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59、个人律法(二更)
    负责二字纯粹她随口胡说,真要她负责,她拿什么负责呀?

    要钱没有,房车也无,她整个一三无人员,无法对其他人负责。

    冲动之时顺着嘴边溜出来,然后她就后悔了。要是齐雍这厮不要脸起来,真要求她负责,她还真得卖身了。

    他盯着她看,一时之间倒也没说啥。只是眼神儿有点不同寻常,好像在瞅着一个蠢蛋。

    火光跳跃,姚婴眨了眨眼睛,愈发觉得事情搞的越来越糟。

    情商这个东西,她好像很是欠缺。不过也是,她以前也很少和别人聊天,甚至都没有来往频繁的朋友之类的人。

    关于暗慕之事,她以前懒得解释,觉得浪费口舌,毕竟她也没有暗恋齐雍。

    可是,正是因为最初没解释,这个说法好像也逐渐的被传成了真的一样。

    看着齐雍,姚婴觉得,或许应该将以前的误会都澄清一下,趁着他现在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还没张嘴呢,齐雍忽然就伸出了手扣住她两个手腕,然后朝自己的方向拽。姚婴眉头一皱,条件反射的身体向后施力,但她又怎么是齐雍的对手,屁股从木头上挪下去,之后她就跪在地上了。

    双膝跪地,正好面对着他,姚婴看了看自己的造型,又看了看齐雍,他这是要让她求婚啊还是上坟啊!

    齐雍也没想到她会跪在这儿,弯起嘴角,笑了。

    看着他,姚婴叹口气,忽然间就瞧他面色一变。

    单手把她拎起来,他转身面对着进出此处的方向,那里无数次有人往返,已经被开辟出了一条路来。

    与此同时,在各处值守的护卫,以及在砗磲内休息的护卫也都跳了起来。

    抽出兵器,在齐雍前方五六米开外形成一道防护墙,一致对外。

    站在齐雍身后,其实姚婴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很明显,他们听到了什么,而且情势不对。

    齐雍扣着她一只手,手握的很紧,她骨头都要碎了。他手背上的血管都凸起来了,足以见得他此时此刻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

    下一刻,一些动静进入了姚婴的耳朵里,是荒草和树木被撞击和踩踏的声响。这声音不止一道,而是呈扇形的传来,好像有什么成群的东西在朝着这边扑过来。

    忽然间,有人影出现在火光可照到的范围内,“救命!”

    那出现的人大喊一声,姚婴就听出来是罗大川,从齐雍身后探出头往前面看,只见满脸都是血的罗大川抱着个人,奋力的朝着这边跑过来。

    “罗大川。”一看他那满脸的血,姚婴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从齐雍身后出来,却被他给拽住了。

    “他们都疯了,在后面。”罗大川顺着前头护卫的防护中跑过来,大概是力竭,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他抱着的人也滑落在地,居然是小悦。

    小悦穿着花裙子,但是几乎被血浸满了,她下巴上也都是血,双目紧闭。

    “阿婴妹妹,快,救救小悦。”气都喘不上来,罗大川脖子上开了个口子,眼下还在汩汩流血。

    扭头看了齐雍一眼,他这才松开她。快步走过去,单膝跪地,两指置于小悦的脖颈试探,已经没有脉搏了。

    就在此时,山林之中那呼啦啦的声响制造者也都出现了,居然是武迪的手下。

    但他们明显不对劲儿,像没有了神智的野兽,喉咙里发出不属于人的吼声。抵达此处,见了人,他们更是兴奋狰狞,之后便扑了过来。

    护卫立即迎上去,缠斗一处,但他们人太多了,几个护卫都被湮灭了一样。

    就在这时,后面的树林里又追出来一拨人,是赵姑姑和若乔以及前晚回去的护卫。他们大部分满身都是血,一路追赶至此,气喘不宁。不过也没过多懈怠,之后便冲进了战团。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姚婴把小悦从地上托起来让她坐着,从荷包里抽出长针,顺着她的后颈扎进去,一边问道。

    “鬼知道,傍晚的时候,他们就疯了。”罗大川头也不回,也顾不上脖子一直在流血,只是瞪大了眼睛紧盯着小悦。

    咬紧牙关,姚婴迅速的把手腕上的手链摘了下来,“齐雍。”

    喊了一声,原本已冲出去的齐雍回过头来。一个发疯的护卫在他身后攻击,他头也没回,转手就扣住了他的脑袋,只是一用力,便把他脖子扭断了。

    将手链扔过去,齐雍身体向前,一把接住,套在腕间。

    那手链上有个小铃铛,晃动时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其实它发声,只不过人听不到而已。

    晃动手腕,链子上的小铃铛也在动,而那些发了疯一样到处攻击的人也在同时停止了动作。

    这个东西齐雍会用,掌控的很是熟练。只是片刻,那些发疯的人就眼睛一翻,哗啦啦的躺了一地。

    而这边,姚婴的长针扎进小悦后颈之后,她再次开始吐血。不是主动的吐,而是被动的在往外流。

    姚婴一看,那些吐出来的东西不只是血,还有很多成块的物体,夹杂在深红色的血之中。

    立即把扎进她后颈的长针拔了出来,姚婴看向罗大川,看他那表情,她也有几分不忍,“罗大川,小悦内脏都碎了,已经晚了。”

    一听这话,罗大川便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深吸口气,他抬手揪住自己的头发,“都怨我,都怨我。”

    把小悦放下,姚婴看了一眼那边,发疯的人都暂时厥过去了,而赵姑姑还有若乔等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功夫都不差,但能伤成这样,想必都是突然受到了袭击。

    再看罗大川,他双手抱着头,整个人痛苦难言。

    “到底怎么回事儿?”她问。根据情况来看,那些人是被动了手脚。跟随在齐雍身边的护卫大部分都涂抹过她之前在楼里亲手制作的防护药,罗大川也是,寻常的痋蛊不起什么作用。

    而且,根据他们的情况来看,是被蛊控制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小悦她突然在我背后持刀攻击,我不知道是她,就一掌打了过去。没收力,我用了十成的力量、、、都怨我。”罗大川拍打自己的脑袋,打的头发出砰砰的响声。

    姚婴看了看小悦,她根本就活不成了,内脏都碎了,就算她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她。

    起身,绕到罗大川身边,姚婴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用干净的那一面按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一下子划得不轻,还在流血呢。

    小悦是突然袭击,那么就是被人下蛊了。在特定的时间里发作,便开始攻击所有出现在视线内的人。

    只是,小悦是无辜的。

    罗大川低着头,他整个人都被痛苦和悔恨给笼罩了起来。

    拍了拍他肩膀,姚婴起身,朝着那边快步走过去。

    那些昏厥过去被蛊控制的护卫大约二十几人,之前要更多,在来的路上解决了很多。

    他们大部分都受了伤,但好似感觉不到疼痛。

    护卫把他们抬到一处,齐雍蹲在那儿正准备给他们治疗,赵姑姑站在一旁解释此次的事件经过。

    他们也是前晚才回去的,回去之后并没有发现留在那里的人有什么问题。

    就在傍晚,太阳刚刚落山,他们就发疯了。出其不意,忽然之间的攻击,不少人都没反应过来。幸好的是,东哥带走了一大批人出山去城里运送物资了。

    赵姑姑是个狠人,当机立断就是对那些发疯的护卫进行屠杀,根本就没留情。

    之后罗大川抱着那个脑袋不好使的姑娘跑下山,这些发疯的人也跟着跑下山了,速度极快,他们一直在后面追赶,然后就追到了这里来。

    姚婴走到齐雍身边蹲下,看他徒手从护卫的头顶拽出一根细的如同头发丝似得黑线。一指长左右,拽出来之后,护卫的身体就一软,然后闭着眼睛开始小声呓语的喊疼。

    伸手接过来,姚婴仔细的看了看,“这个下蛊的人手艺一般,在会下蛊的巫人中是什么程度,也不清楚。只不过,真是处心积虑,他们很清楚我们在这里做什么。看来你之前说的对,他们是两支,甚至在危急时刻,都不会互相帮助的那种关系。”

    齐雍看向她,他面色不是很好,很显然一直有人在探查他们,很清楚他们的行踪。

    两个人快速的行动,解决掉附着在他们身上的蛊,之后其他的护卫便把他们搬到砗磲里,处理伤口。

    看他们两个人忙完,手臂受伤的若乔才走过来。从怀里拿出装钱的钱袋,递给姚婴,“赤蛇找回去了,而且受伤了。我也不敢过分的碰它,就把它装到这里面了。”

    “没想到它居然找回去了?”姚婴意想不到,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这赤蛇都没踪影,还以为它被那巨蛇给吞了呢。所以,她想弄死巨蛇给它报仇,谁想到原来是误会。

    把钱袋打开,将赤蛇从里面拿出来,它果然是受伤了,从肚子开始,下半截的鳞片掉了三分之二,可怜的很。

    “得休养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它碰见了什么。阿婴,小悦是不是没救了?张叔也死了,是我们连累了他们父女俩。”若乔看向那边躺在地上的小悦,若是知道有今日,他们是绝对绝对不会和这对父女扯上任何关系的。

    “是啊,我们的责任。”姚婴把钱袋放回衣袖里,转眼看向罗大川,他就坐在小悦身边看着她,即便是看不见他的表情,也能感觉得到他的痛苦。

    “你们先休息吧,处理一下伤口。”长长的叹口气,这一次,原本以为赢了一回,但现在看来,根本就没赢。

    和巫人的斗争,也不知何时会到尽头。

    受伤的人被安置好,没受伤的在忙碌,齐雍的脸色很不好,被人当成了螳螂,他心情能好才怪。

    取了很多水来,姚婴又向护卫讨要了几个帕子,之后走到罗大川身边,准备给小悦擦拭一下。她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下巴上脖子上也都是血。原本是个没有忧愁的小姑娘,虽说脑子不太好,可她一直都很开心。

    都是因为他们,她才会遭此劫难。

    罗大川坐在那儿,始终都在看着小悦,他脸上苦痛难掩,眼珠子通红。

    “阿婴妹妹,你能让她活过来是不是?”浸湿了手帕刚要给小悦擦拭,罗大川忽然说道。

    抬眼看向他,姚婴叹气,“能活过来,但活过来的,就不是小悦了。罗大川,这不是你的错,是巫人的诡计。小悦已经死了,就让她安安静静的走吧,活人的执念,最终也只是满足自己,却折腾了她。”他的心情,姚婴能理解。

    在陷入琴声幻觉的时候,看到齐雍死了,她也想过要复活他。就算活过来的是个傀儡,她也想试试。

    可是现在清醒了,就觉得那时的想法很极端,是不可取的。

    看着姚婴,罗大川抬手在胡子拉碴的脸上抹了一把,“我的错。”

    “是我们的错。最初,我们就不该去牵连无辜的人。”给小悦擦拭,姚婴轻声道。

    罗大川低下头,双手盖住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的呼吸声很大,一抽一抽的,很明显他在哭。

    姚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将小悦的脸上脖子上擦拭干净,之后叫来了若乔,用干净厚重的披风把她抬起来裹在里面。

    两个人的心情都很低落,原本小悦可以无忧无虑的活很久的。可、、、生命在此终结,这不幸,都是他们带来的。

    安置好小悦的遗体,姚婴走到火堆边缘用水壶冲洗自己的手,齐雍就坐在对面,赵姑姑和两个身上带伤的护卫在左右两侧,正在说着什么。

    温水把手上的血迹冲掉,她微微抬眼看向对面,隔着跳跃的火苗,天都要亮了,他的脸看起来却仍旧是不明朗。

    背后捅刀,这说明,一直有巫人在他们背后跟着。他们在暗暗的窥视,抓住一切机会下手。

    但时至今日,却不知这跟在背后的人是谁,在哪里。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