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317、承诺(一更)
    这种情况在意料之中,逆天而行,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塞外虽是极寒之地,但是却占尽了天时地利。他们在最初逃到塞外时,发现了这个地方,用人力将这里凑出个人和来。

    长达几百年,他们一直都相安无事,甚至还妄想不可能之事。

    如今,全部毁了,老天的报应也来了。

    他们不断的上来汇报情况,边关的军队极其给力,加上长碧楼的人在,这军队所向披靡。

    齐雍的身体看起来恢复的还是很快的,只不过,每天仍旧需要睡几次,否则精神不够用。

    他睡着了,那些问题便姚婴去解决,但总体来说,并无太棘手的问题。

    那些逃出来的巫人,虽是逃出来的,可是,要多惨有多惨,与他们当初出来时相差无两。

    被剿杀,基本上没有过多的挣扎,如同宰鸡一样。

    得到这些汇报,姚婴的心情是极好的。当然了,这种情况肯定还会持续很久。不止是这塞外逃出来的巫人,还有之前潜伏在大越的巫人。

    若是真的想要从这世间把他们都给清剿干净了,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只不过,留存下来的那些,也算不得什么大威胁,折腾不起风浪了。

    再之后,便是要去清理以前巫人留在大越的那些工程了。灵转一派尚且还好,奉天一派简直如同地洞人一样,大越境内但凡山水灵秀之地,都被他们给掏了。

    而且,在塞外深处的那些情况都平静之后,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寻找姚寅。

    也不知姚寅到底在哪儿,情况如何。

    眼下那里进不去人,更别说去找他了。

    其他人的命也是命,即便深入塞外,也得待一切平息下来才是。

    想起姚寅,姚婴不免心事重重。其实未必要见他,只是得知道他还活着,能够和阿骨在一起。

    他们太不容易了,恍若是天定,他闯入了她一直藏身的世界,之后便相爱了。

    而且,姚婴还想让阿骨知道,她自己生下的孩子是什么模样。否则,真是太遗憾了。

    几天的时间,齐雍能够下床了。但,只限于在这二楼走动。去方便什么的,他都可以,无需再用小厮服侍。

    他挺拔而瘦削,任谁见了都看得出他是大病了一场。不过,公子的威严犹在,漆黑的眸子压迫力极强,让人不敢直视。

    姚婴觉得,他现在就像一头处于养精蓄锐中的猛兽。待得力气恢复,指不定得吞了多少猎物。

    新鲜的时令水果送来,姚婴总算是找到了让她闻味道和吃进肚子里都不会恶心的东西,天然的果香,甚至让她生出了一股享受来。

    许是因为见她吃水果时表情特别好,齐雍也明白了,偷偷的笑过之后,更多的新鲜水果源源不断的从外地运进雁城来。

    “你就不想尝尝么真是好香。以前在皇都,新鲜的果子特别多,但我也从没觉得这些东西有多好吃。吃或者不吃,都无所谓。但这会儿闻着,真的好香。”而且,味道还特别好,十分合她的口味儿。

    站在她身前,齐雍现在如果有力气站着,他就绝不会去坐着或是躺着。

    躺的他都忧伤了,情愿像个护卫似得站着。

    垂眸看着她在吃,数种水果全部切成均匀的小块儿,她拿着叉子,随着扎进去,泛着香味儿的汁液也随之溢出来。

    “你觉得好吃便好。只不过,你吃了这么许多,真不会觉得肠胃不适么”居高临下,齐雍看着她,漆黑的眸子载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他现在看着她吃吃吃,他都会笑。

    “没有。”摇头,她没觉得不适。反而觉得,如果每天以水果为食,不喝那些补汤之类的东西,那就更好了。

    “本公子的孩子,当真与众不同。”还在肚子里呢,就这般任性。

    无言,姚婴边吃边忍不住翻白眼儿,若说这世上哪个孩子最与众不同,她大侄儿必须是翘楚。

    那才是真正的与众不同,其他的孩子没法儿比。

    “不过,这孩子长势缓慢,超出了本公子的想象。”他的声音气力仍旧不是很足,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她肚子的钻研,并且钻研的相当认真。

    他的计算方式很特别,因为他的眼睛特别厉害。他每天都在观察她的肚子长势如何,但让他失望了,这几天下来,还真没什么变化。

    只是从大夫那里得知,因为姚婴本身体质不好,从娘胎里带来的弱。再加上那些时日在塞外折腾,几乎丢掉半条命,所以,她当下急需的就是补身,却又不能补得太快。

    “你以为这是气球呢,吹一口气,就变得老大,那是不可能的。”想的太美好了。再说,如果真发生那种事儿,她肚子里的可能不是个孩子。

    “但本公子心急啊。”齐雍如实道。一边抬手罩在她头上,轻轻地抚摸。

    眼下瞧她,当真乖巧可爱,这几天来黏黏糊糊的不愿意和他分开太远,他就更开心了。

    “当初栽种时,也没见你心急啊。”眉眼一转,她看向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他当初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去栽种的。

    这话让他接不下去,他微微施力的在她头上揉了揉,被她打败了。

    “不知留荷坞的人到哪儿了这几日来,你倒是能出去走走,但孟公子却整日在房间里。”小厮说他可以下床走动,只不过,不太愿意出来似得。

    “应当快到了。”齐雍淡淡道,漆黑的眸子一转,也看不见他在想什么了。

    “这几日我也没有去看望他,一门之隔,他什么状态我都没瞧见。”只是听小厮描述了他的情况而已。

    “本公子去看过了,很好,你不用担心。”一同从那最危险之地回来,有命活着,已是大幸。

    “听你这语调,还真是不太寻常。其实我很多次都想问你,你们三个进去之后,都看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她说道,但也清楚,齐雍是不会说的。

    诚如她所想,齐雍有片刻的沉默,之后缓缓摇头。

    就知如此,她也不打算再问了,继续低头吃水果,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不过,能从里面出来,的确是超出想象。我与孟乘枫曾答应过你哥,如若我们有其中一人没了性命,那么逃出去的人,便要负责你的下半生。”蓦地,齐雍忽然道,声音也很低。

    吃水果的动作一滞,姚婴抬眼看向他,乌溜溜的眸子满载诡异之色。

    “你若没命了,我找下家的事儿还用你给我安排我自己就能去找,你又何必操心。”神经病,他们三个男人还定下这种承诺来。

    齐雍哽住,下一刻手落在她后颈,微微用力捏了两下,“想得美。”

    “想得美也没有您美呀不过,我还真是低估了我老公爱我的心。下回再有这种事儿,你就不用提前安排了,我自己就能安排。”任他掐自己,她现在这身体情况,他想惩罚她都无处下手。

    齐雍真被气着了,又捏了她两下,见她无动于衷,他就放手转身走了。

    走到门口,他又蓦地转回来了,走到之前的位置停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现在本公子后悔了,以后也定然不会与任何人定下这种承诺。”绝不会再有了。

    姚婴轻哼了一声,随后扭头看他,又忍不住笑起来,“逗你的。不过,这种事儿以后还真不能再有了。”她知道姚寅的心,担心她受苦而已。只不过,她又不是什么摆件,这家倒了就挪到另一家。

    “后悔至极。”当下的情况,他真的是抱着不会活的心。可现在出来了,就自动的后悔了。

    举起叉子,尽力的举高,让他吃。

    齐雍并不是很想吃,但见她执意,他最后也不得不弯下腰来,把叉子上的水果咬进嘴里。

    “你说,我肚子里的这个家伙这么喜欢吃水果,待生出来,会不会带着一身水果香”就如他一样,自带体香。

    “本公子的孩子与众不同,必然很香。”毋庸置疑。

    瞧他那认真的样子,姚婴忍不住笑,这种自信,绝对是遗传,他母后就这个样子。

    雁城的夏日景色极其好,凉爽,这种时候,南方必然很热,在这里,就是避暑了。

    只不过,边关城镇,物资要较为匮乏,那些对生活要求极高的人,在这里必然是会觉得难过。

    齐雍尽全力的将能够运到这里的最好的,姚婴最想要的都给她,不过,如若和在长碧楼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

    眼下边关那里所有的事情都在进行着,若是立即离开,不免不放心。

    其实姚婴也一样如此认为,还是得再稍稍等一等。最起码,得等那塞外深处平息下来,能够派人进去才行。

    无论如何,她总得知道姚寅的情况,他到底是出来了,还是被埋在了里面。

    阿骨还在冰谷呢,一直在等着姚寅,岂能让她空等。

    她与齐雍有幸仍旧在一起,但姚寅和阿骨也应当相守才是。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