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83、是你就好(二更)
    齐雍说这个仪式很简单,但姚婴觉得,这可比对着月亮磕头要麻烦多了。

    他牵着她,为她分担了一些重量,缓缓的走向那金鼎香案,楼中前来观礼的人在两侧。

    这楼中年纪最大的先生就是那位精通痋蛊之术的白先生,他坐着轮椅,就在金鼎香案的一侧,白须白发。

    走至金鼎香案前,停下脚步,齐雍看了一眼白先生,微微颌首,那白先生也会意,今日的成亲仪式由他来主持。

    拜天拜地,夫妻对拜。之后,再向天地敬香。

    那手臂粗的香冒着几乎看不见的烟,散发出一股草木香来,飘飘袅袅,将这峰顶缓缓的笼罩住。

    眼前的珠帘让她看不太清楚,不过,在做什么她清楚的很。

    敬完香,姚婴转眼看向齐雍,他也正好转过脸来看她。

    隔着珠帘,她都看到他在笑,朝他伸出手,“从今天开始,公子就是我的人了。从此以后,我罩你护你,你就负责貌美如花。”

    她说这话引人发笑,不止齐雍笑,观礼的人也都在笑。

    小小的一只,看起来好像要被凤冠霞帔压得趴下了,却说出和她形象完全不符的话来。

    “好,从此后,就得夫人照应了。”齐雍忍俊不禁,说完,他俯身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转身,大步的走回小楼,人群里,罗大川先发出起哄的声音,一些年轻人也跟着起哄。不过齐雍却是根本没理会,抱着姚婴进了小楼,那房门就被护卫关上了。

    院子里不知谁在笑,其他人也跟着笑,长碧楼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这种喜事。

    虽说极其危险,每次出楼都是出生入死,可能不会再回来。但今日得见这有情人成眷属,也真真的是叫人不由感慨。

    小楼里,齐雍抱着姚婴,踩着楼梯,一路的返回了新房。

    珠帘盖在脸上,姚婴什么都看不见,索性闭着眼睛。

    直至他将自己放下,她才抬手将珠帘撩开,“咱俩不会这么早就要洞房吧?”看向他,她的眼睛也跟着不受控制的从上至下一一扫过。这还真是她第一次看他穿红色,真好看。

    “夫人迫不及待了?”齐雍眉眼间带着笑,看她那样子,他不由抬手将她头上的凤冠拿了下去。

    凤冠两侧有钗子插进挽好的头发里,这样才固定住,他很是了解的将钗子拆下来,又把凤冠撤走,姚婴立时觉得轻松多了。

    “外面那么多人,咱俩若是这大白天的就洞房,不太合适。当然了,如果我的丈夫执意而行,我配合一下也未尝不可。”略施粉黛,她是从来都被妆点自己,如今浅笑,酒窝浅浅,无比娇美。

    “你一定要在这时候说这种话么?本公子还真不想出去了。”倾身,两只手扣在床沿上,直接将她圈在了自己的双臂之间。

    微微后倾,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姚婴忍不住笑。抬起双手捧住他的脸,“我觉得偶尔的还是得要一些脸面的,你可是公子啊。”

    歪头,倾身,在她唇角亲了下,齐雍垂眸看着她,“按规矩来说,你这新娘子应该待在新房里一直等着新郎官回来。不过,在这楼里,也没有教习嬷嬷看守着你。你可以休息,待傍晚时,本公子便回来。”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听在耳朵里也异常的惹人迷醉,他故意用这种声音说话时,特别的好听。

    姚婴也不由得眯起眼睛,下一刻,她直接圈住他的颈项,将他摔到了床上去。

    小楼外,观礼的人聚在一起闲谈许久,那新郎官才出来。

    一身红色的喜服,满面春风,无需过多研究,便知他的心情极好。

    随后,众人与齐雍一起,陆续的顺着那挂着红绸的月亮门离开了峰顶,这从清晨开始便热闹的峰顶也安静了下来。

    新房里,窗子开了一半。红色的大床上,一夜没睡的人已经睡着了。

    挽好的长发散开铺在了红色的鸳鸯枕上,背对着床外,被子没有遮盖住的地方肩背细腻,早已是不着衣物。

    许是真的因为一夜没睡,更或许是因为心情极好,姚婴这一觉便睡到了夜幕降临。

    待得她醒来时,自己已是滚到了床边,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不知何时点燃的喜烛。那和她手臂粗细差不多的喜烛燃烧着,能一直燃烧到明天一早。

    而那桌子上,则放着一个精美的花瓶,花瓶里放置了两团红白相间的紫阳花。它们像是并蒂而生,眼下靠在一起,倒像是一对儿夫妻。

    也不知什么时候送进来的,不过在这个时节开的这么好,齐雍那在后山的温室还真不是个摆设。

    她最喜欢紫阳花了,一团一团,一簇一簇,即便是同枝而生,也可以做到每一团都不尽相同。

    缓缓的深吸口气,她撑着床坐起身,用被子裹住自己,一边看着那摆在喜烛前的糕点坚果等物。

    她饿了,也不知能不能吃。

    从她换上喜服开始,就被放在房间里的赤蛇就趴在喜烛附近,也不知它在想什么。明明是个冷血动物,如今却跑到散热的蜡烛附近待着,也不知是什么心理。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被从外打开,姚婴转头看过去,那个一身红色的人走了进来。

    无比挺拔,再加上他这那满面春风,真是一眼就能看出他遇到了喜事。

    也跟着弯起眉眼,小脸儿在发丝的包裹下,柔软而娇美。

    “我这新郎官瞧着好像喝了不少,不过,千杯不醉,应当没什么事儿。”笑看着走过来的人,她眉眼间的笑意更甚,乌溜溜的眼睛都染了光。

    走到床前,齐雍俯身双手撑住床沿,“是喝了不少,但千杯不醉也是真的。我的新娘子在新房等着,我又岂能醉的不省人事?”

    “你倒是吃饱喝足,我要饿死了。”酒味儿飘过来,味儿倒是不重,姚婴觉得他没喝多少,心里还是有杆秤的,知道自己今天是什么角色。

    “等着。”闻言,齐雍起身,便快步走了出去。

    没等一会儿,他便回来了,还真是端来了饭菜。那托盘上,摆着一把红色的酒壶。

    房子桌子上,他转眼看向姚婴,“过来用饭,尝一尝自己的喜宴。”

    包裹着被子,她直接从床上下来,挪到桌边坐下,那模样像个蚕蛹。

    “我还真没想过,自己哪天会结婚。来到这个世界,我发现我还真是经历了许多我不曾想过的事情。”能结婚,单单这一件事就挺神奇的。

    “同勉。”拿起酒壶倒酒,齐雍说道。他也从未想过会成亲这种事,于他来说,剿杀巫人是人生中的当先大事。只不过,后来他发觉,如若不抓紧时机,真的可能会错过,继而终生遗憾。

    倒了两杯酒,齐雍递给她一杯,“新婚之夜合卺酒,必不可少。”

    “我若喝了之后发酒疯,你可别后悔。”这身体无法有效的分解酒精,所以喝了之后总是会做出一些超乎寻常的事儿。如若不然,她也不可能会在第一次喝多了之后随口乱说自己的秘密。

    “那岂不是锦上添花?”她有时喝多了,做出来的事情,他真是喜欢。

    “希望你到时不会觉得是雪上加霜。”接过酒杯,看向他,之后两人双臂缠绕。

    小小的酒杯里,一共也就一口酒而已,一饮而尽,无比清淡,几乎没什么酒味儿。

    “用饭吧。”收回酒杯,又把筷子放到她手里,他将托盘拽到她面前,就差怼她下巴底下了。

    随后,他单手撑着头,坐在旁边看着她,漆黑的眸子流光溢彩,他心情真的特别好。

    “仪式已过,接下来,我们还要在楼中闲着?不过我看你好像也是第一次这么闲。”吃着饭,姚婴一边问道。

    这些日子,他好像只是在忙碌两人的婚礼,其他的事情他也没做。

    但,该做的还是要做。并且,她觉得应当尽快,若是一再的延缓,指不定得缓到多少年之后。

    这么多年来,长碧楼始终都没有清除剿杀尽巫人,就是因为他们太神秘,而且,也会随着长碧楼的攻击而做出改变来应对。

    姚婴认为,就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须得一鼓作气。

    “是啊,真的许久都没这么清闲过了。”看着她用饭,齐雍轻声的回应。

    “上一次我们去塞外,收获其实很大。我觉得,不能给他们重新休整的机会,须得尽快的再杀回去。你把那搜集起来的龙骨八宝给我,还有这两年来,长碧楼搜集到的那些神秘的浮雕,应该都临摹下来了吧。我想一次性的解决,再进塞外,便是彻底将他们剿杀干净之时。”她娇美柔弱,但说出口的话却极其有力。

    齐雍弯起唇稍,“洞房花烛之夜,夫人在此满嘴打打杀杀。今日你说从此后罩着本公子,看来此话不假。”

    “当然不假,我只罩着你。”除了之前奉承他的那些话是假的之外,她也就没有跟他说过假话了。她说她罩着他,那就是真的。

    齐雍轻笑,她这娇小的样子,言语之间却是一股气吞山河的架势。他一向只依仗自己,这会儿,却真觉得自己可以依仗她这个小人儿。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