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99、开始(二更)
    看那幅浮雕壁画,面积很大,除却那个较于常人宽大的躺在玉床上的人,这浮雕上还有多层的雕刻,寓意一时之间看不明确。

    这上面好像雕刻着白云似得,但又一层一层,每一层中间又有其他东西,就像是什么千层夹心饼干一样。

    中间的东西意味不明确,或许是时间太久了,也或许是风格实在诡异,她分辨不出。

    短短时刻,鹤玉带着人再次出发,他们很明显知道接下来该走哪条路线。

    这种打头阵去刺探的任务,他们专做此项,倒也是不惧,说走便走。

    “咱们也启程。”齐雍的身影走过来,也随着看了一眼那墙壁上的浮雕,漆黑的眸子几不可微的眯起。

    “我觉得这浮雕暗有深意,不知我哥可曾说过?”转眼看向他,姚婴问道。

    “有些地方,只有固定的人员才能进去。即便是你哥,也从未靠近过。”这些巫人的等级制度太过分明,下层的人,想越级的了解高层的秘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说,那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会不会是这里呢?”既然如此,他们也没必要在这复杂的外围转悠了。、

    “走吧。”齐雍最后看了一眼,随后抓住她的手,快速的离开了这内室。

    随同进来的人,在离开这内室后,分别散开,因为这外面的路分为数条,像是什么蜘蛛的爪子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每一处通道通向何处根本就不知道,如果没有人长时间的待在这里刺探,来到这里必然是一头雾水。

    姚婴与齐雍带着五个护卫,皆是他最得力的下属,跟随他的时间较长,配合的也较为默契,能够最快的领会齐雍的命令,有时根本不用说话,一个眼神便可以。

    沿着一条通道前行,速度极快,根本没有时间多做停留。

    而且,这里的通道是很安静的,没有任何的威胁物,看来这儿就是寻常的通道,不似之前的路,藏了许多的东西,为的就是要那些随意闯入此处的人的性命。

    “这里面被蛀的像是蚂蚁窝,你居然也能记得住路线。”最初姚婴还是记得的,但是因为通道里太安静了,没安排任何的东西,如此她就分辨不出方向来了。

    “因为在最初知道路线的时候,便在脑子里画出地图来了。”抓着她的手,齐雍一直偏前一些,当下就是他在打头阵。

    “大脑比较发达的人,真是让人理解不了。”自己在脑子里画地图,画完就记住了。对于这方面,她是没有这技能的,即便是画完了也糊涂了。

    “你这夸赞本公子领了。”齐雍无声的笑了,他人说这话,他怕是不会有什么反应。不过,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就喜欢听,有时即便知道她假意说的奉承话,他也喜欢。

    姚婴这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夸赞,她见过的人当中,齐雍绝对是最聪明的、。当然了,也绝对是最自恋自大的。

    漆黑的通道开始向上,是有台阶的,并且在走了一段距离后,前方开始出现光亮。

    那是挂在石壁上的油灯,也不知用的什么油,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

    在闻到这味儿的时候,护卫就自动的屏息了。

    倒是姚婴和齐雍皱了皱眉头,随后对视一眼,两个人在同一时间明白了。

    “是鱼油,无事。”齐雍开口,护卫也随后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只不过,这鱼油也分很多种,也不知是哪一种鱼的油可供燃烧。

    这种壁灯每隔一段距离便出现一个,因为用的灯油稀奇,所以这整个通道里都飘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儿。

    若是不知它从何处散发而来还好,可知道了来自燃烧的鱼油,就让人觉得很是不舒服。

    这路一直向上,若是根据高度来判断的话,眼下怕不是已经走到了某一处高峰的顶端,再往上,不知要走到哪里去。

    然而,这前方的路却是峰回路转,出现了岔路,有一条一直向上的,但两侧又延伸出向下的,同样是石壁上挂着壁灯。那光线幽幽,在这高处往下看,其实什么都看不到。但正因为此,才透出无限的诡异来,像是一只什么鬼怪,张开了大嘴等着不知情的人跳下去。

    “走哪条路?”站在那儿,姚婴稍稍感觉了一下,好像都一样。而且,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隐隐的觉得有点儿热。

    这种觉得热的感觉不陌生,上一次来塞外,便出现过。

    如今再来,她心里头就明白了,应该是距离这塞外巫人的老巢不远了。

    “这儿。”齐雍选择了右侧的通道,当先的走了下去。

    姚婴与护卫跟随,踩着台阶下去,通道很窄,

    这通道好像特别深,最起码走了有一刻钟,还是没见到底。而且,通道是蜿蜒的,并不是直上直下。

    随着往下面走,姚婴那种发热的感觉也愈发的明显,其他人明显无恙,甚至精神一直处于高度警惕当中,他们好像都成了机器人似得。

    蓦地,转过了一道过于明显的弯,齐雍就停下了脚步。

    走在后的姚婴也随着停下脚步,同时也清楚了他为什么停下,因为前面没有路了。

    眼前是一面石壁,雕刻着花纹,两侧石壁上分别挂着两盏灯,同时也将这里照亮。

    很明显,这就是个假的尽头,这石壁必然能打开,否则专门弄两盏灯挂在这里做什么。

    齐雍亦是如此想法,而且他也没过多研究,站在那里稍稍打量了下,便伸手扣住了左侧的那盏灯。

    嵌在石壁上的灯十分古朴结实,齐雍抓在手里,指上用力,蓦地一扣,那壁灯就弯折下来,脑袋朝下。

    里面的灯油随即洒下来,带着一串火苗坠到地上。

    随着那壁灯弯折,挡在眼前的石门霍的朝着右侧滑开。

    滑开的速度很快,好像那墙壁里有数个人在拉扯一样。而随着石门打开,被掩藏在后面的一切也进入视线当中。

    和想象中的都不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展览馆’,尸体展览馆,奉天一派的尸体展览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