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31、你的虔诚(二更)
    虔诚,哪方面的

    对于唯一的至高无上的领导人的崇拜还是对于一个身份高贵血统纯正,却又甘愿舍生忘死保卫国家的一个男人的敬意

    亦或是、、、、关于之前的暗恋假说

    吃着,姚婴两腮鼓鼓,这好像又是个死亡问题,不能随意回答。

    再说了,楼里的人都在八卦她和齐雍,在他面前不动声色,但可没少在她跟前儿满脸跑眉毛,讨人厌的很。

    她还没想好怎么说呢,就听得蹬蹬蹬有人跑上楼来的声音,抬头看过去,正好护卫也到了门口。

    “公子,快信。”是急事儿,护卫倒是记不得会不会惹怒齐雍的事儿了。再说,他本来也不是公私不分的人。

    床上,齐雍也翻身坐起来,接过护卫递来的快信。手指极快的将信封拆开,他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姚婴看着他,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他这表情,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儿。

    下一刻,齐雍便下床了,起身,行动如风,哪是刚刚那充电一整天开机三分钟的状态。

    “公子,你要去哪儿”举着油爪子,姚婴问道。

    “接着吃你的吧。”齐雍看了她一眼,便快步的离开了。

    齐雍走了,并且带走了茶馆里所有的护卫,他们行动很快,眨眼间便全部都走了。

    姚婴独自坐在这房间里,犹自的举着都是油的手,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长长的叹口气,继续低头用饭,这么多好吃的,不吃岂不是浪费了。

    不过,这么一大桌子,她也终究是吃不完。

    若乔上来吃了一轮,醒来的罗大川收尾,总算是全部干掉。而且,那盅鹿鞭补汤,也落到了他的肚子里。

    姚婴很怀疑他吃完会飚鼻血,毕竟对于他这种吸了迷情熏香梦里都是白云的家伙,根本还不明白泡妞儿是怎么回事儿呢。

    翌日,齐雍还是没有回来,而且也没有任何人回来通知留在这里的人应该做些什么。

    东哥也很担心,并且这里还有个柳襄,总是不能一直待在这儿。

    幸好小仲和言责一直在茶馆里给打下手,等了三天没有等到齐雍的命令,在带着姚婴去见了红锦庭里几个可疑的姑娘之后,便决定先把柳襄带回长碧楼去,一直关押在这茶馆里也不行啊。

    在这皇都,其实倒是比较好行事,因为到处都是熟人。尤其是这几天红锦庭和满月楼被封锁,所有人员都被扣押,他们拿了太子爷的谕令,在刑司来去自如。

    而且齐雍那边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东哥担心会随时有消息或命令送来,便决定要言责和小仲还有罗大川把柳襄先送回去长碧楼。

    罗大川自然不干,他才不做跑腿儿的事儿呢。

    东哥无奈,这罗大川拒绝,他还真是拿他没招儿。

    而若乔、、、负责她的姑姑也不知何时会来,人不归他管,他自然也不好命令她做事。

    愁苦之后,东哥决定亲自把柳襄送回长碧楼,回去还得将她安置好了。

    虽说这柳襄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而且她也不是巫人,但在这皇都的事情没有解决完毕时,还是得让她活着。

    东哥决定亲自押送,罗大川倒是一副得逞的样子,谁也别想指使小爷跑腿儿,他是用来做大事的,跑腿儿这种小活儿他坚决不做。

    临走时,东哥交代姚婴,如若若乔被调走,她必须得控制好罗大川。若是接到了公子的命令,也最好等他回来。他回长碧楼把柳襄安置好,便马不停蹄的回来。

    姚婴却觉得他是多虑了,齐雍都要把她当成米虫了,哪还会让她做什么。

    东哥离开,这茶馆就只剩下他们三人,如同留守儿童,每天无所事事。

    姚婴兜里有钱,馋肉了就去对面买羔羊肉吃,仨人倒是过了几天自由自在无业游民的生活。

    不过,他们不去找麻烦,却不代表麻烦不会自己送上门来。

    小宁王齐屏大概是缓过来了,就满城的找姚婴要报仇。也不知他的人是怎么翻遍了全城,最后找到了他们。

    幸好是他没有直接冲到茶馆来,先是派人过来查探,罗大川看的清楚,那下人就是齐屏身边的。

    没有齐雍在,也没人撑腰,姚婴决定不和他正面对决,躲为上。

    于是乎三个人在齐屏赶来之前逃离了茶馆,虽说不知去哪儿,但不与齐屏正面对决,是十分正确的。

    皇都太大,离开了茶馆,三个人才发现好像也无处可去了。

    这齐屏虽没掌握着什么官职,可是手底下的人却是很多,他们在茶馆都能被他翻出来,若是住到什么酒楼客栈里,估摸着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线。

    姚婴想回自家,可是,有若乔在,若是回了她家,发现姚寅不在,指不定就得引起她的怀疑来。

    心里头在计算着去了她家,她又该如何应对若乔的询问,她对姚寅的着迷,简直是无可理解。

    在皇都密密麻麻如迷宫一样的街巷中穿行,天色暗下来,他们三个仍旧在兜兜转转。

    罗大川和若乔俩人倒是心情不错,说说笑笑,当然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嘲笑齐屏。

    他人手是很多,可是,人多不代表能力大,像他们俩跑的这么快,纵使他有再多的人手,也根本找不到他们。

    逐渐的朝着自家那条街拐过去,很多人家都亮起灯火,有的人家养狗,他们走过时那些狗发出叫声,这种喧闹的平静让人内心很是舒服。

    这陌生的时空,偌大的城池,倒也不是来去无归,毕竟还有一个家可以落脚,身边还有两个人。

    走着走着,若乔和罗大川就不再说话了,而且,两个人的脚步都放缓,最后,停了下来。

    姚婴本来走的就慢,他们俩停下了脚步,她也停下了。

    转着眼睛,分别看了看站在自己两侧的人,“你们怎么了”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下一刻忽的返身向后,犹如长箭被射出去一样,瞬间移到了这条巷子的入口处。

    一个全身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人被揪出来,三个人就此缠斗一处。

    姚婴很是意外,这人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们三个缠斗一起,根本就分不清楚谁是谁。

    她转着眼睛想要分辨,可是根本就分不清。

    把赤蛇放出来,她晃动手腕,那细小的身影咻的钻了出去,直朝着那缠斗在一起的三个人爬了过去。

    姚婴也不停的晃动手腕朝着那边走过去,罗大川的功夫很好,姚婴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若乔的功夫也不错,他们俩配合默契,围攻一人。那个黑衣人辗转腾挪,一时间还真没甩开他们俩。

    就在姚婴走过去距离四五米时,赤蛇也飞了上去,它就像长了翅膀的鸟儿,跃起半空不成问题。

    那个黑衣人反应灵敏,赤蛇小小的身影他清楚的感觉到,身体一矮,躲过罗大川和若乔的攻击,便脚下抹油,迅速的跑了。

    若乔大概真的是和人交手过太多,反应极快,立即追了上去,两个人眨眼间就消失在眼前。

    罗大川慢了一拍也要追,姚婴出声喊住他,“罗大川,怎么回事儿那个人,是不是齐屏的人”

    “不像。刚刚我们就发现,有人在后头跟着。功夫很高,鬼鬼祟祟。”罗大川一抹黏在脸上的发丝,因为刚刚动过武,他整个人显得有些狰狞。

    “一直在跟着我们若乔会不会有危险。”一想觉得不好,俩人立即追了过去。

    赤蛇也跟着若乔追黑衣人去了,罗大川认着脚印,带着姚婴追赶,然后就一路追到了城门。

    这个时辰城门还没关闭,俩人到了城门,还被守兵盘问检查了一番,耽误了不少时间才出城。

    出城便是一片黑暗,漆黑的夜空连星辰都没有,简直是如浓墨一般。

    在这种天色中,姚婴的眼睛基本是作废的,啥都看不见。

    好在罗大川是有用处的,在黑夜中识物,不成问题。

    带着姚婴往外走,下了护城桥,他寻找了一番,便伸手一指,“人在那儿呢。”

    两个人快步过去,果然在路边看到了若乔,她蹲在那儿,看起来有些不太好。

    “若乔,你受伤了”蹲下,姚婴扶住她的双臂,仔细看她,虽是伸手不见五指,但也能瞧得见她不对劲儿的脸。

    “我没事。”若乔回答,一边抬起头来。嘴上说没事,但她的神情却骗不了人,好像很慌乱,却又在极力的隐藏。

    “那个黑衣人呢跑的倒是挺快。”罗大川双手叉腰,极为气愤。而且也不知有什么目的,在皇都里鬼鬼祟祟的跟了他们那么久。

    “这个人好像不寻常,极大的可能是巫人。我必须得去追赶,你们俩回城吧。”她忽的站起来,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若说在长碧楼的身份,姚婴赤衣加身,其实是可以自己做决定的。只不过,因为齐雍似乎是要她做米虫,她反而一直也没什么自作主张的机会。

    而若乔和罗大川则是不行的,必须得有人带领他们才可以,擅自行动,是要受到惩罚的。

    “不行,你一个人怎么可以”罗大川也不同意,虽说他和若乔也没认识多久,但这几天三人在一处,她自己去行动算怎么回事儿。

    “我必须去。罗大川,你保护好阿婴,她年纪小,又没有武功。这会儿公子也不在皇都,若是被小宁王抓到了,不知会怎么对付她呢。她哥哥知道了,必然心疼。”若乔说着,一边抬手摸姚婴的头。她这举动完全是把自己置于某个位置上,像长辈一样。

    姚婴自然觉得她很奇怪,虽说这些天有的时候她也说起姚寅,可也没这么直白。

    “公子不在皇都,的确是没人给我们撑腰。既然你要去追那个人,想要找他踪迹也不容易。这样吧,我们一起去追。我有蛇,闻着味儿找,比你自己瞎摸索要快得多。”虽不知若乔到底怎么了,但她这么想去追那个人,那就一同好了。

    “小爷同意。”罗大川是根本不怕什么擅自行动之后会得到惩罚之类的事情,而且在皇都待着也没什么意思。

    “那就走吧,速战速决。”不等若乔拒绝,姚婴便抓住她的手,晃动另一只手,要赤蛇寻踪追赶。

    他们俩直接做了决定,若乔拒绝的话都没说出来,便被架着离开了。

    顺着官道追寻,但没过多久,便进了山。罗大川和若乔分别走在姚婴两侧,带着她走倒是也不快不慢。

    而且,有赤蛇在带路,方向也只有姚婴搞得清楚。

    在山中穿梭一阵,又穿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田地,就上了土路。这种土路大都是寻常百姓走的,夜里倒是还好,白天但凡有车马行过,无不是尘烟飞扬。

    若乔看起来真的挺着急的,和她在一起这么久,还没见过她这个样子呢。

    姚婴心中疑惑,罗大川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在皇都还是在荒郊野外的,他都觉得差不多。

    姚婴走的两腿发软,但是休息这俩字儿是说不出来的,因为若乔看起来太着急了。

    一路往东走,山林田地居多,村庄也不少。当然了,距离皇都这么近,大大小小的城池也是很多的。

    只不过,那个黑衣人明显是不走城池,专门走荒僻的地方。

    他们路过村庄时,倒是看见了老黄牛,寻思着买一头拉车,姚婴就能歇一歇了。但若乔和罗大川非常鄙视,老黄牛的速度,还及不上他们俩呢。

    没办法,只能少数服从多数,依旧开十一路,反正她是走的连续几天汗流浃背,身上都发臭了、

    有一些地方十分难走,那个人显然是特意走这种路的。

    而且,姚婴也是才知道,大越的东部山这么多,崎岖难行,深山老林,而且,夜里还能听到狼叫。

    他们三个人像是荒野求生一样,跟着赤蛇追踪,过去了七八天,一直没看到那个他们追踪的人,反倒是在深山里迷路了。

    是真的迷路了,因为三个人都不清楚当下身处何地,即便分得清东西南北,也不知自己此时到底在哪儿。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