。

    不会吧,这一大早的,又有人来送礼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头好大,又觉得自己可能是得罪了谁,这是故意的来害她的。

    缓缓地收回脑袋,她打算回去,这种时候,她觉得自己若是下去,就等于进入了扫射区域,她会变成蜂窝的。

    “下来。”刚往后退了一步,就听到齐雍这一嗓子,她身体都不由自主跟着一抖,退回去的那只脚又回了原位。

    深吸口气,她随后往楼下走,楼下的人除了齐雍都在看她。那眼神儿各有含义,看的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姚婴觉得,如果她此时把赤蛇放出去的话,估计会很爽,谁让他们幸灾乐祸的,尤其罗大川。顶着个猪鼻子,居然还在笑。

    “东哥,今早又有人来送礼了是不是。”下楼,姚婴走到东哥身边,她还是想不通。

    “是。”东哥点了点头,一大早就来了。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是谁。”姚婴再次重申,反正别让她解释了,她也解释不清。

    “别着急,一会儿就知道是谁了。”齐雍转眼看过去,他坐在那儿的样子特别像教导主任,好像下一刻就要抽出教鞭来抽她一顿了。

    “是这样,早上这伙送礼的过来,公子说了,想要娶你,立马过来,家长在这儿呢。”东哥小声告知,所以,一会儿就知道是谁送礼来了。

    姚婴无言,看了看正盯着她的齐雍,她弯起嘴角笑了笑,忽然觉得那送礼的人一会儿不要过来,否则非得被大卸八块不可。

    长碧楼的规矩很多,但,会让最高领导直接出面也是让人诧异。姚婴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捅了这么大篓子么?

    “没事儿傻笑什么?”她这么一笑,反而惹来了齐雍的训斥,她立即把嘴闭上了,然后扭头看着别处。

    东哥也是欲言又止,最后只得抬手拍了拍姚婴的肩膀,让她也别太害怕了。虽说公子现在看起来很生气,不过说不准一会儿也就气消了。

    姚婴抬手捂住自己的脑门儿,转身靠着楼梯扶手,反正她觉得自己可能是水逆,诸事不顺。

    “东哥,若乔和季姑姑是不是出去了?昨天罗大川受伤回来,任务也没成功。”小声问道,也不知若乔到底接了什么任务。和罗大川没成功,最后这季姑姑亲自出马了。瞧昨晚那季姑姑容嬷嬷的气质,估计挨训了。

    “嗯,天还没亮就走了。”东哥点头,若乔是有些功夫的,季姑姑也有功夫。她们两个人出去,倒是也不用担心。

    这会儿姚婴忽然觉得,和自己的管事出任务也挺好的,尤其东哥这么温柔,就是有时絮叨了点儿,那也比在这儿享受齐雍的低气压要强得多。

    暴风雨来临前都有电闪雷鸣,而齐雍这种气压要比电闪雷鸣还让人郁闷。因为所有人都会看脸色,继而制造出更大的气压来,氧气都稀薄了。

    都在这儿等着,终于,茶馆门口来了一队车马,所有人都扭头看过去,那车马豪华,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东哥皱起眉头,这些日子他和姚婴都在一起,他倒是要看看,是谁。

    茶馆外,仆人把下车凳摆好,之后那马车里的人才下来,如同大姑娘一样。

    不过,看这架势就知不是普通人。

    几个仆人先进来了,大概这阵势他们也没想到,进了门口不由有点怵。

    “定太陵庙郎杨大人嫡子杨昭杨公子到。”仆人虽怵,但仍旧是扬高了脖子通报自家主子来头。

    姚婴是满脸问号,这人谁呀?她不认识。

    东哥也一样,他也不曾见过。

    齐雍靠坐在那儿,单手撑着自己冒出胡渣的下颌,听到那仆人自报家门后,他明显的露出一丝鄙夷来。

    一个小小的看陵园的庙郎,在他眼里不过是个芝麻大小的官儿。居然在他面前摆谱,趾高气昂。

    下一刻,那个杨昭公子就进来了。穿着一身华服,捯饬的油头粉面,瞧着起码三十岁往上。

    看着他,姚婴更一头两个大了,这谁呀?她从没见过。

    大概他也没想到这小小的不起眼的茶馆里有这么多人,而且,瞧着架势还不一般。跨过门槛,他也微微顿了一下,随后双手负后,挺起胸膛,更增加自己的气派,“不知哪位是阿婴姑娘的长辈?”

    皱着眉头,姚婴深吸口气,随后迈步朝着那杨昭走了过去。

    她小小的一只,一身红裙,却是不容小觑。

    “你见过我?”径直走到那杨昭面前,她抬头看着他问道。距离这么近,她都闻到他身上那股子熏香味儿了,太浓了。

    “姑娘是谁呀?你是阿婴姑娘的长辈?”杨昭低头看着她,显然也是不认识她,从他表情就看得出,没有作假。

    俩人面面相觑,姚婴缓缓扭头看向齐雍,看吧,这就不是她的锅!

    齐雍也在蹙眉,摆明了此时他也不懂了。

    蓦地,姚婴瞥见猪鼻子的罗大川靠在柜台那儿鬼笑,她脸一沉,随后快步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罗大川,都是你搞的鬼是不是?你给我站住,老子今天非剥了你的皮。”挽起衣袖,姚婴去追往后院跑的罗大川,他哈哈大笑,得意的不得了。

    一直追到了后院,罗大川闪躲的轻松,姚婴几次要抓到他,还是被他给躲过去了。

    站在原地,双手叉腰,姚婴盯着罗大川那得意的样子,“罗大川,咱俩绝交。”

    笑的双肩抖动,罗大川的猪鼻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谁让你出楼都不告诉小爷,亏得小爷最信你。若是不报这个仇,小爷我睡觉都睡不着。”

    “你少废话,这两天把我耍的团团转,又被公子一顿臭骂,心里舒坦了是不是?”早就该想到的,凭他那么八卦,怎么可能一直不问她送礼这个事儿。昨晚他可是一个屁都没放,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事儿似得。

    “舒服了。再说了,你不是挺聪明的嘛,你就没想过人家那些公子哥为啥相中你了?人家相中的是若乔。”罗大川双臂环胸,笑的肩膀还在抖动,可算是解气了。

    翻了个白眼儿,姚婴坐在小马扎上,一边摇头,“是啊,我和若乔站一块,自然是她比较明艳。”前凸后翘,有女人味儿。

    罗大川走过来,边笑边拍了拍她的头,“那些男人,都是在红锦庭碰到的。最初他们以为若乔是红锦庭的姑娘,要纳她做妾。我们急着做任务呢,谁有心情搭理他们。奈何他们像住在红锦庭似得,每天都能碰见。那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我俩潜进去,就碰见了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若乔没搭理他,小爷计上心头,就告诉他若乔叫阿婴,说住在这儿,想要娶阿婴,得送绸缎送珠宝,心意到了才有机会。”然后,碰见下一个公子哥他就故技重施,越闹越大,向多少公子哥散布了谣言,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打开他的手,姚婴恨不得把他脑袋给揪下来,没事儿找事儿,还被齐雍给碰上了。

    恶作剧得逞,罗大川心里对姚婴那点儿气愤也都没了,但还是止不住的得意。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事儿做的最成功。本来就想着给姚婴添点麻烦,让她摸不着头脑而已。谁想到齐雍居然来了,而且他还会为此大发雷霆,简直是意外收获。

    没过多久,东哥就来了后院,他面上也不知是不是笑,只是看到罗大川较为无奈,这个小子简直是不服管教。

    “阿婴,没事儿了,人已经都走了。”说道,想解决一个小小庙郎的儿子还不简单。在皇都这种地方,如庙郎这种官儿,扔出去一个馒头能打着七八个。

    “是冲着若乔来的,只不过罗大川告诉了假名字而已。但,他们也还是知道了若乔住在这儿,不知公子会不会训斥她?”姚婴几分担心,就看今天齐雍那态度,要吃人似得。

    “啊,没事儿。公子说了,若乔姑娘这也算本领,她若是能将收到之物一文不退,又将那几个难缠的家伙都打发了,就给她一大笔奖赏。”东哥笑道,她还为若乔担心呢。

    听到这话,姚婴的脑袋上浮起一个大大的问号,连罗大川都惊呆了,还可以这样的?

    “这双标也双的太明显了吧!齐雍他什么意思?我看着比较好欺负是不是?吃了亏还得从我这儿找、、、唔唔。”东哥捂住她的嘴,让她闭嘴。不找她麻烦还不是好事儿?和公子较劲,愈发吃亏。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