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308、三个男人的齐心(一更)
    被放倒在地,双手被缚,她那一瞬间完全是蒙圈。

    眼见着孟乘枫和姚寅也冲过来,一人按住她双腿,另一人则抽出匕首来,直奔着她的脸过来。

    她那时候就恍然,他们可能是不知何时中招了,在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的时候,便被算计了。

    她想晃动手腕,召回这三个人的神智,但是双手被齐雍死死地扣住,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你们清醒一下好不好?在做什么?”躺在地上,她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三个人把她给控制住。

    “忍一忍。”那两个人不言语,倒是齐雍开了口,听他的语气就听出也是不忍,但却不得不这么做。

    孟乘枫一手按着她的头让她转过脸去,手里的匕首便落在了她耳后。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一听他说话就不是不正常,明明神志清醒,可是这会儿在做什么。

    她只能喊叫,身体根本无法动弹,无论齐雍还是姚寅亦或是孟乘枫,功夫奇高,力气更是大,她怎能敌得过。

    他们若是被下蛊了尚且好说,她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法子来对付他们。但是他们没有,她也根本无法用这个法子去对付他们。

    孟乘枫的匕首沿着她耳后发丝与耳朵之间的皮肤划开,她没觉得疼,反而是一热,之后血就流出来了。

    闭上眼睛,她奋力的挣扎,但是手脚根本就使不上一点儿力气。

    血流出来,孟乘枫便随手扯下自己袍子上的一条布料来,卷成一个卷儿,垫在她耳朵下面,接住那些流下来的血,白色的布料很快就染红了。

    齐雍和姚寅不放手,倒是齐雍真的于心不忍,微微撇开眼睛,看着姚婴因为挣扎而变红的脸,他不由低下头,在她额角亲了亲,“马上就好了。”

    “齐雍,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只不过短短一瞬,他和孟乘枫还有姚寅,达成了什么共识?她根本就没瞧见。

    “为了你好。”齐雍贴着她继续道。

    这种时候,他心软心疼的更快一些,姚寅和孟乘枫倒是十分镇定,毕竟都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耳后流出的血将那一团布料全部浸湿,血是热的,甚至在这微凉的环境里,还在冒着热气。

    收手,孟乘枫起身,脚下一动,便迅速的掠至那玉质的墙壁前。

    一脚蹬在上面,身体也跟着跃起来,一直跃到最高处,单手拍在某一处,下一刻,这玉质的墙壁便从中间缓缓的分开了。

    强光从里面洒出来,孟乘枫落地,而这边姚寅也迅速的起身。

    齐雍单手在姚婴的头上揉了揉,“在这儿等着。”话音落下,他便放开了她。

    转过头去,倾斜的视线中,只见那三个人掠进了开启的墙壁之中,强光外泄,以至于她除却他们三个人的身影,便什么都瞧不见了。

    他们消失在强光之中,下一刻,那墙壁就合上了。开启的快,合上的也快,而合上之后,这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躺在那里,她缓缓的抬手捂住自己的耳朵,还在流血,粘在她手上,热的烫手。

    回想一下,刚刚齐雍和孟乘枫一直单独在一起,他们可能是发现了什么,继而在短时间内便商议出了结果。

    而姚寅?他耳力那么好,想听到也不难。

    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就是她了,耳力不好,眼力也不好,根本就没察觉出他们的计划。

    看着那已经合拢的墙壁,上面的浮雕栩栩如生,极其精美。

    以她这个视角,倒是忽然发觉,能看得清一些最上头的,依稀的,她好像还真的看到了那一处让墙壁开启的机关。

    可是,太高了,她根本够不着。

    深吸口气,她捂着耳朵坐起身,把手拿下来,一手的血。

    割开她耳后,取她这里的血,的确是堪比心头血好用。

    那墙壁一合,她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如果这耳力能再好一些的话,说不准能听到一些动静。

    蓦地,一些清脆的碎裂声传来,姚婴缓缓的抬头看向头顶,那些晶莹剔透的水晶出现了裂纹。

    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地方出现了坍塌,便一直蔓延出去。

    视线追随着那些裂纹,随着它们游走,那些清脆的碎裂声也格外的刺耳。

    如姚寅所说,这里的确是要毁了,而且依照眼下所见,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那些裂纹渐渐扩散,最后头顶和墙壁上的水晶全部都裂开了。

    就像是百足虫一样,从这头爬到那头,若是坍塌下来,底下的人非得被埋住不可。

    起身,她一手擦拭掉耳朵后的血,仍旧在不断的流,孟乘枫这一刀割得极其稳准。不会要了她性命,但也不会那么快就凝固了。

    头顶碎裂声犹在,她缓步的走到那玉质的墙壁前,紧紧地合上,她想开启也是无能为力。

    金隼不在,那么高的地方谁也爬不上去。

    举起沾满了血的手,按在白色的墙壁上,她缓缓的走动,红色的血也在墙壁上画出了血腥的弧线来。

    手上的血没了,她便继续在耳后抹一下,蹭到了新鲜的血,继续在墙壁上画。

    那放置玉床和灵童尸体的地方,已经有水晶掉下来了,砸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姚婴继续画,在这墙壁前来回的走动,红色的血在墙壁上画出诡异的图案,在这即将塌陷碎裂的地方,如此妖异。

    后方,上方的水晶开始大面积的掉落,砸在地上,轰隆轰隆的。

    感觉那些碎裂的水晶就砸在她脑袋后方,姚婴的眼皮也在跟着跳。

    蓦地,左侧的墙壁上的水晶大面积的倒塌下来,砸在地上,透明的碎屑迸起来老高,从姚婴的裙摆上跳过,将她的裙子划开一个个细碎的口子。

    而就在那坍塌之后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条延伸向上的石阶,正有人从旁边钻出来,走到那石阶往上跑,明显是从别处逃出来的。

    正好姚婴画完了,收回手,她转眼看过去,乌溜溜的眼睛杀气横生。

    摇晃手腕,她一边往那边走,那仓皇的往石阶上爬的人脚下一绊,继而抽搐的从石阶上滚下来,滚进了碎了一地的水晶碎片中。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