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50、鬼母(一更)
    那让人失去神智的琴声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姚婴始终不知道。在琴声响起的瞬间,她就被迷惑了,根本就没有感受到那琴声是好听的还是刺耳的。

    问齐雍,他却说没有调子,能听得出是两弦琴的声音。若形容的话,只能说是胡乱拉的,也根本谈不上好听。

    看来,她是没办法去听迷惑人的琴声是什么样儿的了。除了齐雍,所有人都会被迷惑。原本以为以她的体质是不会中招的,但看来,强中自有强中手,巫人中真的有高人。

    “那些在下面接应的护卫在自相残杀,罗大川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我看到你死了。每个人都不一样,这个拉琴的人是如何做到的”往宫殿的方向走,姚婴一边问道。

    “还在好奇呢你最好要祈祷不要再碰见。这样的人,只能死在本公子手里。”因为其他人也根本对付不了。

    “那倒是。”姚婴点了点头,一把琴在手,能够伤害方圆几里地的人。就算没有功夫,怕也是无人能够对付他。

    回头看了她一眼,小小的一个跟在他后头,脸色苍白,真是可怜的很。

    不过,她胆子也是真的大,敢自己下来,好像无所畏惧。

    若不是这次琴声迷惑了她的神智,让她陷入了幻觉,她可能还是不知怕是怎么回事儿。

    “这宫殿,和我幻觉里的差太多了。”到了近前,门哪是什么长方形的,而是那种双扇的大门。大门是木制的,可是很结实厚重,上面还有云纹浮雕,很是精美。

    “幻觉不能当真,不要再想了。”齐雍站在那儿,神色和语气都很冷。

    向前一步,齐雍推开了大门,入眼的,便是一条条迂回的楼梯。很多很多条楼梯,从下面到上面层层叠叠,又好像互相缠绕。这若是不知地形的,走上去非得迷路不可。

    幻觉之中的那些廊柱,刺目的金黄色都不存在。

    抬头往上看,那些楼梯环绕着,一直到高处。那高处,有房屋。

    “上去吧。”齐雍无所畏惧,跟在他身边,也跟着一样无所畏惧了。

    一前一后,踩着楼梯走上去,也不知齐雍走的对不对。但是,他会飞,即便走错了楼梯也无所谓。

    姚婴跟在他身后,一手扶着栏杆,这些栏杆上都有浮雕,精美异常。

    连个楼梯都做成这样,这些巫人真的是活的精细。

    但这个地方,到底是做什么的呢鬼婆的老巢,只有两个鬼婆,算什么老巢还是他们巫人的鬼婆也断代了,所剩无几。

    楼梯弯弯绕绕的,中途时齐雍带着姚婴跳到了别的楼梯上,继续向上,几乎到了半空,那上面的房间也进入了视线当中。

    那房间就好像是悬在半空的,如何固定住的也让人生疑,姚婴猜测应当是下面这些弯弯绕绕的楼梯的功劳,所以它们才能被托住。

    踏过最后两阶,便停在了一间房门前,木制的房间,门泛着灰白色,不知是哪一种木料。

    齐雍稍稍听了一下,之后抬手推开了木门。

    入眼的是一个女性化十足的房间,床幔坠地,还有一个偌大的梳妆台。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这种房间,必然是女人才喜欢的。

    环顾一圈,姚婴叹了口气,随后直接坐在了梳妆台前的椅子上。

    “女孩子的天性,即便是弄成了那副鬼样子,也还是时时刻刻想让自己美美的。”看着铜镜,质量还很好,照人很清楚。

    齐雍环顾了一圈,也没在这房间里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掀起床幔看了看,那小床精致,被褥都是浅紫色的,的确是女人喜欢的。

    走到梳妆台前,齐雍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小人儿,他不由的弯起嘴角,“羡慕这梳妆台”

    “要是有一面更大的,能照的见全身的就更好了。不过公子你看,这些胭脂水粉,好像质量都不错。这说明,这些鬼婆不缺钱,什么都是最好的。”说着,她站起身,走向衣柜。打开柜门,清一色的血红色长裙进入视线当中,排列有序。

    不管是外裙还是内衣,通通都是血红色的,红的刺目。

    上下看了一通,姚婴点了点头,这足以证明鬼婆长得挺吓人,但思维是正常的,爱美。

    “去别的房间看看。”没什么收获,齐雍也懒得在这香喷喷刺鼻子的房间里待着。

    两个人顺着楼梯又进了别的房间,香喷喷的,是女人的房间没错,只不过布置摆设和那个房间不太一样。

    又接连进了数个房间,大致上没什么区别,可看的出都是女人所居住。

    根据衣柜里的衣服来看,这些房间的主人应该都是鬼婆,原来有这么多的鬼婆,可是为何只看到了两个呢还是分次出现的,没有选择并肩携手御敌。

    再向上,那房子就显得孤零零了,一股一览众山小的架势。

    而且,那房子没有安置窗户,尽管这地底下也进不来什么阳光,但是之前所有的房间都门窗皆具,窗纱质量上乘。

    朝着那房间走去,刚抵达近前,就莫名的觉得这房间在往外散冷气。

    这冷气真是让姚婴觉得熟悉,之前那个鬼婆的黑气扑进了她的身体,她也冷了许久。

    齐雍站在门前,迟迟不敢推开那房门。低头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姚婴,“觉得如何”

    “公子觉得里面有人么”也扭头看他,她一只手从披风里伸出来,触到了门板上。

    “没人。”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就进去。”微微歪头,她伸手直接推开了房门。

    房门沉重,并且泛着一股凉气,随着房门推开,两个人同时转头看过去,这房间,好奇怪

    这房间外宽内窄,向里面延伸,而且从上至下都是乳白色的,还有一些起伏的纹路,都是从深处最窄的地方呈放射性蔓延出来,很规律。

    这种房子还真是奇怪,虽是外宽内窄,但空间也很大,这房间有铺设矮床,衣柜镶在对面,还有摆在屋子正当中的茶桌,柔软的垫子。

    “这是深海巨蚌的外壳。”齐雍看了一圈,便知这房间是用什么做的,怪不得这么大的寒气。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