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25、掇幽芳而荫乔木(一更)
    短暂的停歇,随后两个人便再次启程。黑夜浓重,这郊区更是又黑又残破。

    再加上那些荒草和树木之类的东西做阻挡,真有一股落荒而逃之感。

    姚寅抓着姚婴的手腕,他在前方畅通无阻,这黑夜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带着她在这一片废墟之中穿梭,这郊区原来有很多的草房,但如今没有人住,有一种鬼城的感觉。

    蓦地,姚寅前行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姚婴也一诧。

    还未有动作,姚寅松开了她的手,身影朝着左侧的荒草丛跃过去。于此同时,那片荒草丛后也忽然跳出来一个人,速度亦是极快。

    两个人于半空之中交汇,随即便交手。太黑了,姚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一些人为制造出来的风声。

    好似也没过几个回合,就听到一声特别的结实的挨打声,之后响起一道闷哼,而且好像不是个男人的声音。

    “田天娇,不要再跟着我。再有下次,绝不是一掌这么简单。”姚寅落地,随后沙哑发话,他知道这忽然蹦出来的人是谁,并且还没有留情。

    田天娇是若乔的本名,闻言,姚婴也一诧,随后举步朝着他们俩所在的方向奔过去。

    “姚寅,你疯了吧!你不能把她带走,你根本就不知道她在齐雍那里是什么样儿的存在。她若不见了,齐雍必然会连你们兄妹俩一同通缉。他可能舍不得杀死大壮,但肯定会杀了你的。”若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姚婴从姚寅身边走过去,顺着她的声音找到了她在什么位置。、

    依稀的能看到她好像是倒在地上,她蹲下,摸索到若乔的手臂,她却使劲儿把她的手甩开。

    “你也疯了是不是?你明知道齐雍是什么样的人,怎么还能和姚寅一同欺骗他。大壮,咱们根本不是齐雍的对手,你背叛他,你真的会死。但我不怕,从进了长碧楼开始我就没想过会安生的活到老。你赶紧回去,我跟你哥走。不管去做什么,我陪着他。”若乔真是不明白他们兄妹俩怎么回事儿,怎么就听不懂她分析的这些道理呢?

    除非他们俩打算以后此生都不再踏足大越,就在塞外待着了,那齐雍可能会抓不到他们。

    但,只要回了大越这片土地,这就是齐雍的天下啊。

    根本就逃不过他的手,会死的很惨的。

    “我们家的事情无需你关心,赶紧回去吧,管好自己。”姚寅依旧冷淡,他好像对若乔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以前可能或许只是认识的关系,但现在好像把之前的‘认识’都忘记了。

    “哥!”姚婴阻止姚寅说话如此冷漠伤人,若乔完全是担心他们俩,尽管她什么都不知道。

    “若乔,我和我哥不是去做你想象的那种事,也的确是我们家的事,这事儿不能交托给其他人。你放心吧,我们没有背叛齐雍,更不会让他通缉我们。”重新抓住她手臂,忽然感觉她好像在颤抖。

    手顺着她的手臂往上摸,她身体发凉。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姚寅打她的那一掌,才导致她在发冷。

    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裹在她身上,“哥,若乔在发冷。我们不能把她就这么放在这儿,她受伤了。”他也明知道若乔没恶意,干嘛还出手那么重。

    姚寅却是连回应都没有,好似根本不关他的事儿。

    扶着若乔让她站起来,姚婴觉得最起码把她送到有人家的地方,而且,得确保她不会和别人透露这件事。

    当然了,涉及姚寅,她肯定不会多说话。而且这段时日,姚婴觉得她肯定和姚寅私下见过,否则刚刚的语气也不会那么焦急生气,她必然是认为姚寅劝也劝不听。

    更重要的是,得打消她非要跟着姚寅的念头才行,也不知该不该和她说实话,一时间姚婴真是陷入了纠结当中,她还从没这样纠结过。

    “你们兄妹俩就不要骗我了。大壮,你必须得想清楚了。你若是此次真的跟着你哥走,从此后,你和齐雍的关系就再也不似从前了。”若乔被扶着,却还是在心急劝慰。她看得出齐雍喜欢姚寅,姚婴也不烦他。但如果两个人之间心生了嫌隙,接下来必然如鲠在喉,再也不会两情相悦。

    姚婴和她的情况不一样,她根本就不在乎会不会被齐雍认定为背叛。

    她心中所爱的少年,变成了这幅模样,有时看着齐雍,她真想杀了他。

    “不要说话。”蓦地,姚寅忽然说道。

    姚婴和若乔同时噤声,也在同时,姚婴荷包里头的赤蛇在扭动。随后,它就顺着荷包的边缘爬了出来。

    “有人来了,走。”姚寅似乎感到了什么,下一刻,他迅速的转到若乔另一侧,单手扶着她,快速的离开原地。

    跟随奔波,姚婴其实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她可以根据赤蛇的行动而做出判断,的确是有人来了,且来者不善,不然它是不会这样的。

    迅速的在这片废墟之中奔走,前方山根下出现一个破庙,再往后便是一片矮山。

    想跃上矮山倒是容易,只是能听得到四面八方有脚步声传来,上了矮山反而更容易被发现。

    姚寅当即带着两个人进了破庙,若乔因为硬生生的挨了姚寅一掌,眼下还在隐隐的发抖。她的手都冰凉的,姚寅这一掌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留情面。

    破庙很大,但是里面倒塌的也不成样子,这里姚寅好像来过,所以极其的轻车熟路,带着两个人绕过地上那些倒塌的泥石像之类的东西进了后殿。

    后殿的墙塌了一半,能直接通向后面的树林。

    他没有带着他们俩顺着那倒塌的窟窿去往后山,而是直接绕到了后殿左侧的一排泥石像,这是以前供奉的一些神像,尽管眼下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神了。

    某一个神像后有一个低矮的暗柜,姚寅迅速的将那暗柜的门推开,之后反手就把姚婴扯了下来。

    “哥,你干嘛?”姚婴的力气根本就不及他,再加上本身长得纤细娇小,很容易的就被他塞进了那暗柜之中。

    她的姿势是坐在那里的,但这里又十分狭窄,她被塞进来,就已经满了。

    “外面的人是冲着我来的,你藏在这儿不要出来,我自有办法去处理。”他很明显是知道些什么,只是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等着他,这就说明他之前的动向一直都被察觉。

    既然如此,也只得将计就计,否则过不去这一关。

    “若乔怎么办?”若乔眼下就靠在那泥石像旁,裹着她的披风,还在隐隐的发抖。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我有功夫。”若乔回她,冥冥中,她隐隐的猜测到姚寅的内心想法。

    姚婴却不觉如此,她挣扎想要出去,外面人再多,他们三人也未必不是对手。

    “听话,我跟你说过,只有你和她是我的私心。此次顺利度过,我会再来找你。”姚寅忽然倾身靠近暗柜的入口处,用很低的声音叮嘱。

    姚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便猛地出手,重重的敲在她的侧颈上。

    也在那同时,姚婴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姚寅动手把她更往里塞了塞,之后关上了暗柜的门。

    起身,他转眼看向若乔,黑暗当中,若乔能清楚的瞧见他的眼睛。

    他尽管和以前不一样了,但还是她心中那个带着明媚阳光向她走来的少年。

    弯起嘴角,她轻轻地笑了笑,随后把这披风的兜帽拿起来罩住头,“我跟你出去。”

    此时此刻,能听得到这破庙门口已被人围住,根据声音来判断,不下五十人。

    姚寅只有眼睛露在外,他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之后抓住了她的手,便一同走了出去。

    姚婴被敲晕,姚寅那一掌用了很大的力气,她在昏迷之中还在疼痛,可是却根本醒不过来。

    昏迷当中,她也不是毫无所觉,隐隐的好像知道自己是被打晕的,也想奋力的醒过来,身体和大脑都不太听使唤。

    她在这其中浮浮沉沉,一直在挣扎,根本不知过去多久,隐隐的手一痛一痛的。

    起初只是一点点疼痛而已,但之后那疼痛逐渐扩大,发展至整条手臂都在痛。

    她也终于因为这蔓延而起的疼痛从那如同泥沼一般的晕厥当中挣脱了出来,睁开眼睛,肩颈和手臂的疼痛险些让她把自己的舌头咬破。

    下一刻,滑溜溜又冰冰凉的东西缠上她的手腕,一直在转动着身体,是赤蛇。

    手臂的疼痛是它所致,它咬了她,所以才会这么疼。

    它很毒,虽说毒不死她,但她到底也是有正常血液循环和敏感神经的,疼痛避免不得。

    这里一片漆黑,回忆也瞬时涌上心头,姚婴立即抬手去推那堵住这暗柜的木门。

    木门其实并不结实,甚至边角还露了一个窟窿,而赤蛇就是顺着那儿爬进来的。

    推了几下,那木门终于被她推断,光线从外面洒进来,天好像都亮了。

    她疼的不得了,甚至这颈侧的疼痛让她无法正常的直起脖子来。

    手脚并用的爬出去,她一边大口的呼吸,在那里面时间太久,她身体都麻痹了。爬出来,又一头撞到堵在前面的泥石像底座,撞得她眼前发黑。

    不知姚寅和若乔怎么样了,她十分心急,愈发想昨晚之事就觉得不对。

    扶着泥石像站起身,她往前面看了看,眼下的确天亮了,这后殿坍塌的不成样子,外面的光线从那破窟窿里泄进来,都能闻得到树林和荒草散发出来的独特的气味儿。

    根本就听不到人声,她从这后殿往前面走,在通往前殿的转角处听了一会儿动静,静悄悄的。

    举步走到前殿,破烂一片,什么都没有。一直到门口处,才依稀的看到了这外面的荒草间有痕迹,看起来,好像有过打斗。

    往远处环顾,却依旧是没有人影,这里昨晚应当来了许多人,但这会儿又都走了。

    姚寅随着他们走了,情况不知会怎样,但他说,如果顺利度过,他还会来找她。

    那鬼母有了身孕,也不知被他安置在何处,他也没说有几个月的身孕了,若是近期就会生产,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小孩子如何存活?

    姚婴心中怎能不急?

    而且,昨晚还有若乔呢?

    若乔又被藏到哪儿去了?她昨晚受了伤,情况不是很好。

    “若乔?”她不敢太大声,只得小声的轻唤。

    也或许是她声音太小,根本就没人回应她。

    手臂的疼痛让她想起了那个家伙,低头往手臂上看,她的手都变成紫黑色的。

    这赤蛇真是有毒,手上被它咬了好几口,好几个黑色针孔一样的小点儿,都是它的杰作。

    晃动另外一条手臂,赤蛇也应声的从她手臂上爬了下去,尽管不是很情愿,但也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就忽然沿着荒草间爬了出去。

    姚婴垂着那条动弹不得的手臂跟着,荒草都比她要高,跟着赤蛇的身影顺着这偌大的破庙一直走到后面的山根下。

    它径直的朝着山林爬上去,姚婴抬头往上看,这山不高,在接近山顶的地方,一个缓坡,荒芜的树丛间,露出红色的布料来,那正是她的披风。

    皱紧眉头,姚婴迅速的往上跑,抓着路过的枯树,她借力的往上奔。

    终于接近了那挂在树根之间的红披风,也在同时看到了窝在树根下的人,正是若乔。

    裹在她身上的披风大部分都染了血,已变成了紫黑色。她窝在那里,身体略弯折,脑袋则靠在树干上,嘴角都是血迹。

    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姚婴站在那儿有片刻的恍惚,下一刻她跪在地上,抬起双手抱住她的头让她躺下来。

    “若乔?若乔?”叫她的名字,她一边把她的头放在自己腿上,唯一好使的手颤抖的伸进怀中,抽出一个荷包来。费了好大的今儿才把荷包打开,倒出两粒药,她用力的塞进若乔的嘴里。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