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59、傻了么(二更)
    护卫收拾竹舍,那个带他们上来的中年男人拿着钱离开了。

    山间无比寂静,远处有鸟和虫鸣,伴随着远处的黑夜,近处的竹影重重,带着竹子气味儿的空气,这里真好。

    那些文人雅士喜欢这里,估摸着在这儿灵感爆棚,诗兴大发。

    齐雍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坐姿乖乖的,裹着披风,他就像雕塑似得。

    罗大川和姚婴说话,不时的盯着他瞧,按照齐雍的脾性,他怎么可能乖乖的在这儿坐着动也不动。

    不过,他倒是也还算给面子,没有再说太多不合时宜的话,因为姚婴不高兴。

    “在这地儿养养也行,小爷身上的伤都没处理,再不好好养养,估计就烂了。”坐在另一把竹椅上,罗大川姿势略嚣张。护卫和东哥都在收拾,他懒得浑身长毛,不动弹。

    “你运气一向好,这世上像你运气这么好的少见。你也不用担心,就算是烂了,刮掉了烂肉,你还是活蹦乱跳。”姚婴最佩服的就是罗大川的运气,估计他投胎的时候,老天爷给他加持过。

    “如今这么一看,小爷确实运气好。”连齐雍都成这样了,他还能活动自如,想一想也的确幸运。

    “所以,这几天你在这里就好好养着,保存好你的好运气。或许,也可以把你的好运气分享给别人一些。”姚婴挑了挑眉,她是没什么好运气的,也无法传递给齐雍。

    罗大川一笑,长得狰狞,这么一笑看着有点儿瘆人。不过,了解他就知道了,他是真的在笑,还挺开心的那种。

    “你若是想要小爷的好运气给公子,没问题啊,小爷给。”他对自己人,那还是很大方的。

    瞧他那样子,姚婴也不由得弯起眉眼,“到底是从小生活富贵,对什么都不在意。我就不行了,想要的就偏执的一定要得到做到。”

    “你现在想得到啥?”罗大川劈开双腿坐着,一副八卦的样子。

    “想得到他。”转眼看向齐雍,若是以前她说这话,他会立即给予回应。只是,她现在说完了,他毫无反应,就像根本没听到她说话,完全把她当成了空气。

    罗大川笑出声,“你可真行。都给人家生孩子了,你还想怎么得到人家啊?把他吞了?”这女人的想法真奇怪,他是搞不懂。

    姚婴笑笑,看着那边东哥过来,她也就不说话了。

    “可以休息了。这竹舍很大,大家都能住下。”这里真不错,风景好,又清幽。修身养性,东哥希望能让齐雍好转。

    “走吧。”姚婴点头,随后把那一直如同木头似得人扶起来。他还是听话的,扶着他他就站起来,然后随着她一同往竹舍里走。

    步子可能会有点儿慢,但足以可见双腿有力,比前几日可好多了。

    这竹舍高出地面半米,有两阶楼梯,走上去,踩着竹子的地板,进了其中一间最大的房间。

    护卫收拾的很干净,自带的被褥,都已经铺好。这几个护卫从初进长碧楼开始,就跟在齐雍身边,忠心耿耿,做事利落。

    东哥挑选的人,还是靠得住的。

    烛火显得有那么一点儿昏暗,不过这个时辰了,昏暗也无碍。

    把齐雍身上的披风解开挂到了屏风上,随后让他在床边坐下,又蹲在地上把他的靴子脱掉。

    抬头看他,他微微垂着眼睛,好像也在看她。只不过,双眼没什么神采,谁知道他心里头想什么呢。

    “休息吧,天都快亮了。明日,出去看看好风景,没准儿,你就好了。”双手放在他膝上,姚婴轻声的说道。

    没有人的时候,看着他这样子,的确有些不适应。

    他也没回应,虽说她也挺期盼他能回应的。

    “我换衣服,然后咱们休息。”拍了拍他的腿,姚婴站起身。从包袱里把干净的衣服拿出来,她就走到了屏风后。

    屏风很窄,只是放在床头那里搭衣服的,用竹子做成,雕刻成镂空,倒是别具一格。

    姚婴站在后面,解开自己身上的衣服,光影暗淡,不过顺着那屏风的镂空其实很清楚能看得到她。

    坐在床边的人,缓缓的转动眼睛,看向了屏风。

    眼睛似乎并没有被意志力所控制,完全是随心所欲的转动,屏风镂空的光影在漆黑的瞳眸中闪烁,该看见的都看到了。

    片刻后,那屏风后换衣服的人走出来,床边坐着的人也收回了视线,微微垂下眼帘,遮住了眼睛里不消散的光亮。

    “休息吧。”见他还在床边坐着,一副抑郁的样子,姚婴也不由弯起嘴角。其实有时看他,真的觉得有些好笑,毕竟他从来没这样过。

    把他外袍解开,之后让他躺进床里侧。这房间大,床也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

    齐雍还是很听话的,被摆弄着推进里头,他就那么躺下了。

    姚婴如同老妈子,给他盖上薄被,又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这才在他身边躺下。

    抓着他的手,感受着他的热度,她是希望环境的改变,能让他好转的。

    闭上眼睛,不过片刻,姚婴的呼吸便均匀了。

    外面的天色已然逐渐的转亮,这房间里朦胧的烛火,此时都成了摆设。

    床里侧,那个人睁开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因为烛火朦胧而显得有些深邃。

    缓缓地,他微微抬起上半身,然后看向那个睡在他旁边的人。

    她并没有紧贴着他,反而拉开了一些距离,但始终和他牵着手。

    握紧了手,齐雍看着她,随后忍不住俯身欺近她,在她额上轻轻的啄了下。

    或许是力气不足以支撑他这个姿势太久,那么看了她一会儿,他随后便又躺了回去。只不过,他更贴近了她一些,呼吸间都是她身上的气味儿。

    太阳初升,这竹林之中的景色也以更鲜活的形象进入眼帘,竹影重重,气味儿清新。远处看,入眼的皆是挺直的竹子,一株一株,乍一看恍若多胞胎都一个模样,但若细看才知,它们每一株长得都不一样。

    阳光顺着竹影之间穿过来,照在了竹舍上方,这不算太大的竹舍眼下就好似一幅画。

    即便没休息多久,因为护卫起了,弄出一些声音来,姚婴也醒了。

    睁开眼睛,却发现她也不知何时与齐雍贴在一起了,脑袋枕在他肩膀上,一副欺压他的样子。

    手仍旧紧握在一起,因为他的手热,她的手也很热。

    抬眼看了看那个人,还闭着眼睛睡着呢,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起身,长长的舒口气,即便只睡了一会儿,但舒服了。

    窗子是开着的,眼下能一眼看到外面的竹子,大概长得太高了,上面微微朝着同一侧倾斜着,看起来倒像是一片绿色的珠帘。

    下床,穿上衣服重新把头发拢好,姚婴便出了房间。

    护卫在做饭,厨房就在这房子的另一侧,即便能感觉到他们尽量所有动作都放轻,但这里太安静了,还是能听得到。

    呼吸之间都是竹子才拥有的味道,走出篱笆院,往远处看,成片的竹子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远处。

    昨天这竹舍的房东带他们上来时,还说再往远处走一走,便是这附近最高的地方。站在那里,往下看,入目的皆是绵延的竹子,说是竹子的海洋也不为过。

    姚婴觉得可以带齐雍去看看,有时,温婉的风景,也可以汇聚成豪迈之色。

    齐雍喜欢画画,去看看那景色,没准儿刺激的技痒,就想起来自己还有这项技能呢。

    “我说阿婴妹妹,你能不能大方些,给小爷弄点儿药来。这身上的伤口痒死我了,我闻着都臭了。”原本可能会睡一天的人出来,脸上胡子还是那么茂盛,像头熊一样摇摇摆摆的过来了。

    “在蛇头湾的时候,你就没找大夫要一些药么?”这人可真行,皮实的很。

    “忘了。”罗大川过来,扯开自己的衣领给她看自己身上的伤。

    罗大川胡子茂盛,这胸前也不遑多让,像小树林似得。

    姚婴看了一眼,也不由得摇头,“我真是佩服你,伤口都烂了。这样吧,咱俩下山去趟城里,正好我还想再买一些东西回来。”

    “成,现在就走吧,正好进城请小爷吃一顿好的。”罗大川点头,说走就走。

    他还真是着急,姚婴叹口气,“齐雍还没醒呢,眼下得有人在身边看着他。我去找东哥交代一下,之后再走。”

    “我就说他是傻了,你还不许我说。”瞪大眼睛,这齐雍若是傻了,姚婴可真就倒霉了。好不容易把这人弄到手了,人还傻了。找一个傻男人,这辈子都搭上了。

    姚婴飞腿踢他,罗大川迅速躲开,止不住得意。

    瞪了他一眼,姚婴转身离开去找东哥。

    在院子里等着,罗大川不时的抓抓挠挠,他身上多处受伤,大部分都是在水里头被冲撞的。之前只是疼,这会儿是发痒。

    姚婴交代了许久,才出来。临走时又回房间看了看齐雍,见他还在睡,她这才稍稍放心,与罗大川下山了。

    距离城里其实不算太远,因为这里在宛南算是比较出名,所以通往城里的路也修建的很好。

    两个人在路上也没耗费多长时间,便进了城。

    寻了个药房,先将罗大川身上的伤处理了。

    估计那坐诊的老大夫也没见过罗大川这么皮实的人,给他处理伤口,将腐肉割下去,也没见他吭一声。就是那浑身肌肉纠结紧绷,脑门子上的青筋跳起,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老大夫也不由几分心下惴惴,处理的更为仔细。

    割掉腐肉,又涂了药,老大夫用纱布将他浑身上下缠的像木乃伊似得,这才完事。

    姚婴一直坐在外面等着他,见他出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又不是很难受的样子,她也放心了。

    身体好的人,无论怎么折腾都没事儿。

    付了钱,两个人离开,出了门罗大川就张罗着要吃肉。

    无法,只得寻了个看起来不错的羊肉馆子。宛南的羊肉还是不错的,而且很贵,罗大川宰了一顿大的,撑得缠在身上的纱布都要崩开了。

    “吃饱喝足,你也该去发挥一下积攒了一身的力气了,陪我去买东西。”起身,姚婴觉得自己这衣服上沾满了羊肉味儿。

    “唉,小爷的作用就是给你提东西。”抚着肚子,罗大川站起身,吃了一肚子的肉,好像身上的伤都不疼了。

    姚婴有不少东西要买,此次出行匆忙,虽是带了衣物被褥还有各种食材等等,但还是许多日常物品没有来得及携带。

    在这城中寻了个布庄,采买了不少生活用品,挨个打包,之后全部由罗大川提上。

    买的差不多,也已经时近下午,本想这就回去,姚婴却在一家银楼前停下了脚步。

    罗大川看了看,“你得确定你身上带的钱足够。”他们今儿可是花了不少钱。

    “足够了。”扬了扬眉,姚婴便走进了银楼中,罗大川无奈跟上。

    说是银楼,但这里也有黄金玉器等等各种这个时代的奢侈品。估计在这城中,这个银楼是最大的了。

    大概是看姚婴的衣着尚可,不是什么穷人,这银楼的小厮还算热情,一直跟着她给介绍。

    姚婴随着看了不少,但始终没有表示要买什么,满意不满意。

    罗大川也跟着看,不时的对某些东西嗤之以鼻,他是见识过各种好东西的人,一般的东西做的再花哨,也骗不过他的眼睛。

    最后,看到了装在绒盒之中的指环,姚婴停下了脚步。

    小厮立即介绍这些指环如何如何,说是这样式独此一家,城里最有钱的某某老爷,最喜欢他们家指环的样式。

    “我说,你十根手指头上都是指环,你还要买?往哪儿戴啊。”罗大川站在一边,她的手指头上都满了。

    姚婴没理会他,只是在其中挑选了一个很特殊的样式,较宽,适合男人戴。

    小厮立即夸赞姚婴有眼光,说这是银楼的师父前两日刚刚打出来的,银质很纯,绝不掺假。

    罗大川看了看,便伸手夺了过来,他仔细的瞧了瞧,然后点头,“纯,买这个。”

    姚婴忍不住弯起嘴角,“你都成了奢侈品鉴定大神了,信你的,要这个。”

    质地很纯,也不便宜。

    买到手,两个人便离开了,罗大川如同挑夫,身上的伤也根本不碍事。

    “你这指环给公子买的?人家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你买的这个人家不一定看得上。要我说,要买这些东西得去皇都,说出来多体面。”罗大川知道她买那个是给谁的,她十根手指头都满了,也不能是给自己戴的。

    “你又懂什么,这东西是个死物,但意义不一样。以前,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可有可无。但,到了真正想要的时候,又好似没有机会了。我就觉得,还是趁着尾巴还在的时候抓住吧,否则就真的来不及了。”姚婴说着,声音很轻,罗大川也沉默了。

    走出城,也没再听他回话,姚婴转脸看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过去很久了,不要再想了。”

    “小爷没想那么多,反正,这辈子不杀尽了巫人,小爷就不死,否则没脸见她。”罗大川狠声道。

    他所说的她是谁,姚婴很清楚。若有似无的叹口气,这一关,在他心里是过不去了。

    两个人返回芷山的竹舍,太阳都要落山了。这晃荡便是晃荡了一天,姚婴还真是有些担心齐雍。

    不过,回来后,东哥却说今日非常好。他带着齐雍在这附近走了走,他也没有走不动或是疲倦的样子。

    而且,饭也吃了,水也喝了,比想象中的好太多了。

    照顾齐雍一日,东哥看起来很高兴,终于不是昨日那伤心难过不想接受的样子。

    “如此听话,是不是让人觉得很开心?其实,他能这样已经很好了,最起码能够自如走动,没有不能自理到让人崩溃的程度。”看着坐在院子里的人,那么高大,却像个乖宝宝。

    东哥点点头,“是啊,万幸了。”

    “瞧把你乐的,这公子若是哪天真恢复如常了,东哥你还不得乐的抽过去?”罗大川嗤笑,他不是很喜欢东哥这磨磨唧唧的性子。不过,这会儿看他憔悴的脸上的喜色,也不由调侃道。

    东哥依旧是连连点头,他的确是比昨日高兴多了。

    走到齐雍面前,姚婴缓缓蹲下,抬眼看着他的脸,看来今日东哥还真是费心的照顾他了,把他捯饬的这么干净,胡渣都刮了。

    墨发也束在发顶,捆绑的特别好,比她手艺好多了。

    即便他不说话,像个木头似得,可就这样坐在这儿,在她眼前,也很好啊。像一幅画,她能每天都看一看,便很好了。

    抓住他的手,握住,姚婴轻轻地舒口气,“很好了,能这样就很好了。”

    那个坐着的人也微微低头,好似也在看她,只不过,漆黑的眸子没有什么光亮,可也足以倒映出姚婴载着浅浅笑意的脸。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