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24、奇怪(一更)
    闭着眼睛装睡,她反正短时间内不想再伺候那位大爷了。

    不是不能行走么?那就在那屋里装着吧,别想再骗她过去当‘拐杖’了,他齐雍的拐杖,可不好做。

    齐雍叫了两声累赘,没有得到回应后,便从那屋子走出来了。

    换了一身黑色的劲装,玉带金边,挺拔修长。

    从那房中出来,一个护卫跑过来,向他禀报了后面的‘拆迁’进度,门窗大多已拆卸,眼下就要拆回廊和墙了。

    这听雨苑的院子大部分都是水,因为这些水,待拆了回廊之后,也不知那些水会不会阻碍了机关。

    齐雍无所顾忌,告诉他们尽管拆,拆出了问题,破坏了机关,也无所谓。

    护卫领命,便立即离开了。这边齐雍轻声叹气,随后转身开始朝着空余的房间走。

    一间一间,缓慢的走,最后,在相隔的第三间房里,看到了躺在软榻上睡着的姚婴。

    她原本也只是装睡,可谁想到闭上眼睛不过一会儿就睡着了。即便是后面‘拆迁’的声音很大,可她好似已听不见了。

    走进来,齐雍双手负后,在软榻前停下,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家伙睡得都开始打鼾了。

    齐雍失笑,伸手将她放置在自己身上的玉牒拿了回来。她的手指头动了动,却还是在睡。头歪了一下,也不打鼾了,只是脸和脑袋底下的软枕挤压,她的脸蛋儿跟褶皱的包子似得。

    看着她那样儿,齐雍不由笑,旋身坐下,他微微歪头瞧着她,幽深的眸子被笑意所遮盖。

    抬手,修长的手指在她脑门儿上点了点,她只是皱眉,看起来好似被他打搅了睡眠,心里很不爽。

    姚婴是真的睡着了,并且睡得一塌糊涂。

    外面太阳已逐渐的朝着西山坠落下去,这听雨苑前一天还灯红酒绿呢,今天就被拆了。

    拆迁的动静一直在持续,并且因为拆卸围廊,声音就更大了。

    姚婴终于被吵得醒了过来,眼睛没睁开,却觉得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那种被盯着的,毛毛的感觉,后颈的汗毛在一瞬间竖立了起来,整个人也都精神了。

    刷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光线昏昏暗暗,可见眼下已是傍晚时分。

    扭头,眼珠子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人,刚刚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也消失了。

    晃了晃手腕,也不见赤蛇的影子,看来刚刚盯着她的也不是那个家伙。

    起身坐起来,姚婴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个毯子。看来,真有人在她睡觉的时候来过。能有这种良心的,大概也就只有‘闺蜜’罗大川。

    下了软榻,姚婴缓步走出这房间,出来之后才发现,这听雨苑已经彻底被齐雍占据了。

    院子里都是护卫,姚婴出来,他们见了她,各自点头打招呼。

    大门前后,以及通往后院没有被拆卸的回廊上都点亮了灯笼,除了这边,这院子可以说是一片通明了。

    “都来了。不知后面拆的怎么样了,这一晚能不能完工,否则扰民啊。”走向护卫,姚婴说道。

    “回阿婴姑娘,应当快完成了。”护卫回答,较为恭敬。

    “那就好。对了,我刚刚在那屋睡觉,罗大川是不是进去了?”想到睡觉时被盯着的那种感觉,她鸡皮疙瘩又冒出来了。

    护卫眨了眨眼睛,然后扭头和距离他一米开外的另一个护卫对视了一眼,之后摇头,“没有。”

    “那有别人么?”她接着问。

    护卫欲言又止,之后就低下了头,居然选择了闭嘴不言。

    微微皱眉,看着他这反应,姚婴不明所以。这些护卫,有的沉默寡言,有的极为三八。但,大多无比有眼力,该说的话就说,不该说的话,是绝对不会说的。

    “算了,你们不想说就不说了。”他们不说,姚婴已经差不多猜到了,肯定是齐雍。也只有他,才会让护卫不敢说。

    “对了,阿婴姑娘,东哥回来了,去了书房。”伸手一指,指的是靠近厨房左侧的一间屋子,临近院墙,而且眼下那房屋亮堂堂,显得四周的房屋黑漆漆的。

    “知道了。”东哥带着若乔离开,也不知做什么去了。转身,她朝着那个暂时被指定为书房的房间走去。

    那房间门窗皆打开,走近了便瞧见东哥和齐雍的身影,两个人正坐在房间里说着什么。

    径直的走到窗口,她也没出声,不过,齐雍第一时间就发现她了。

    他靠坐在椅子上,姿势恣意,和东哥那拘谨的模样可完全不一样。

    盯着站在窗口的姚婴,齐雍微微弯起嘴角,随后抬手朝着她勾了勾,什么话都没说,但意思很明白了。

    姚婴看了他一会儿,之后转身从房门走进了屋子里。

    看到姚婴,东哥也不由得微笑,“阿婴,你来的正好,公子可是给你准备了好东西。”

    “啊?”好东西?不见得吧。

    东哥笑的很是骄傲,好像他得了什么大赏赐一样。

    “快吃吧。”齐雍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盒,十分精致。

    吃的东西?莫不是什么满月楼的好菜。

    走过去,将食盒拽到自己面前,看了一眼齐雍,确认一下他是不是在耍她。

    不过,他也根本没看她,两条长腿大敞四开的坐着,一副自己很酷的样子。

    打开食盒的盖子,她眼睛随即就睁大了,甚至不由笑出声来,“好香啊。”

    装在食盒里的不是好菜,而是两半切开的黄澄澄的瓜,那香味儿扑鼻,犹如花蜜。这瓜长得很像香瓜,可是,又不是香瓜。

    她没见过这样的瓜,在那个世界也没见过。

    “快吃吧,放的时间久了,就不好吃了。”齐雍淡淡道。

    “这个,好像很难得啊。给我吃,真的可以么?”这瓜应当是没问题,就算是有问题的话,她吃了也无碍。

    “这是宫中贡品,一共十二颗。这一颗,你吃了吧。”看着她,齐雍轻声道。

    “贡品啊。既然这么珍贵,应该公子吃吧。”好奇怪啊这个人,搞得什么鬼。

    “这种东西,本公子吃了会不舒服。”齐雍微微摇头,一副敬而远之的样子。

    奇怪,太奇怪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