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61、生机(一更)
    关夫人脱口而出自己儿子的名字,之后便朝着孟乘枫走过去了。

    关老爷也一样有些发蒙,看着孟乘枫,也好似迷糊了。

    关夫人几步冲到孟乘枫面前,但是这般走近了之后,她就忽然又停下了。

    仰头盯着孟乘枫的脸,她察觉出不对劲儿来,“你不是霖儿。”

    孟乘枫居高临下,看着那关夫人,他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来,“我的确不是夫人的霖儿。不过,我想夫人应该也看得出来我是什么人。”

    关夫人想了想,便开始后退,很明显她反应了过来,于是乎开始回避。

    “关夫人,想必你也清楚将你请来的因由了。我们这位孟公子想和您单独聊聊。关老爷,您这边请。”姚婴从上面走下来,说道。

    关老爷还是有那么一些迷惑,可关夫人在垂眸躲避,她是清楚情况的。

    和留荷坞一样,孟老爷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根本不清楚自己娶的妻妾,到底都有些什么联系。或许大概还觉得自己艳福不浅,娶了三个,跟三胞胎似得。

    姚婴从上面下来,直接抓着那关老爷离开大堂。关夫人意欲跟着关老爷走,孟乘枫却把她给抓住了。

    齐雍和姚婴同行,带着那关老爷去了另一侧偏室,而孟乘枫则把关夫人给带走了。

    关老爷还是蒙圈的,但又很惶恐,进了偏室,好像才稍稍清醒些,忽然间给齐雍跪下来磕头请安。

    看着他,齐雍倒是无动于衷,毕竟有人给他跪下磕头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他磕了好几下,姚婴才俯身把他给扶起来,“关老爷无需慌张,我们今日请你来,是有事相求。我们想知道,关老爷的长公子如今身在何处?”

    站起身,关老爷还弯着腰,听姚婴说完,他一愣,“我家霖儿……我家霖儿去宛南养身体了呀。”

    闻言,齐雍和姚婴对视一眼,这么容易就问出来了么?

    “那不知,令长公子,是何时前往宛南养身体的?”姚婴接着问,真相怕不是这样吧。

    “有两年了。霖儿他从生下来身体就不好,两年前病发,天气冷了,他就咳喘的厉害。内人请来了神医,神医说要霖儿去四季如春的地方养着,方能好转。正巧小人在宛南碧城有宅子,便点派了数个下人丫头把他送去了。前些日子还来了信呢,说是这春日到了,他都没喘。”关老爷如实交代,十分真诚。

    宛南碧城距离庆江不算太远,是个小城。如关老爷这样的商贾,在那里买一栋宅子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王爷,不知是不是小人的霖儿闯了什么祸了?”是不是什么滔天大祸,惹得皇室王爵亲自来逮人了。

    “关老爷不要胡思乱想,令公子没有闯祸。你也看到了,那位随我们而来的孟公子和令公子样貌如此相似。其实,我们是协助孟公子来寻亲的。”姚婴接着说,谎话张嘴就来。

    关老爷仔细的想了想姚婴的话,之后就乐了,“那不知那位孟公子……是哪位大人物?”

    不愧是商人,市侩也是真的。

    齐雍转身便走了,可见他是觉得跟这关老爷没什么可说的。

    姚婴倒是蛮有兴致的,请关老爷坐下,继续跟他胡扯八道,拖延时间。

    虽说这关老爷对他的夫人和长子的情况了解的不多,毕竟妾室众多,儿女也多。但是,也挖到了一些关于那关兆霖小时候的事情。从生下来开始便体弱多病,动不动的就心疼,这症状和孟乘枫一样。

    再就是,他儿子长得一表人才,即便先天有病,但每次外出,总是能惹得许多姑娘倾心。

    目前为止,这关兆霖有两个妾室,没有娶妻,也没有孩子。

    至于关夫人,娘家就是这束城的,落魄的书香门第,但嫁给一个商贾,也算是下嫁了。

    对于他自己明媒正娶的夫人,关老爷可以说是一点儿都不了解了,在他的言语之间,自己的内人极其温柔贤淑,而且又十分美丽,可以说自己是三生有幸,才娶到这么好的夫人。

    关老爷说这话时,真的一副真心实意的样子。但姚婴很想问问他,既然他夫人那么好,为什么又纳了好几房妾室?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在这儿拖延了关老爷许久,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姚婴也停止了话题。与他走出偏室,孟乘枫也和关夫人谈论完毕了。

    关夫人垂着眼睛,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只是静静地走回了关老爷身边。

    关老爷还想和孟乘枫套近乎,想知道他到底来自哪个权贵名门,这若是能套上关系,将来可是无法想象。

    孟乘枫却是懒得理会他,这时大堂的门被打开,护卫从外面进来,将关老爷和关夫人请了出去。

    关老爷没问到答案,有些不甘心,一步三回头的。

    孟乘枫却是已经转身面对着姚婴和齐雍,平静的面上波澜不惊。

    直至这大堂的门再次被关上,他才开口,“我们出发吧。”

    “问到了?”姚婴分别的看了看他们俩,显然现在只有他们知道答案,她还一无所知呢。

    “什么宛南,就在束城。”齐雍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关夫人安排的,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可不像孟乘枫的母亲那么糊涂。

    自己生的孩子自己爱,她也清楚一旦跟随巫人回了塞外,就躲不过一死,所以在很早的时候她就开始想法子了。

    “果然啊,我的公子预测的是对的,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姚婴也不由笑,这进展真快,比她想象的要快的多,很好。

    “走吧,赶在关夫人可能会通风报信之前。”孟乘枫轻轻地叹口气,这一次,他要见到活着的自己的同版了。

    “这是好事,而且也不要伤心。有的人,很容易被洗脑,但有的人意志力就比较坚强。这和爱不爱的,没什么关系。”姚婴觉得孟乘枫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因为他的母亲从未为他着想过。

    再看那关兆霖的母亲,因为不想自己的儿子作为祭品去送死,暗暗的做了那么多。这般对比,他难免心下难过。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