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03、可为不可为(一更)
    出了宛南,天气就凉了。队伍时而走官道,时而走山道,来来回回,所以速度也比正常只走官道要快很多。

    而队伍也在出了宛南之后便进了最近的城里换了马匹马车等工具,所有人全部更换了保暖的衣物等等。只不过,就这样的衣物,在汝关郡也是不行的,再往北一些,还是要进行第二次更换。

    好像是因为楼中有赤衣加身者,所以在各地较大的据点都有储备属于她的衣服。当然了,有的尺码有些大,但质量上乘,不影响穿着。

    料子厚重,靴子也很暖和,再裹上披风,基本上也就不冷了。

    这期间,姚婴也算是见了很多驻在外地的长碧楼人员,在这外地,其实比跟随齐雍四处走的护卫要好得多。

    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整日就是闲着,吃喝拉撒有人管,钱也不缺,简直神仙一样的日子。

    姚婴倒是觉得驻外也不错,即便无事可做,齐雍这个领导人还照常的给发工资,多好。

    只不过,正因为这一番停留,她也算是‘大名远扬’了,因为齐雍的一系列‘骚操作’,那些人想不认识她都不行啊。

    他好像也根本没想过遮掩自己的私生活,很是光明正大的到处和她‘拉拉扯扯’。

    他倒也不是那种私下里略显粘腻的样子,很是自然的与她亲近靠拢。但他又不是寻常人,自然引得其他人对他们行注目礼。

    然后,她这个唯一一个赤衣加身的人,就也跟着成为了焦点。

    原本关于她的‘传说’就不少,她那时‘爱慕’齐雍的事儿人口相传,越传越邪乎。

    其实这事儿的始作俑者是东哥,最初是他一厢情愿的认为姚婴爱慕齐雍,不分场合的说教她,导致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最后,连那些驻外的人都知道了。

    所以,她赤衣加身,兴许有很大一部分人都会觉得是和爱慕齐雍这事儿有关系,并非是因为她的真本领,毕竟她看起来年纪很小。

    在所有人看来,资历能力,大部分时候是与年龄有关联的。

    如齐雍这个年纪掌管长碧楼,想必也是用了很多年,他才用自己的能力让他们服气且无话可说的。

    往北走,马车里也不免冷了下来。齐雍有意贡献他的身体来给她取暖,但姚婴拒绝了,毕竟东哥还在呢。她若是独占齐雍取暖,那东哥自己处在寒冷之中多尴尬。可总是不能把齐雍真当成个取暖器,邀请东哥也来取暖,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让齐雍自己温暖自己吧,谁也别用。

    而且,好像正是因为冷,荷包里的赤蛇真的是准备冬眠了。姚婴想把它拎出来耍一耍,可它怎么也不动弹,像一条假蛇。

    将荷包的抽绳拽开,就能看到它在里面盘成了一个蚊香的样子,将脑袋藏在中间,一副不想被外人打扰的样子。

    姚婴觉得若是现在给它弄来一颗血粼粼的心脏,也未必会把它勾起来,实在懒散到极致,却又不能训斥它,它现在还有些脾气呢。

    马车上了官道,走的也顺畅了,姚婴靠坐在那儿也很稳当,看着荷包里的那家伙,她也不由得弯起嘴角来。若是能有幸见到漫天飞雪,她非得把它拎出来赏雪不可。如它这样的动物,肯定从未见过雪景。

    她在那儿专心的研究赤蛇,齐雍与东哥的谈话也不知何时结束了。东哥将身上厚重的大氅裹好,他还是很畏寒的。

    倒是齐雍看着姚婴在那里玩儿,她两只手顺着披风的空隙伸出来,其余全部被包裹在其中,乍一看还以为她是什么天生怪形呢。

    扫了一眼已经把眼睛闭上的东哥,他身体不是很好,长时间的行路他本就很疲惫,刚刚一共聊了没有二三十句,他打了七八个哈欠。

    这会儿不再说话,他眼睛也紧跟着闭上了,身体太差了。这个时节,汝关郡很冷,其实不应该让他跟着去。

    抬脚,齐雍的锦靴干干净净,轻轻抬起,之后便在姚婴的小腿儿上踢了一脚。

    那个原本在盯着自己宠物的人被打扰,迅速的扭头看向他,却瞧见他在若有似无的挑眉,漆黑的眸子似笑非笑,这是闲下来了。

    看了看东哥,他已经闭上眼睛了,但睡没睡着就未知了。

    她无声的警告他不要和自己搭话,更不要动手动脚的,这样弄得东哥很尴尬。

    齐雍却好像根本听不懂她的警告似得,他微微侧颈看她,墨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而在脑后有微微的倾斜,夹杂在里面的青色璎珞也若隐若现。大概是那璎珞的颜色吧,衬得他今日分外的‘青春靓丽’。

    收回视线,她继续和自己的宠物玩儿,尽管它也不搭理她,可也算是个能够解闷儿的玩意儿。

    见她不理自己,齐雍继续抬脚踢她的小腿儿,一下又一下,他有那么一些没完没了的架势。

    姚婴不理会,就当做没感觉的样子,继续盯着蚊香假蛇,同时认为自己不理会他,他一会儿也就消停了。

    只不过,她也只是想想而已,‘无聊’的人又岂会消停下来。

    见她不理自己,他兀自踢了她一会儿之后,就忽然间起身,眨眼间挪到了她旁边。

    伸手,把她手里的荷包夺走,在他手里转了一圈,抽绳就抽紧了。随后,他把荷包重新扔到了她手里,“既然它睡着了,你还总是摆弄它做什么?本公子不比它长得顺眼。”

    叹口气,把荷包重新挂回腰间,姚婴把披风拢紧,然后就转头盯着他看。

    她看的可谓聚精会神,眼睛都不眨,乌溜溜的眼珠子像是随时会飞出来一样。

    齐雍微微垂眸的和她对视,马车在行走,她这会儿却极其稳定。

    “说话呀。”她也不吱声,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在欣赏顺眼的你啊。”她和动物玩儿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不用说话,既然他有信心觉得自己长得比赤蛇顺眼,那她就欣赏一会儿。当然了,如果要她还得边看边说话,那还是和赤蛇玩儿更省力气。

    闻言,齐雍也稍稍变换了一下坐姿,正面对着姚婴,侧着身体,寻找到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之后也一动不动了。

    他这摆明了就是任她观瞧的意思,他对自己真是有自信,根本不会觉得自己在外形上会有什么不得见的。

    两个人对着看,她看着他,他看着她,各自一动不动。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莫名的,似乎生出了一股想要分胜负的念头来。谁先移开了眼睛,也就是输了。

    这种较量,还真不是由谁先提出来的,就是无意间的,达成了共识一般,谁也不想认输。

    姚婴对于这种较量是有自信的,拼力气她不行,可这种可以静止的较量,她很在行。

    动也不动,齐雍漆黑的眸子逐渐的开始撑不住了,可是,眼前这小人儿却分明还能支撑许久的样子。她面无表情,又显得懒洋洋的,看起来特别的想让人抽她一顿。

    姚婴忍不住的想笑,就他,根本不是她对手。

    蓦地,齐雍忽然薄唇一动,朝着她的眼睛吹了口气。

    姚婴条件反射的闭眼睛,那边齐雍就笑了。抬起双手,捧住她的脑袋晃了晃,“你还嫩着呢。”

    被他摇晃着脑袋,姚婴无言以对,闭着眼睛任他摇晃。是啊,论卑鄙无耻,她还比不过他。

    见她也不吱声,齐雍微微歪头凑近了看她,她还闭着眼睛呢,也不知怎的一脸的生无可恋。

    “生气了?”捏她的耳朵,他一边低声问道。

    “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儿生气。”以为她是他呢,那么小心眼儿。就是忽然觉得他们俩很无聊,比什么瞪眼睛啊。

    他手掌很长,落在她头上,能轻易的把她的脑袋给罩住。

    也许是因为她太娇小,也能轻松的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搓圆揉扁。

    “我看你这几天好像也没见什么人,孟梓易和高季雯,有没有突破高卫将军的防线,跑到塞外去。”她也不挣扎了,任他摆弄她。

    他这些天看起来真的很清闲的样子,除了白日行路,与东哥闲谈或是吵她之外,也没别的事情了。

    “那边有人盯着。”路途遥远,即便是日夜兼程,也需要很多时间。有些事情,自然得交给别人去盯着,他无法做到只手遮天。

    微微点了点头,虽说她和高季雯不算有交情,但,心底里还是有那么几分关注的,总是想知道她情况如何。

    再说,死心塌地跟了孟梓易那样的男人,结果也应该提前预想到的。

    大概真是天命吧,明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就得想到会有那么一天。

    看着眼前的人,虽说两人有些差距,并且中间还隔阂着一些事情。但,总的来说,他不算不可为。

    抬手,姚婴在他的喉结上摸了摸,之后便笑了。

    终于看到她笑出来,齐雍似乎也放心了,胆子更大一些把她拥入怀中,抱紧。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