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335、都能被原谅(一更)
    姚婴笑的酒窝浅浅,纯美可爱,眉眼间又带着那么一抹若有似无的温柔,齐雍看着她,根本是无法停留的向她走过去。

    几步便到了近前,他低头看着她,唇稍也弯了起来,“怎么了”他轻声问,以为她站的累了,一边伸出右手,想要扶她。

    却也就在这时,姚婴忽然抬手,高高的举起,直接罩在了他的口鼻上。

    姚婴的举动,齐雍自是不会躲避,即便是不合常理,他也不会躲。

    尤其是她现在有身孕,笨重,她要对他做什么,他就更不能躲了。

    手正好的覆盖在他的口鼻上,也只是下一瞬,齐雍的脸色就变了。

    姚婴收回手,后退一步,一手扶住了白先生轮椅的椅背,一边看着齐雍,脸上丝丝歉意。

    齐雍看着姚婴,根本说不出话来,他只是觉得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儿顺着鼻子钻进去,充满了胸肺,之后直冲大脑。

    这味儿上头,他忍了一下,但还是没忍过去。转身,单手扶着围廊的栏杆,开始干呕。

    他这边呕,那边孟乘枫也立即开始复制粘贴。同样扶着栏杆脸朝外,呕的腰身都弯了下去。

    姚婴眨着眼睛,几分于心不忍,但是这场面又莫名好笑。

    不知道的,还以为孟乘枫是被齐雍恶心的呢。

    可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是因为齐雍恶心呕吐,他也受了牵连。

    两个玉树临风的男人,扶着栏杆,干呕不止。

    发出的声音极其痛苦,那种恨不得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的样子。

    姚婴看着他们俩,小脸儿也跟着纠结起来,心知他们俩当下必然很难受。

    做这一切,是她和白先生共同商议出来的结果。而她刚刚给齐雍的那一下子,是白先生的,他这轮椅上什么都有。

    那两个人呕的都开始流汗了,身体也颓了下来,大概都没有过这种经历,千军万马前也不会腿软的两个人,却败在了干呕之下。

    眼见着他们俩的状态,姚婴也从白先生的轮椅上拿过两个瓷瓶,两根银针。

    肚子隆起,走路不是太轻松,一步步的走过去,她一手拍了拍齐雍的肩膀,他呕的都流汗了,衣袍都潮湿的。

    拍拍他给予他一些安慰,之后将他的墨发拨走,让他后颈露出来,捏着银针,稳准的扎了下去。

    尽管他还呕的在抖,但她这一下也是格外的准,银针下去,又撤出来。大概是因为齐雍此时的状态,滚出来的血珠也特别的多。

    立即用瓷瓶去接,血珠滚进去,接了不少。

    量差不多,她又立即起身,朝着孟乘枫走过去。

    他的姿势和齐雍差不多,扶着栏杆蹲在那儿呕的身体都在颤抖。

    重复在齐雍身上做的,银针刺入他后颈,此次刺的要更深一些。

    撤出,用瓷瓶接血,这期间孟乘枫一直都没阻拦,他被牵连的干呕,根本就控制不住。

    接了两个人的血,姚婴直起身体,缓步的返回白先生身边。

    把两个瓷瓶封口,又放回他轮椅后头挂着的布袋里,“成了。”

    “一次不成,再来二回。不过,此时的情况也算是清楚了,这只是小菜。如若其中一人生命垂危,另一人必然躲不过。”白先生叹了口气,之前观察他们二人,均是等待时机。

    这一次,刻意为之,眼见着他们两个在眼前发作,一切都清楚了。

    虽说早就应该这样试探一下,但是,谁敢对齐雍动手脚算起来,也就只有姚婴敢了。

    “比想象的要惨烈的多,瞧他们俩呕的。”姚婴微微摇头,虽自己是始作俑者,但还是同情他们两个。

    “主要是这东西味儿太重了。”白先生微微摇头,别说齐雍,就是任何人吸一口,也得呕的肚子抽筋。

    姚婴看了看自己的手,虽说她把白先生的杰作涂在了手上,但她也没闻过。

    如果看着自己的手,其实她依稀的能闻到一些气味儿,这味儿,提神醒脑,估计她摸过的风都在吐,太上头了。

    过了好半晌,那两个人才逐渐的平缓了下来,扶着栏杆,齐雍满头都是汗,呕的他眼泪都出来了。

    孟乘枫也一样,全身瘫软似得,转身坐在了地上,浑身都湿了。

    两个人一样的惨,满头大汗,脸也是红的,眼泪汪汪,说不出的可怜。

    姚婴走过去,还没走近呢,齐雍便抬手示意她停在那儿别过来。

    几分无辜,姚婴甩了甩那只手,“应该没什么气味儿了,别害怕。”

    “唯有你。换做别人、、、”齐雍咬牙切齿,又上气不接下气,他还是觉得恶心,想呕吐,其实吐不出什么来。

    “换做别人,你当即就把他顺着这儿扔下去了。其实没事儿,还有一个无辜的人陪着你呢。”要说惨,还是孟乘枫惨。他什么都没做,还隔着那么远,也被牵连的成这样。

    齐雍扫了她一眼,说不出话来,汗水沿着他的额头往下流,呕的他腹肌都在抽搐。

    帮不上忙,他又不让她靠近,她也只能站在那儿看着他了。

    逐渐的平静了下来,两个人均瘫坐在那儿没力气动弹,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带着那股让人恶心的余味。

    “出其不意,其实算一算,四舍五入,我也能算得上武林高手了。”把齐雍这个高手给撂倒,她转念一想还是很开心的。

    齐雍无言,单手抚着自己的腹部,他屏息,觉得还是不呼吸的好。

    他憋气,那边孟乘枫也自动的屏息,两个人都不呼吸了,这围廊里也安静了下来,发出声音的只有从下面倒灌上来的风。

    “你们两个人牵连反应最严重的时候,身体里的血是会有一些不同的。所以,这一次如果不够狠,可能还有下一回。希望二位做好准备,不要抵抗。当然了,下次就肯定不会用这种法子了。”提前打预防针,姚婴希望他们做好准备,放弃挣扎,躺平任她袭击,这样于大家来说都方便。

    齐雍漆黑的眸子固定在她认真的脸上,明明还无奈吧,但一看她那样子却又忍不住笑了,被气笑了。

    他笑,那边孟乘枫也柔软了眉目,或许是因为齐雍的影响,不管她做什么,都能被原谅。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