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98、开始(一更)
    仰脸看着他,姚婴逐渐的弯起眉眼来,“你确定,我哥是很欣慰的说不出话么”

    “当然。”他怎么可能连对方是什么神态心态都看不出

    姚婴轻笑,有时候她真觉得他特别搞笑,他对自己人格魅力的那种自信,她真是佩服。

    反正,她没那么自信。她知道自己很无趣,任何一个人和她待在一块时间久了,想必都会想躲开,无趣的不像活人。

    但是他就不一样了,他超级自信,甚至有时可以说是自大。

    不过,现在瞧他这样子,她只觉得好笑。

    “笑什么莫不是,你觉得,你哥对本公子不满”几不可微的扬眉,他当然不信。男人看男人,还是看得准的。就像他第一次看到姚寅,便觉得他是个好苗子,可以发展。

    “不知道。”微微摇头,姚婴觉得,或许在姚寅心里,可能谁都配不上他妹妹吧。

    “哼,于本公子来说,你是天上的仙女,专门为我落入凡尘。但对于姚家兄妹,你们绝对是祖上积德,才得到了我。”另一手捧住她后脑,让她仔细的看清楚自己。压低了声音,有些恶狠狠,加重自己言语之间的分量。

    “是是是,是我们积德了。不知积了什么德,才把你弄到手了。”顺着他说,他果然满意了,就爱听奉承话。

    笑了一声,齐雍抚着她后脑,下一刻低下头,阻止她再笑。

    分散在各个地方失去神智昏迷的人都被抬回去了,其实没怎么样,就是温度太低,冻着了。

    运回去后,放到了篝火边缘取暖,另有先生和姑姑忙碌的给他们救治。

    待姚婴和齐雍回来,他很快便被围住了。

    姚婴也走到篝火边缘喝水吃东西,她一直心不定,根本就连吃喝都忘了。

    这会儿真是觉得饥饿,都饿的有些低血糖了。

    罗大川这一整天都在围着金隼转,还在它不远处生了一堆火,就是担心它会冷。

    也或许真是他照顾的好,也或许是因为吃了那怪鸟的心脏大补过,这夜晚时,它还真站起来了。

    身上的羽毛掉了不少,看起来不如之前那么威风了。

    不过,眼神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峻,红色的眼睛,蓦一时在火光的反射下,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诡异。

    姚婴填饱了肚子,一边拿着水壶喝水,一边给了它两颗药吃。那药丸明明看起来黑乎乎的,瞧着更像是羊屎球,它却明显很喜欢吃。

    罗大川问了问那些被抬回来的人的情况,得知之后只是嗤之以鼻,这些巫人也只会搞这些乌烟瘴气下三滥。决斗也要弄一堆野兽在前开路,他们就是阴沟里的臭老鼠,根本不知光明正大为何意。

    “说这些无用,反正无论如何,接下来还是得和他们狭路相逢。不过,这金隼一受伤,还真是把你给心疼坏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媳妇儿受伤了呢。”罗大川这个人,不和他长时间相处,就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人。但凡可以走进他的生活,成为他的朋友,他是真的很关心很护短的。

    “小爷是真心疼它,你是没瞧见它和那怪鸟掐在一起有多狠。小爷上去帮忙,根本就帮不上,急的我不行。”说起这个来,罗大川激动异常。

    如果能帮上忙,他真的会不遗余力,奈何它们俩扑腾的别人根本插不进去。

    “它的确是需要好好养一养,届时进入深处,说不准还会遇见那种怪鸟。”叹口气,姚婴伸手摸了摸它身上坚硬的羽毛,其实说起来,它年龄还是太小。而且,也没有太多的斗争经验,一切都来源于她给他的加持。

    如果它从小就一直在战斗,有着丰富的经验,这回也不会被叨的这么惨。

    “我看公子回来后,那些人就开始在山上活动了。看来这回是定下了,可以从那条暗道走了。”罗大川边说边扬起下巴让她往那险峰上看。那些人行动有素,做起事来,真是天上下刀子也挡不住。

    “嗯,有内应,路被开辟出来了,所以可以通行。不过,需要快,怕慢了,那些巫人回过味儿来,不止我们走不了,还会让内应出现危险。”也不知姚寅做了什么,他和齐雍应当一直都有联系。在如此关键时刻,他通了这条路,就是为了让他们快一些的进去。

    “公子就是公子,这内应安的真够深的。”罗大川哼了一声,不过之后又笑了。安插内应是对的,一听有内应,他都信心倍增了。

    “好好休息吧,今晚你也甭抱着它了。不过我想,咱们若是从那上面的暗道进去,它可怎么办若是让它一直走路,那还是鸟么”姚婴挑了挑眉尾,看金隼那小样儿,它眼下估摸着飞也飞不久。

    “那还不好说,小爷背着它。”罗大川眉头一皱,招儿从心来,不算事儿。

    姚婴忍不住笑,“人家都是背媳妇儿,你说你上一次背了一头狼,这回又要背一只鸟。你这经历,说出去估计都没人信。”

    “说起狼,小爷还想着,这次来塞外会不会见着那母子三头狼呢。”也算并肩战斗许久,这来了塞外,他就想见见。

    “有缘自会相见。不过我觉得,它们最好不要在这里。人类的战争,它们在附近,恐会被波及。”而且这个季节,它们可能已经回到冰川了。

    篝火在跳跃,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那火苗却是隐隐的泛着幽蓝,足以让所有心存不轨的邪物在这夜里不敢靠近。

    险峰上,在忙碌的护卫也几乎完工,安插了登山的绳索,大部队便可以出发了。

    齐雍在与众人部署,他并未安排所有人全部从那暗道之中通行,这塞外的路线图他知道的很清楚,调出了三分之二的人马,从他定下的另外两条路线进发。而且,那两条路也是捷径,并非要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冒进。

    接近天亮,那边的商议也结束了。随后,该出发的便出发了。

    大队人马开拔,犹如游龙摆尾,大举的移动,看起来极其震撼。

    若是在高处,看的会更清楚。

    而此次,金隼须得在外面,它不止可以起到为他们预警危险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和姚婴联系。

    他们在内部,如若真的被困住,金隼可以通过姚婴而找得到他们。

    除却姚婴,和金隼交好的也就是罗大川了,他将负责在外调派金隼,还可以在这段时间照顾它。

    罗大川没反对,他担心金隼是真的,尤其是旁人也无法照顾它,这个任务他接了。

    他们出发,这边也要出发了,此次跟随的无不是功夫好手,毕竟如这种向高处攀登的事情,没有功夫的人根本就不行。

    只有姚婴是个意外,她根本没办法自己攀爬,但有人心甘情愿的带着她。

    护卫已经开始上去了,留下的还有几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高矮胖瘦都有。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是对的,他们功夫真的特别好,在那险峻的石壁上跳跃,有时看着跳起来,都觉得会掉下来。但身体完全违反了地球引力这回事,向上跃起,好像天上有什么看不见的丝线在吊着他们一样。

    眼见着他们都上去了,姚婴也不由得深吸口气,转身,她一把抱住齐雍的腰,“轮到我们了。我专属的搬运工,咱们走吧。”下巴抵在他胸口,她仰脸看着他。天亮了,她看他就更清楚了,虽说胡渣都冒出来了,但还是很帅,成熟男人的魅力,无可匹敌。

    垂眸看着她,齐雍也不由得弯起眉眼,捧住她的脸,他低头在她鼻尖上亲了下。下巴上的胡渣很硬,扎的她往后躲。

    “人都走了,你现在想不想对本公子动手啊绝不反抗。”他压低了声音,一边摩挲她的脸。

    他这声音就让人受不了,姚婴耳朵都开始痒了。

    “你是打算把他们晾在上头一个时辰”有这种领导,也是他们倒霉了。

    “正好给他们时间休息了。”齐雍如是道。

    “我才不和你胡闹呢。各个都是老司机,我们一个时辰不上去,做过什么他们都猜得到。快走吧,我也想赶紧上去。”微微歪头躲避,他真是有一种魔力。上来那股胶水的黏劲儿,拿他没办法。

    “这一次,你得跟紧了我。这回再进去,见什么人,都不会避开你了。最终是人是鬼,也即将有定论。”他低声道,这句是人是鬼,含义颇深。、

    “嗯。”踮脚,她在他唇角落下一吻,虽是扎人,但依旧是充满了属于他的气息。

    齐雍无声的笑,单臂拥紧她,下一刻跃离原地,出发。

    亦如往时,这个时候姚婴无需做什么。这险峰之上有不消融的冰雪,因为踩踏过的次数太多,眼下极为不结实。

    有几处齐雍在踏过之后便碎了,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便落了下去。砸在下面,碎成渣渣。

    身体悬空,姚婴抱紧了齐雍的腰,这种体验无数次,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只要抱紧他,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他都会牢牢地把她圈在自己的怀中。

    很快的,便抵达了那暗道的出入口,齐雍将她放下,她双脚落地,随后也松开了紧紧环住他腰的双臂。

    抬头看去,人都抵达此处,在这里没什么威胁,大家也都是安全的。

    话不多说,齐雍自然是一马当先,姚婴跟随着他,走在了最前。

    赤蛇已回到了姚婴的荷包里,它之前跟着齐雍走了一趟,累得够呛,这会儿在荷包里睡着了。

    往深处走,就几乎看不见什么了,因为视线里是一片漆黑。

    一手抓着齐雍,一边前行,人太多,都是脚步声,其实她也听不到什么。唯一能用的就是感觉了,眼下走的这条路什么都没有,之前那些藏在石壁里的东西都没了,好像人为的被都消灭掉了。

    因为知道路线,所以前行的也十分顺利,在岔路时完全不需要有迟疑。

    这次的路,和上次走的不一样,在调转方向时便感觉出来了。

    这条路线必然是他之前进来之后定下的,这是姚寅的线路,目前为止很顺畅。

    转过无数个弯儿,其实已经估测不出在这黑暗的通道里走了多长时间了,前方忽然出现了光亮。

    而且随着出现光亮,还瞧见了人走动的影子。

    齐雍没有任何停留,而那深处的人也感觉到了这边有人过来,立即出现在光亮之中。

    “公子。”在那儿的人是鹤玉。他带着人是最先进入塞外的,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潜进来了。

    齐雍应了一声,下一刻也从这漆黑的通道里走了出来,这里是一片极大的山中内室。亦如巫人之前的装潢爱好,墙壁上都是浮雕,石椅石桌,单九极数,无所不在。

    墙壁上挂着壁灯,这内室也亮着,鹤玉带着四个人,都是他手下得力的人。

    之前,他手底下的人出过问题,大概也是因为此,这之后凶险的刺探任务,他都做的极为卖力。

    这里被他们占领,有过打斗的痕迹,不过他们随身带了避蛊之物,那都是姚婴在长碧楼休息的那段时间和白老先生研究出来的。因为时间紧,一共也没做出多少,之后被取走,原来都佩戴到鹤玉的人身上了。

    鹤玉向齐雍禀报,说接下来的路线已经确定了,可以立即行动。

    他是如何确定路线的姚婴不知道,但根据荷包里已醒的赤蛇的扭动程度来看,这里怕是姚寅来过。

    他就算不得活人,身上的味儿人可能闻不到,但动物却闻得到。

    墙壁上的浮雕栩栩如生,风格诡异又神秘,如果不了解他们,真的很难从这浮雕上窥到玄机。

    姚婴围着这内室的墙壁缓慢的走,一边看那些浮雕,最后,在正当中的一副最大的浮雕上,看到一个身体较于正常人宽大,身着拖地长袍的人躺在一块巨大的玉床上。

    但,他躺着的身体上还有一道虚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进他的身体里。

    这是什么复活吗

    她陷入自己的错觉中时,听到的那些,难道是真的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