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88、行事诡秘(一更)
    <r />

    皇后凤驾抵达,太子妃早早的准备好了各色茶点。皇后要求去福苑,之后,一行人便去了福苑。<r />

    <r />

    太子妃会说话,而且透着一股知书达理的气质,自从到了福苑落座,大多时间都是她在陪着皇后尬聊。<r />

    <r />

    皇后说的无不是齐加姚如何如何像儿时的齐雍,一边看着那边在嬷嬷怀里傻笑的小家伙,一边在说齐雍儿时的事情。<r />

    <r />

    说他如齐加姚这般大的时候也是这样,见着谁都笑,眼睛黑漆漆的像两颗紫葡萄,特别的招人喜欢。<r />

    <r />

    太子妃儿时亦是与齐雍有过几年的相处,她倒是也记得一些,能够与皇后搭上话。<r />

    <r />

    此时,皇后说齐雍小时候的事情,太子妃便说斐儿如何如何,反正就是父子极其相似。<r />

    <r />

    姚婴坐在旁边听着,不时的吃两口东西,忽然觉得很没劲,这些女人在一块,好像除了这些话题也没别的了。<r />

    <r />

    按照皇后的意思,齐加姚身上所有的可爱,漂亮,美丽,均来源于齐雍。<r />

    <r />

    但不太尽如人意的方面,譬如一般时候不发声,只有特别高兴的时候才会笑的咯咯。皇后觉得斐儿的声音特别好听,和齐雍儿时一样,但他不爱发声,这就是个缺点,但这缺点绝对不是遗传自她儿子。<r />

    <r />

    尽管她也没明说这缺点遗传谁,但很显然,遗传的来源只有两个,不是齐雍就是姚婴了呗。<r />

    <r />

    姚婴听得明白,优点全部属于齐雍,是他基因良好。缺点就是她的了,她基因有缺陷。如果她基因再好一点儿的话,齐加姚就十全十美了。<r />

    <r />

    尽管,或许皇后是无心之言,毕竟自己生的,肯定觉得是最好的,别人家的孩子,肯定会差一些。<r />

    <r />

    而在这儿,姚婴就属于这个别人家的孩子,自然比不得皇后自己生的。<r />

    <r />

    太子妃很会附和,说的话让人听着也特别高兴。<r />

    <r />

    齐雍和姚婴一样,坐在那儿就是陪坐。关于自己儿时的事情,他显然并不知道,皇后和太子妃说的事情,他根本就不记得。<r />

    <r />

    单手扶着额头,齐雍靠坐在那儿,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r />

    <r />

    姚婴不时的吃一口东西,看着在嬷嬷怀里摆出各种各样造型的齐加姚,他似乎真的每天都这么开心。<r />

    <r />

    不过,倒是想不出皇后口中的齐雍儿时也会这样,毕竟,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看书,画画,抚琴,等等爱好都表明,他很内向。<r />

    <r />

    聊了一阵儿,嬷嬷将齐加姚送到皇后怀里,她把自己手上的饰物都摘了下去,才把他抱到怀里。<r />

    <r />

    小心是真的,喜爱也是真的。<r />

    <r />

    看着齐加姚啃自己小手儿,她就边看着他边笑,又想起齐雍小时候啃手的事儿来,啃得口水直流。<r />

    <r />

    这么久远的事情皇后都记得,很显然不只是记性好那么简单。齐雍打小便离开了皇都,每年能回来一次,她心中想念,亦是真的。<r />

    <r />

    只不过,齐雍不是那个做母亲的人,所以他也体会不到皇后的心情。<r />

    <r />

    不过还好,最起码他在皇后面前还是配合的,会说一些违心的话来哄她开心。<r />

    <r />

    直至晌午,齐加姚困倦了,皇后才说要回宫。<r />

    <r />

    太子妃挽留,说是厨房都备好了午膳,要皇后和齐雍母子用过饭之后再离开。<r />

    <r />

    皇后略迟疑,她倒是没一下子答应,反而看了看齐雍。<r />

    <r />

    齐雍见此,不由扬眉,和姚婴对视了一眼,随后点头,同意了。<r />

    <r />

    答应一同用膳,皇后是真的显得很高兴的。<r />

    <r />

    一路进入饭厅,午膳也陆续的上来了。<r />

    <r />

    午膳间,皇后又不由提起齐雍爱吃的东西来,说他小时候最喜欢甜食。眼下这桌上也有甜食,她便亲自给齐雍布菜,将他面前的餐盘都堆积出小山来了。<r />

    <r />

    齐雍倒是也没拒绝,一并都吃了。只是,姚婴十分清楚,现在齐雍并不喜甜食,从她认识他的时候开始,一同用饭过无数次,他吃甜食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其实更喜清淡。<r />

    <r />

    太子妃很会做人,用了一会儿饭便说饱了,然后寻了个理由,叫着姚婴先退下了。<r />

    <r />

    从饭厅出来,太子妃便感慨皇后真是用心的在讨好齐雍,面对其他三个孩子,她可从没这样过。太子妃认为,皇后是觉得心内对齐雍有所亏欠,所以才会这样。<r />

    <r />

    一样都是她生的孩子,其他三个在这皇都享受荣华富贵,爵位,权利,富贵,无一不有。只有齐雍,在外涉险,风里来雨里去,多次的受伤险些丧命。<r />

    <r />

    姚婴觉得太子妃说的对,皇后怕就是这种心理。<r />

    <r />

    和太子妃在别处喝了许久的茶,齐雍和皇后才用完午膳。皇后凤驾回宫,临走时仍不忘交代齐雍注意身体,又嘱咐姚婴养好身子,再给斐儿添几个弟弟妹妹。<r />

    <r />

    姚婴笑着一并应下,她这儿媳还真是外人的外人,作用只有一个,生孩子。<r />

    <r />

    终于送走了皇后,齐雍也与太子妃告别。他在面对太子妃时,都比面对皇后时要轻松的多。<r />

    <r />

    太子妃嘱咐他们俩一定得注意安全,那些藏在阴暗之中的巫人太吓人了,若真被他们伤了,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r />

    <r />

    身份尊贵,有些太过危险的事情,就不要亲自去涉险。命只一条,若是丢了,可如何是好。、<r />

    <r />

    身在皇都的人,似乎都是这种心理,认为有些事情可以交给底下的人去做。<r />

    <r />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和巫人做斗争,需要付出的会是什么。有时候,不是交给别人就可以的。<r />

    <r />

    但与不懂的人,说这些也没什么用,齐雍和姚婴都没说什么,便离开了。<r />

    <r />

    上了马车,齐雍便直接靠在了车壁上,也不似往时那般正襟危坐,脊背挺得笔直。<r />

    <r />

    在他身边坐下,姚婴上下扫了他一通,随后便笑了,“听你母后夸赞了你半天,怎么还一副被摧残了的样子,明明应该高兴才是,原来你儿时那么可爱?比我大侄儿还可爱。”<r />

    <r />

    漆黑的眸子一转,齐雍看向她,忍不住抬手在她脸上捏了捏,“幸灾乐祸了是不是?”<r />

    <r />

    “我这算幸灾乐祸么?我是真的羡慕你们母子情深。这若是我有母亲也在场,肯定也会述说从我出生以来到现在所有的事情,并且在她眼里我也极其可爱优秀。”姚婴挑眉,话里有话。<r />

    <r />

    深吸口气,齐雍双手捧住她的小脑袋,用力的晃了晃,“胡说八道。本公子都产生错觉了,还真觉得你那大侄儿是我儿子。”<r />

    <r />

    “是啊,我也怀疑,你是不是在外面做‘恶’了。我把我大侄儿送到太子府,趁着我不在的时候你们就暗地里调包了。眼下养在那里的不是我大侄儿,而是你做的‘恶’。”说着,她睁大眼睛,一副自己说完也认真了的样子。<r />

    <r />

    “是啊,本公子真是不忘初心,在外找女人生孩子,还得找个和你一模一样的,才能生出一个长得如此像你的‘恶’。”深吸口气,他微微用力挤她的脸,歪头看了看,他忍不住低头在她变形的鼻子上亲了下。<r />

    <r />

    闭着眼睛,姚婴轻笑,“出了太子府的大门,你就现原形了。我还真是第一次瞧见你那么尴尬别扭的样子,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抓住他的手,把自己的脸解救出来。看他一副失了力气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去上刀山下火海了。<r />

    <r />

    “原本不亲近,却要佯装近亲,换做谁都会觉得累。”他如是道。<r />

    <r />

    “这么说,我们到时还真得把我大侄儿弄到自己身边养着,否则待他长大了,和我们不会亲近的。”人和人,是需要相处的。<r />

    <r />

    “你和本公子亲近就行了,与其他人亲近有什么用?”齐雍轻哼了一声,觉得她想的太多。<r />

    <r />

    “至少,等我死了之后,能有个人把我给埋了呀。”看着他,她轻声认真道。<r />

    <r />

    无言,“等我们即将入土时,就趁着还有口气先进陵墓里等死,也就用不着求人把我们埋起来了。、”拍了拍她肩膀,他总是有法子的,她也根本无需担忧。<r />

    <r />

    忍俊不禁,抓住他的手,姚婴微微点头,“公子有此话,我就放心了。待得从北方回来,咱们就开始先寻个可以入土的地方。如若觉得大事不好,咱俩就赶紧躲进去。”<r />

    <r />

    齐雍看着她轻笑,漆黑的眸子亦是满载笑意,“好,就这么定了。”<r />

    <r />

    队伍离开皇都,沿着官道开始北上。此一去,结果如何,暂且未知。<r />

    <r />

    只不过,此一役不可避免,不一鼓作气,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下次将会更难。<r />

    <r />

    再言,眼下已知灵童与他们汇聚,姚婴觉得大事不好。<r />

    <r />

    一路向北,这个时节,北方也已经满目青翠了。温度适宜,越过边关向塞外的话,很大一片的冰雪都融化了。树木苍翠,绿地绵延,已经窥见不得当初天地皆白的样子。<r />

    <r />

    抵达雁城,还未抵达长碧楼的据点,便瞧见那在半空中飞的金隼。它不时的发出尖啸声,引得城中的百姓无不出来张望。它在这雁城还是很有名气的,几乎每年都能在这城中看到它。<r />

    <r />

    听到金隼的叫声,姚婴便皱起了眉头,“它发现了什么有威胁的人,就在这城中。”<r />

    <r />

    <r />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