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20、约定(二更)
    做了约定,齐雍便开始认为之前那幅画不是很完美,须得上色,才能展现出姚婴独一无二的疯癫精髓。

    姚婴没意见,作为一个‘工匠’,他有精益求精的态度,是好事。

    再说,有个御用的画师,她还得再想想如何做模特。

    只不过,她的热情也只是燃烧了她一时,之后热度就自动的减弱了。窝在摇椅里翻看那些旧日典籍,倒是齐雍写写画画。看得出来,如若他是个闲人,他怕是整天做的也就是这些而已。

    他是绝对不会像齐屏那样整天的在街上招猫逗狗,四处招摇,若是细想,他可能本性是个内敛沉寂的人。但,身在长碧楼,内敛和沉寂是最没用的。

    白日里翻看那些典籍,夜里,姚婴就跟着齐雍练字,学习反切阴符。

    复杂的东西,齐雍都记在脑子里,有他带领,姚婴学的还是很快的。

    烛火明亮,姚婴端正于桌边,齐雍站在她身后,倾身,两条手臂将她环在当中。

    一手撑着桌子,另一手则握紧了她的手,带着她练字。

    姚婴执笔的姿势不对,同时臂上力气不足,毛笔的笔尖柔软,所以她写出来的字是颤抖的。

    齐雍握着她的手写,她果然不颤抖了,但却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姚婴哪怕自己写的字,也开始模仿起齐雍来。

    她不是有意的,只是一直被他带着写,她成惯性了。

    “自己写几个字看看。”齐雍松开手,却依旧悬在那儿半环着她,盯着她的手。

    姚婴还是很认真的,一笔一画,她手腕上用劲儿,而且那用劲儿的幅度和齐雍是一样的。

    自己写完整了一个字,姚婴看了看,之后向后仰头去看他,“怎么样?进步多了吧。”

    齐雍撑着桌沿,看着她写出来的字,随后几不可微的颌首,“好多了。”

    “师父教导有方。”姚婴继续低头写,齐雍却是忍不住笑,这话他爱听。

    看着她小心又谨慎的落笔,就像刚刚学习写字的小孩儿。但大户人家七八岁以上的孩子,写的字都比她好。

    “齐雍,你看我写的字是不是和你的字很像?待我学成了,就能冒充你发号施令了。”她觉得写的很像。

    齐雍发出一声嗤笑,“好啊,就等你学成,看看与我的字能有多少分相似。”很难。

    “我若到时真的和你的字一样,你可别吓着。我就冒充你,发一个解散长碧楼的通告,看你怎么收场。”她边说边笑,已是想象到了那个画面,非得给他找个大麻烦不可。

    齐雍扬了扬眉,根本就没把她这话当回事儿,不过还是拍了拍她肩膀,“若真有被你耍了的那一天,我也认了。”那说明她是学成了,作为师父,还是满意的。

    “这么大气?”不太符合他平日里的行事作风啊。

    “本公子就不能大气了么?”微微偏头,在她的耳朵尖儿上咬了一下,姚婴立即缩头躲避。

    “不要烦我,你去那边坐着。”她显出几分烦躁来,他距离她太近了,不说其他,单是他的呼吸都对她造成了影响。

    “卸磨杀驴!”齐雍摇了摇头,刚刚还说他是师父呢,这转眼就嫌弃他碍事了。

    想要让她主动顺从又乖乖的,真是比登天还难。

    起身,他也是没办法,谁让她如此别具一格呢。独一无二,这世上再也找不着第二个了。

    走到对面坐下,看着她在那儿低头认真的样子,似乎真把他给忘了。练字能练到如此忘我的境界,其实是好事。

    只不过,他又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爽。

    他看书,她练字,这房间里寂静无声,偶尔的能听到远处巷子里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如此安然休闲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

    齐雍也在这半个月里,给她当了好一阵的师父。同时,宫里那些封存起来的典籍他们俩也看的差不多了。

    即便只是过去了半个月,这皇都的气温就回升了许多,在这儿是没有什么春寒乍暖的,因为皇都的天气就这样。

    倒是这个时节,北方依然会很冷,想必还是满眼白雪呢。

    在皇都迎来春雨的时候,一只巨大的大鸟忽然出现在这小院儿的上方。

    它忽然之间出现,那么大一坨,明摆着会很引人注意的,但它忽然出现,倒是院子里的人都不曾提前发觉。、

    它在这小院儿上空盘旋,转了一大圈,才忽然的俯冲下来。

    那宽大的翅展扑腾的雨丝乱飞,落在院子里,收起翅膀,傲慢无比。

    一直坐在门口的人微微歪头看着它,随后姚婴就笑了,“胖成这样也能飞得起来,我也真是小瞧你了。”

    “楼中伙食太好了。”齐雍在旁边,他坐着的是一把新摇椅,他身体长,那摇椅的尺寸也特别的大。

    两个人在这之前在看书,这会儿眼睛都从书本上撤开,看着在蒙蒙细雨中依旧雄壮不凡的家伙,它的羽毛像是打了蜡一样,落在上面的雨丝簌簌的滑落下去,不曾停留。

    因为它的到来,赤蛇也从姚婴的荷包里爬了出来,许久不见,它一出现就闻着味儿了。

    顺着她的裙摆爬下去,爬出房檐下,就朝着金隼过去了。

    金隼则在同时炸开了脖子上的羽毛,这么久不见,见面还是掐。

    姚婴不由弯起嘴角,它们掐架她也喜欢看,并且不会干预。

    “还真是随主人。”齐雍淡淡道,不论是这蛇还是那鸟,都像姚婴,对谁都各种不服气。

    “是么?像我也对,毕竟是我养的。”微雨丝丝,它们两个在院子里头一个翘起上半身张嘴吐蛇信,另一个炸毛发出威胁的声音,好像随时都会开战。

    按理说,如金隼这种生物,是吃蛇的。

    但是,它还真不敢吃了赤蛇,它太毒了,吃了可没好果子。

    就在这时,大门被敲响,那两个家伙也立即同时转头往大门的方向看。

    护卫从厨房那边跑出来,绕过占据院子的那两个家伙,一路的奔到大门口。

    任是谁看见了那两个家伙,都得避开很远,它们俩瞅着太诡异了。

    大门打开,站在外面的是两个人,各自举着油纸伞,但可能因为长时间的在雨中走动,衣服下摆都湿了。

    出现在门前的正是去接金隼的罗大川,还有若乔。

    两个人走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房檐下的姚婴和齐雍。

    看到齐雍时,若乔明显面色一变,微微垂眸,她把雨伞收了,之后和罗大川一前一后的进了院子。

    姚婴站起身,真是没想到若乔会跟着罗大川一同来皇都,自从上次和她分开,也不知她都去做什么了。

    “冒雨前来,看来这一路你们都没停下来呀。”也真是佩服他们两个,一路上还得顾及那只终于出来放风的鸟儿,居然还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是当然,这一路上农田都开始耕种了,可把小爷急坏了。”他还惦记去北边瞧瞧呢。

    走过来,到了齐雍面前,虽是他一向不拘小节,但这会儿该守得规矩还是一样没忘。

    给齐雍拱手问安,又不忘说明自己完成了任务,把金隼给带来了。

    若乔也走到齐雍这儿给他请安,规规矩矩,也挑不出任何的问题来。

    齐雍几不可微的颌首,他此时已不似与姚婴单独在一起时的轻松姿态了,漆黑的眸子看起来讳莫如深,让人很有压力。

    姚婴站在一边,视线在若乔的身上来回,也不知她这段时间都做什么了。

    她以前是很明媚的,只是当下瞧着,却尽显沉默。

    “很好,比预计回来的时间要早了三天。”齐雍自然做过预估,只不过,罗大川看起来真的很着急去北边,这么快就回来了。

    罗大川一笑,还以为是在夸他,笑的得意。

    “主要是这鸟,好不容易出来了,九头牛都拉不住它。害得我和若乔俩人一个劲儿的追它,累个半死。诶,要说它也是有灵性,它飞吧,也没乱飞,就往皇都的方向跑。我觉得,它是知道阿婴妹妹在这儿,找她来了。”这话说的不无道理。

    姚婴也轻轻地点头,的确是有这种可能。

    “连日来辛苦了,去城中客栈落脚歇息吧。”齐雍淡淡道,这就赶人了。

    “公子,你看我们吉祥三宝也聚齐了,眼下也算开春了,不知我们何时能启程北上?”罗大川惦记这事儿,惦记的很。

    “北方开春还需要一段时日,过些日子再说。”齐雍再次掐断了罗大川想当即就走的想法。

    “我手头上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处理完,待我处理好了,咱们便启程。”姚婴开口,算是解了围。

    罗大川点了点头,“好,那就等你了。”

    随后,他和若乔两个人就离开了,再说,齐雍赶人了,他们俩不走也不行啊。

    若乔看起来好像有话跟姚婴说,姚婴也看出来了,便说送他们出去。

    细雨还在落,姚婴撑着伞,和罗大川若乔缓缓的走出了大门。

    路过金隼,它还特意的跑过来蹭一蹭姚婴的腿,赤蛇见状嗖的爬过来,沿着姚婴另一侧的裙摆一路爬上了她的胳膊。

    懒得理会它们俩,走出大门,顺着台阶走下去,因为下雨,这街巷的地面都有些泥泞。

    “阿婴,你哥他、、、”若乔撑着伞,回过头来看向姚婴,迟疑道。

    “他可能有自己的事情吧。”姚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如此说了。只不过,她们俩又都是心知肚明。

    若乔微微垂眸,那边罗大川也欲言又止。其实,他听过很多次姚婴和齐雍的对话,关于她哥、、、他依稀的知道那么一点儿。

    只不过,不该说的他也不会说,嘴还是能闭的紧的。

    “我知道了。好了,回去吧。有事情,到时咱们北上的时候再说。”若乔笑了笑,之后便撑着伞和罗大川离开了。

    若乔心里压了很多事儿,在鬼岭那里她认出了姚寅,姚寅也知道。

    但是,眼下也没捅破这窗户纸,姚婴也不打算说太多。

    姚寅的任务很危险,不和他沾边,是最安全的选择。

    装糊涂吧,什么时候装不下去了,再说。

    看着他们俩离开,姚婴也不由得叹口气,随后转身回了小院儿。

    把大门关上,这里又恢复了清净,落雨在伞上,发出让人心痒痒的声音。

    金隼仍旧试图接近她,看起来真的很想念似得。缠在姚婴手臂上的赤蛇却昂首张嘴的警告,小霸王一样。

    走到金隼身边,姚婴摸了摸它的头,它又长高了一些,如今已高过她的腰际了。

    这么大一坨,却还要撒娇,也的确是年纪小。

    “你们又有什么秘密要商谈。”蓦地,坐在房檐下的齐雍问道。

    转眼看过去,白色的纸伞下,姚婴看起来也像是一朵绽放的花儿。

    “哪有什么秘密?无不就是想避开你我们单独行动,有你在,都得听你指挥,没自由呗。”这也不算是瞎编,他得认清他自己,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的。

    漆黑的眸子浮起冷色,鼻子里发出一声淡淡的冷哼,“不如,你们划出一亩三分地来自立为王?”

    “那倒是不成,没有齐三公子的英明领导,自立为王也是草头天子,活不过多久。”摇头,她一边走过来,到了房檐下就收了伞。

    听她吹捧溜须拍马,还是比较顺耳的,因为她没那么夸张,说的又有理有据的,让人心情好。

    “你们三个人想单独北上,我倒是也不反对。他们两个人好歹功夫不错,又比较听你的话。只是,你们不许去塞外,那时你也见到了,那些‘小东西’都汇聚在那儿,你们若去了,便会没了性命。在雁城玩一玩,不能再往北了。”齐雍此话不亚于警告,他们若是不听话,那么往后就别想再汇聚一处厮混了。

    还什么吉祥三宝?真会给自己贴金、。

    他能这般直言的答应,也着实不易,姚婴点了点头,“好。”她和他的约定可越来越多了,她会尽量遵守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