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354、双煞(三更)
    两个挺拔修长的人,真发力时千军万马也抵不住。眼下被从头到脚的捆绑,双手置于身前,又用另外一根绳子给捆绑,双重捆绑,更加放心。

    柜台后的先生协助,对巫人下手,他倒是做过。但是对公子动手、、、他想着明日待公子醒了,也不知会怎样。

    不过,这让他动手的是姚婴,他想推卸责任,其实也容易。就是得看公子会不会舍得惩罚他的夫人了,若是舍不得,那这背锅的就得是他了。

    确定了绳子捆绑好,姚婴拍了拍手,随后站直身体。

    “辛苦先生了,这俩人能安生一会儿。我在这儿守着他们,先生去休息吧。”看向那先生,明显很是忐忑。在齐雍身上动手,不是谁都敢做的。

    “是。”先生不由松口气,随后转身离开,脚步匆匆。

    房间里的床很宽敞,只不过平时没什么人住,今日才收拾出来,原本是作为齐雍和姚婴暂住的卧室的。

    但眼下,他们俩还没睡在上头呢,倒是齐雍和孟乘枫俩人躺在了上面。头躺在床里侧,四条长腿被捆绑着搭在床外,这床根本就装不下他们两个。

    站在床边看着他们两个人,捆的像个粽子似得,两个大粽子。

    他们俩现在好似神智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白天里还好,夜幕降临,阳气减弱,阴气升腾,他们两个就有点儿不受控了。

    凭借他们两个的意志力,其实应当已尽力自控多时。

    按照姚婴的估算,他们俩用不了多久,就得打起来。自相残杀的那种,但凡有一个把另一个宰了,那两个人都活不成。

    还以为会一直到把两个人消耗的油尽灯枯呢,谁想到,那灵主如此小心眼儿,连这点儿时间都不留给他们。

    走出房间,她寻了两个干净的手巾,又幽幽的走了回来。

    烛火幽幽,她人也幽幽的,红色的纤细身影透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晃悠回床边,那两个人还是那样儿,真是把他们俩卖了都不会反抗。

    不过,他们俩若是可以卖的话,应当能卖不少钱,毕竟外形不错。

    而且,齐雍肯定会贵一些,因为他长得更好看。

    从齐雍那一侧上了床,姚婴垂眸看着他,这会儿即便晕了,脑门儿上的青筋还在跳呢。

    “收回我刚刚的猜测,你这样子,没人会买。”买回家也搞不定,谁自讨苦吃?

    扫了一眼那边昏迷的孟乘枫,姚婴随后俯身低下头凑近齐雍,在他唇角轻轻地亲了下。

    他全无所知,被亲了也毫无反应,不能配合她,倒是也几分无趣。

    只不过,他若是醒着的,还会配合她,那就被孟乘枫感知到了。

    这就是一项难以抉择的选择题,所以,她选择趁他昏迷的时候,对他做点儿什么。

    时间静静而过,偶尔的,黑夜的城中有一些声音。这茶馆附近有人家养狗,狗吠声时起时落,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已过了子时,夜里最黑暗的时候,可以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犹如被浓墨泼过一样。

    房间里,昏迷的人渐渐地有了知觉,入鬓的眉缓缓皱起,依稀的,好像有一只手在他衣服里来回的乱钻,像小泥鳅。

    姚婴也察觉出他要醒了,下一刻,把手从他衣襟里拿出来,她一边眯着眼睛看他,等他睁开眼睛。

    片刻后,齐雍的眼睫才动了下,缓缓的掀开。

    “醒了?告诉我是不是特别愤怒,想去杀了孟公子?控制自己,你要是不能控制,我就只能把再把你扎晕了。当然了,你晕着也挺好的,我能为所欲为。”贴在他耳朵上,姚婴低声的说着,许是刻意,极其撩人。

    齐雍用力的皱了皱眉头,缓缓的调整自己的呼吸,“小狐狸,又恢复本性了。”开始耍他,而且一耍一个准儿,他明明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每次都上当。

    “姐姐我憋坏了,忍了又忍。唉,人生艰难。”她轻叹,一边张嘴咬他耳朵。

    齐雍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要疯了。”

    无声的笑,姚婴微微起身,“所以,在你想杀人的时候,你可以想一些别的。被窥视就窥视了,想必孟公子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总比你们两个要自相残杀的强。”依据他们二人的战斗力,打的会很难看。但姚婴认为,齐雍必胜,可赢了也不是好事。

    “不行。”她是他的,岂能任由他人窥视。

    所以,或许可以在他和孟乘枫的牵连解开之后,给他灌一剂能失忆的毒药。

    “别激动,也别去想那些会激怒你自己的事情。你们俩现在就是双煞,真糊涂了打起来,两败俱伤。”轻拍他胸膛,让他淡定。

    齐雍在听她的话,身体也不动,知道自己被捆着,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捆的像个待宰的山鸡。

    蓦地,躺在旁边一直没有动静的孟乘枫明显有动静,姚婴看过去,之后把刚刚拿过来的两个手巾抓在了手里。

    将手巾卷起来,瞧了瞧,之后捏住了他的下颌,迫使他张嘴,然后塞进了他嘴里。

    “别怪姐姐无情,只有这样,你们俩才能‘安静’。”起身,从齐雍身上爬过去,跪在床上,把孟乘枫的嘴也堵上了。

    那手巾堵得严实,两个人都无法说话,孟乘枫也睁开了眼睛,倒是没反抗。

    跪坐在中央,分别的看了看他们两个人,除却各自的脑门儿脖子青筋直蹦外,瞧着也是很和谐的。

    缓缓的把自己的长针拿出来,在他们二人的上方晃悠了一圈儿,让他们俩都见识见识,那时扎他们的长针,就是她手里的这个。

    “都看清楚了?看清楚了,就控制好自己。大家都在搜查,已经很焦躁了,你们俩最好安安稳稳的,莫要生事。不然的话,我就用更狠的手段对付你们,有你们吃苦头的时候。”良心警告,他们若是真的要发疯了,她可真不客气。

    那两个人的眼睛随着她的手转,又听了她的话,嘴被堵着说不出话。但同时也清楚,是自身出了问题。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