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22、乐趣(一更)
    看着他们俩,这会儿瞧着倒是挺和谐的。一个给另外一个看病,话语还几分担忧,感情看起来还很不错。

    姚婴盯着他们俩,不由得抿嘴。这齐雍看起来是对孟乘枫有疑心,但是吧,也未必全是疑心,还是有些真情在的。

    “无事,老毛病了。三公子如何?很少看到你满身是伤的样子。”孟乘枫微微摇头,他还是很能坚持的。

    “失血而已,死不了。”齐雍微微摇头,他看起来是极度刚强的,已不是刚刚那虚弱的模样。

    “这种寻欢作乐之地,谁又能想得到会是巫人的作恶之处?实在出乎意料。”孟乘枫微微摇头,他本就身体不适,这般长吁短叹之下,看着真是苍白虚弱。

    他们两个坐在那儿心平气和的交谈,姚婴在最初觉得诡异之后,便觉得分外和谐。

    大概因为有一些血缘关系,所以这会儿瞧着还挺像的。

    “公子,我刚刚又去后面看了看。我觉得想让那个迷宫停止转动,就得把外面所有的门窗等等都拆掉。这是个大工程,我一个人可完不成。”这时,罗大川跑回来,大声道。

    “拆了?很容易。”齐雍深吸口气,想要把这里拆了,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那就拆了。只要拆了,里面的一切就都露出来了。里面隐藏了什么,拆开了就一览无遗。”罗大川立即点头同意,这种修的七扭八拐的房子,就得拆了看着才干净。

    齐雍做事干净利落,将一块牌子给了罗大川,要他去某个地方调人。

    罗大川当即就离开了,整个儿脚底生风。

    等人来支援,眼下也无事可做。齐雍和孟乘枫坐在围栏上说话,你一句我一句的,听着倒是和谐。

    姚婴到远处坐着,闭上眼睛开始窥探她的傀儡。

    头疼免不了,既然免不了,她也尽量不去注意了。

    窥探到那个傀儡的视线,他眼下实时所看到的,的确还是和那个小蛮姑娘在一起。当然了,不止他一个下人,还有那些侍女,他们都很慌张,而且那间房子里堆积了很多的包裹,看样子是打算跑路。

    只不过,那个小蛮姑娘有些奇怪,她一直坐在那儿显得焦虑不安,但是又不说话不行动,她想窥探她到底想做什么都不成。

    窥探了好久,视线里看到的一直都是坐在那里焦躁不安的小蛮姑娘。

    姚婴的太阳穴很是刺痛,最后不得不睁开眼睛,停止窥探。

    轻轻地吁了口气,缓解头疼带来的不适。

    “看到什么了?”蓦地,齐雍的声音传来,姚婴随即扭头,这厮也不知何时坐到了她旁边来。

    眨了眨眼睛,她咳嗽了一声,“看到小蛮姑娘了,还在同一个地方躲着呢。我不知道是哪儿,她也不说话,就是看着很焦躁不安。”

    他这满身的血,看着真是瘆人,像大姨妈全身爆发了一样。

    “让她躲着吧,迟早会出来的。”齐雍淡淡的轻嗤了一声,并不着急。这皇都固然大,但,也没有达到人藏在其中就找不着的份儿上。

    “公子,你现在还觉得难受么?你看你这满身的血,真够瘆人的。”姚婴看着他,他这模样真是有点让人担忧。

    “暂时死不了。”齐雍看着她,蓦地抬起一条手臂。

    眼睛顺着他的手臂划过去,姚婴想了想,然后明白了。

    抓住他的手臂绕过自己的脑袋,架在肩膀上,然后用力的把他撑起来。

    齐雍随着她的力气起身,挺拔的身体歪斜,将力气坠在她身上,任她走的歪歪扭扭,他也跟着晃悠。

    回廊本就不大,他们俩像螃蟹似得左左右右。靠在围廊尽头的孟乘枫倚靠着栏杆,一边看着他们俩,浅淡的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姚婴一直把齐雍搬运到孟乘枫附近,才带着他在栏杆上坐下,一手按在他肩膀上,一边长长的吐口气,“公子,你不舒服就好好的待在这儿不要乱动。你有什么需求,就叫我。”莫名其妙的跑到那边去,她还得把他给架回来,他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沉重。

    “有需求,找水来,渴了。”齐雍扬眉,要说需求,他还真有。

    姚婴立即抬手接了指令,“马上来。”转身往厨房走,两条腿儿倒腾的快。

    看着她走远,孟乘枫不由轻笑,“三公子刚刚走过去步伐稳健,也没有到需要人架着扶着的地步。”

    “乐趣。”齐雍淡淡回答,仅仅两个字,却也满载不容置疑。

    很快的,姚婴回来了,一手一个水杯。上了回廊,先递给孟乘枫一杯,之后端着另外一杯直达齐雍面前。

    送到他嘴边,倾斜,“公子请。”

    看着他,齐雍就着她的手喝了两口,“你喝了吧。”

    眨了眨眼睛,姚婴站直身体,拿着杯子,她想了想,然后举到自己嘴边喝了。

    她总觉得齐雍怪怪的,但,说不上怎么怪。就好像,一直在酝酿着什么,可是,又猜不出他酝酿的是啥。

    直觉告诉她,不是好事儿。可这个不是好事儿,也未必是针对她的。

    毕竟,对于满肚子坏水的人来说,他可能随时算计每一个人,所以很难确定他的目标是谁。

    转着手里的杯子,姚婴转到另一边坐下,这罗大川去的可真够久的,还没回来。

    “阿婴姑娘,记得之前我曾提议过,邀你去留荷坞帮忙管理老祖宗那座小岛上泛滥成灾的兔子。待皇都这里的事情解决了,不知阿婴姑娘可有时间过去?”孟乘枫忽然说道。

    “这个、、、得问问我家公子了。对于我们这些部下,迈出去的每一步,都得公子来决定。”鉴于之前几次这位尊贵的且喜怒无常的领导人有过的反应,她还是得把他捧起来才行,捧得高高的。

    齐雍微微扬眉,“累赘,现在再给你个机会,你要跟着本公子,还是跟着长公子?”

    姚婴眨了眨眼睛,这个问题很耳熟啊,是不是曾经听到过?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