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92、相见(一更)
    队伍朝着塞外深处进发,一直是按照地图上的线路再走,并且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人马停下来,呈扇形的展开,占据有利地势,排兵布阵。

    巫人之中不只有神秘的蛊术,还有功夫高手,就是那些小矮人。他们并不只是待在塞外深处,反而随时随地可能出现,他们战斗力太强了。

    三天的时间,苍翠的树木和草地便不见了踪影,山上开始出现没有消融的积雪,地上太阳照不到的地方也有薄冰。马儿走过,发出嘁哧咔嚓的声响,十分清脆。

    再往天际处看,便能看到那几乎戳到了天上去的雪山,依旧白茫茫的,晌午之时,甚至会白的刺眼。

    再往深处的话,便无法再骑马而行了,而此时,所有人也都提起了十成十的警惕,哪敢有丝毫的松懈。

    接近了之前他们从半山之上出来的那个地方,那是巫人来回行走的暗道,上次他们从这里出来,如今那里是否被巫人察觉而毁了暂时未知。不过,齐雍却是要走这条路,因为这条路更快。

    只是,不能有太多的人进去,其他人须得从大路走。

    “这里头的路,你们哪个人进去相对来说都很危险,包括公子你。如果你真觉得有必要进去的话,我进去,你们从外面走。”四五十人聚拢一处,这都是在长碧楼中十分有经验的人,之前散布各地,这一次全部汇聚在一起了。

    齐雍的提议,姚婴第一个便否决,因为他要独自带一批人进去,其他人从这外围走。

    姚婴不同意,危险之处,须得她去,即便齐雍的体质是特殊的,可和她相比,却还是差得远了。

    “你进去也未见得安全多少,别忘了,你没有武功。”齐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此时此刻,他的语气也是很官方的,好似他就是她的领导。

    “我有罗大川。”姚婴想也没想的回答,站在不远处的罗大川听到自己名字,就立即把手举起来了。

    相比较和这些不太熟,甚至他也不怎么喜欢的人共事,他自然更愿意和姚婴一处。

    齐雍几不可微的皱眉,还想说什么,姚婴却又道“你一定要进去,想必是想探查一下,巫人是否全部回到了这里。再加上上次我们从此条暗道通行过,巫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或许会在这里设下陷阱,不过陷阱无法将我如何。再来便是,我们上次仓皇逃进那条暗道的时候,是因为雪崩。那深处的通道或许还是被堵死的,也或许,另有通道。无论如何,那里头有什么阴邪之物,都无法将我如何。你想里外并进,我懂你的想法。”

    “即便有罗大川,进去之后你什么都看不见,他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当你的眼睛。本公子清楚的记得之前走过的路线,进去之后若无路,还能顺利的再出来,你们兴许就会浪费很多时间。再言,这外面需要你,此种情况下,你我分开,得各有坐镇。”齐雍微微蹙眉,他也不只是为了进去而进去。

    “阿婴姑娘,不说其他,单单是那天上飞的金隼我们便不懂它的指示。你若和大川兄弟进去了,金隼可进不去,届时它在外,即便它想给我们通风报信,我们也不懂,公子怕是也不懂,岂不是会耽搁了”有姑姑开口,打破她和齐雍的争论不休。

    姚婴转眼看过去,那姑姑倒是被她的眼神儿吓了一跳,想她小小年纪,谁又想到眼神儿这么慑人。

    “不然这样,你在这外面等一天。本公子进去了,不管什么情况,一天之内必然撤出来,如何”齐雍换了个打法。

    “好吧。”她点点头,这样她能接受。

    齐雍执意要进去,怕是有什么原由,但他当下不方便说出来,也或许是进去之后才能确定答案。

    见她同意,齐雍也不由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她却是不怎么领情,直接将赤蛇给了他。

    赤蛇被齐雍扔过无数次,它不是很喜欢他,不过还是听话的缠在了他手腕上。

    随后,齐雍带领着数个护卫中的高手,便直奔着那险峰而去。

    他们真的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徒手的攀登上去,身形如飞,眨眼间便跃上去了几十米。

    天色逐渐暗下来,随着他们抵达半山上的暗道出入口,姚婴也几乎看不见他们了。

    在这个地方,白天就冷飕飕的了,夜晚更是冷的不得不穿上厚重的衣服。

    金隼在半空中盘旋,它俯视地面,掌握了很大一片面积的领土,它就像是这里的王者,在它地盘下的都是它的子民,归他所掌管守护。

    燃起篝火,人员众多,篝火也燃了几十堆。从齐雍登上去的险峰为中心,四面八方皆光亮点点。

    坐在距离险峰最近的火堆旁,姚婴裹着披风,兜帽也扣在头上,使得周遭的人看不清楚她的脸。

    只不过,她坐在那里,却是真的显得十分诡异,让人不敢靠近。

    娇小纤细的一只,却有着让人闻风丧胆的能力。

    尤其是自从进入塞外,夜幕降临之后,除了金隼在天上飞巡视之外,她每个夜晚都会有几次,释放出散发着金色光晕的气雾在黑夜之中游走。那些气雾像是活的,从所有人的身边而过,又犹如金色的蛇。从他们身边游走而过时,所有人都觉得身上凉凉的。

    不多时,那金色的气雾果然再次出现。最初只是如同燃烧的蜡烛那么大,分为两股,分别朝两个方向蔓延而出。

    随着蔓延,它们也开始拉长,像是能够无限延伸,一直越拉越长。贴着人员齐聚的地方,它们游走,更像是在做什么检查似得。

    无声无息,但却也能够让所有人感觉得到它们的存在。

    人太多,面积太大,它们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才从两侧游走着汇聚到一处。

    接上了头,它们好像也完成了任务,化成一条,又重新朝着姚婴的方向游走回去了。

    回到了她身边,抵达她披风下摆处,之后便瞬间不见了,消失无踪。

    兜帽下,姚婴也睁开了眼睛,暂时没有什么情况。好像自从他们进了塞外后,那些巫人就都藏到深处去了,都没有再出来过。

    眼下已经深入到此处了,仍旧没有见到一个巫人冒出头来。

    轮值休息,该值守的值守,该休息的休息。大概是白日里太累,一些人睡着了还会打呼噜,声音很大。

    姚婴也小睡了一会儿,但有些惦记齐雍,所以根本没睡多久,便醒来了。、

    齐雍进入了那暗道之中,不知是要确定什么情况。想想在刚刚进入塞外时,她好像是见到了他那个男生女相的内应,她又觉得熟悉,可是印象里,她好像没见过那个人。

    还是说,所有她认识的人,在进了塞外之后都变了模样。

    是环境使然,还是命运使然,这些说不清楚。

    听着篝火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声响,还有那些人的呼噜声,姚婴也不由得缓缓深呼吸。

    齐雍说进去一天,之后便出来,那么便是十二个时辰。他对时间的掌控是很准的,即便那里头一直十分黑暗。

    他若是没有按时的出来,那么,她就进去找他。

    蓦地,一直安静的金隼忽然发出一声尖啸,夜里平静,它忽然叫出声,不管是值守的还是睡觉的都被惊醒了。

    姚婴也在同时释放出那金色的气雾来,沿着众人的外围迅速游走,将他们圈禁在当中。

    站起身,甩了一下披风,姚婴摇晃手腕,金隼高高的飞起,尖啸声极其刺耳。它已经飞到了半空,宽大的翅展不停扇动,尖啸声也开始扭曲起来,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极大的威胁。

    众人也在最短的时间内汇聚一处,并且散在外围的人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姚婴摇晃着手腕,一边从人群中穿过去,金隼在尖啸时指示方向,它知道危险来自于何方。

    她走,东哥等人也一并跟随,他们之中也有操痋控蛊的高手,但经验以及反应速度还是比不得姚婴的。

    随着姚婴走,他们便也察觉到了,各自的将拿手家伙事拿在手中,面对即将到达的危机。

    一直走至边缘,金色的气雾就在脚前,它们是一道防护,并且此时瞧着那金色的光要更加刺眼。因着它们会发亮,没有了火堆,这里也依旧是亮着的。

    金隼就在这上方尖啸,宽大的翅展一直在扇动,以至于天上好像刮起了飓风一般。

    漆黑之中,姚婴其实往远处看并看不见什么,可是她能根据金隼的指示感觉到。

    “都待在这里不要出去。”她转换摇晃手腕的方式,手指也握紧。手指上的指环摩擦,发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声音来。

    也就在这时,前方十几米开外的地方出现了一只只绿色的眼睛来,因为这里金色的气雾所映照,那些绿色的眼睛就更阴森诡异了。

    那是一群被操控了的只生活在极寒之地的野兽,凶猛而丧失了狡诈之性,只剩下了原始的攻击本能,并且还被加持,凶猛乘二。

    有人就在那群野兽的后面,是他们在操控这些野兽,用它们来做先头兵,探测他们的能力。

    但,这些野兽是在接近这里时金隼才发觉的,那么,姚婴觉得它们就不是长途跋涉的从那雪山之间走过来的,或许除了那险峰之上的暗道,还有别的路线供它们通行。

    随着她摇晃手腕不停,那原本将他们圈住的金色气雾忽然拧了一条出去,却又兀自的拉长延伸,直奔着那些野兽而去。

    金隼在同一时刻从半空上俯冲下来,它的尖啸最为刺耳,比那些野兽的吼叫要更震耳欲聋。

    几乎只是眨眼间,金色的气雾拉长变宽,像是变作了什么围墙一样在那些发起攻击的野兽前竖立起来。

    这并非是什么科幻电影,而是因为威胁太强,它们自动的便用最强的姿态去发起攻击。若说它们是被操控的死物,其实它们也可以说是活的。

    那群被控制的野兽因为金色气雾的笼罩而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它们上蹿下跳,甚至撞到了金色的气雾上。

    随之而来的便是更疯狂的嘶叫,那金色的气雾恍若有弹性一样,被撞的凸出,之后又缩回去。并且,在这之间,已经延伸生出了穹顶来,将那些野兽困在其中,金隼也被迫飞了出去。

    它身上的羽毛掉了不少,连续尖啸,可见仍旧十分的暴怒。

    所有人紧盯着前方,被控制的野兽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但也有不一样。有的毒性极强,被咬伤可不是好事儿。但有的就只是攻击力极强,与之厮杀,赢了就行。

    明白巫人邪术的人倒是清楚,这种情况是因为施展邪术的巫人是两个派系,他们用的不是同一种邪术。

    披风下,姚婴的控制一直很稳,她只是微微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因为这身体很弱,她也已经习惯了,这算不得大事。

    但,奇怪的是那后面的人眼见自己的先头兵被困,却好像没有任何想使出应对之法的样子,始终没动。、

    这期间,那形成了牢笼一样金色气雾已经开始收拢,被困在里面出不来的野兽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嚎叫极其的凄惨,似乎都能感受到它们到底有多痛苦。、

    就在此时,一道红色的影子忽然从那金色的气雾牢笼上方跳跃过来,它速度极快,忽然出现,眨眼间便已冲到了数米开外。

    还未看清楚它的怪模样,金隼便从半空俯冲下来,眨眼间和那个东西滚到一处,砸在地上。

    那也是一只鸟,翅膀极大,羽毛通红。和金隼滚到一处,并不退缩,反而双翅扑扇,数次将金隼按在下方。

    眼见金隼吃亏,罗大川先站不住了,从身前金色的气雾上跳出去,便要去帮忙。

    姚婴拦他已来不及,只得再控出一股金色的气雾随同他而去。

    形成包围圈的金色气雾似乎因为走了几股,颜色也变淡了许多。

    就在此刻,那边围拢野兽的气雾牢笼后,终于有人露出来了。小小的身影,却不容小觑,像是离弦的箭,直奔这边而来。

    而且,出现的不是一个,是十几个。

    他们犹如最难缠的小鬼儿,忽然间出现,足以叫姚婴心里头一跳。

    手腕一停,复又改变摇晃的方式,所有的金色气雾也在瞬时撤回,转变方向,朝着那些小矮人而去。

    不过他们速度很快,金色的气雾追过来时,他们已经跳到了眼前。

    姚婴迅速的后退,护卫亦是一拥而上,对付他们,单打独斗根本就不行。

    金色的气雾又分化成十几缕,它们就好似最强力的黏胶,贴住了那些小矮人的脚就不再离开。

    而那边之前被金色的气雾困住的野兽也放开了手脚,已经消融了大半,骨肉都化了。但还有三分之一仍攻击力极强,不再被压制,它们亦跳了出来。

    嘶吼着,朝着人群冲了过来。

    姚婴迅速的后退,打斗的人们从身边闪过,疯狂的野兽亦从她身前撞过来。她甩开披风,它们就从她身边跑过,于它们来说,她似乎也没有什么被攻击的价值,更像是感觉不到她。

    边退边控制,那些黏住小矮人的金色气雾发挥了极强的作用,因为那些气雾,他们的战斗力被削弱了大半。

    而许多护卫早就被分发了一些专门克制那些小矮人的东西,使得那武功极强的小矮人在贴身近战时也变得有些迟缓。

    除此之外,另有一些东西也落在地上,涌动着活过来,奔着那些疯狂的野兽而去。

    一直退到了山边,后背贴在了坚硬冰冷的石壁上,姚婴才停下脚步。

    兜帽下,她额角开始流汗,眼前是混乱的,其实她用眼睛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一切都来源于感觉。

    灵主的仆从,这些小矮人处于倒数第三层。可这倒数第三层便有如此大的威力,等级凌驾于他们之上的,会是什么样子

    蓦地,一个被金色气雾已经缠住下半身的小矮人忽然发力,无形的气浪打出来,就在姚婴左前方十几米开外。

    就如那次在塞外时一样,根本就看不见的一股气,把围绕在他身前的人尽数掀翻。

    而且,那无形之气根本就不会停止,它听话的沿着他打出来的方向蔓延而来,所遇之人飞出去,也朝着姚婴面门而来。

    她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兜帽在拂动,甚至觉得有点儿热。

    也就在这时,右臂上忽然多了一只手,扣住她,如同拽着一片叶子,把她扯离了原位。

    她离开原位,背后曾倚靠过的石壁就犹如被无形的利刃削过一样,掉下来一大片,并且伴随着一声极大的碰撞声。

    身体转了几圈,被拉扯到几米开外,她再次被按在了石壁上。

    这期间,她的手一直没有停止,倒也不是她镇定,而是她很清楚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能停。

    兜帽也因此而滑下去,忽明忽暗之中,她抬眼看向那个不知何时就躲藏在她身边等待着时机出手的人,全身都包裹在漆黑之中,修长而清冷,好像从冰雪之中刚刚走出来的。

    黑巾遮着脸,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姚婴也压根没去研究他黑巾下的脸,盯着他的眼睛,她蓦地抬起另外一只手扣住了他的手。手指用力,指甲都嵌进了他的皮肤里。

    她的指甲并没有太长,但是她意图明显,就是要掐的他流血。

    而那个人站在她面前,却也没有挣扎,只是任由她掐住自己。很快的,皮肤破开,真的有血丝溢出来了。

    另一只手不停,汗水沿着她的眉梢滚落下来,她也不由的眯起眼睛。

    那个人垂眸看着她,修长清瘦的身影笼罩在黑袍之下,好似眼下吹来一股风,就能把他给吹走。

    他的墨发散着,只有一些在脑后简单捆扎了下,即便是黑巾遮面,但似乎因为这外形,而显得没有什么杀伤力。

    他抬起另外一只手,将滚到她脸上的汗珠擦拭掉,“你要在此杀了我么”

    听到他的声音,掐住他手的手也顿了下,姚婴原本始终沉着镇定的眼睛也出现了一瞬的动摇。

    “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杀你,岂不可惜而且,你也没反抗啊。”许多的疑惑都解了,这就是孟乘枫,尽管他这般瞧着,好像和以前大不一样。

    不说其他,在这忽明忽暗的光线中,他的眼睛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以前的眼睛,像两颗淡色的琥珀,很漂亮,是她见过的眼睛里最漂亮的。

    但现在,若仅凭眼睛,她根本就认不出他来。

    “我只是、、、”他接着开口,但却只说了三个字。

    “你只是来看看我们今日的战况如何还是,你来看我的”她接着问他,却始终抓着他没撒手。

    另一手摇晃不停,她呼吸都开始不太顺畅,胸肺上好像压着一块什么大石。

    他没回答,看着她,因为黑巾,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你这个灵童,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呢到底站在哪个阵营还是说,哪边得利,便站在哪边”她依旧接着问,同时上前一步,他反倒被逼的后退了一步。

    “虽说你换了衣服,但我觉着,之前和齐雍见面的就是你。你又是在你们族人的老巢里经历过什么,才会有如此大的变化儿时情谊,族群大业,你到底选择的是哪个”她继续向前走,一边问,他也随着后退。

    掐着他的手,他已经流血了,她只要再让自己流血,血液沾染,他就没命了。并且,灵魂会永被禁锢,尽管她也不知那是什么滋味儿。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