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80、路程(二更)
    罗大川还是畏惧齐雍的,否则也不会说完自己想说的就跑了,他也是不敢去齐雍面前说这些。

    原本他进入长碧楼就是不情愿的,若不是年少不懂事,打死了人,他父亲为了保他性命,也不会把他送进长碧楼去。

    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就有了新的目标,铲除掉巫人,成了他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如今塞外已平,但大越境内还隐藏着许多的巫人。

    他本就是个不受束缚的人,若是一直在楼中,等待着上头下达指令,也不是他所习惯的。

    所以,他可能真的会一直不停下脚步的去走,何时走累了,不想走了,也就回来了。

    姚婴并不反对,她也很尊重罗大川的选择。再说,有金隼跟着他,他在哪儿,想要找到都轻而易举。

    坐在围廊上许久,直至那在大厅玩够了的齐加姚跑出来,她才回神儿。

    看过去,那小家伙自己踩着台阶小心翼翼的走下来,两侧丫鬟围着他,时刻准备他若跌倒能够第一时间把他给抱住。

    不过,他看着不稳,但还是很顺利的走了下来。

    看着他,姚婴也不由抿嘴笑,真是可爱。

    诚如之前所说,她能这样盯着他看一整天,也肯定不会腻。

    院子很大,又很新鲜,不是太子府那儿他熟悉的环境,就觉得哪里都好玩儿。

    丫鬟看守着他,嬷嬷也跟随盯着,她们各司其职,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姚婴坐在那儿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齐雍没有出来,这家伙不会真的作画去了吧。

    起身,她缓步的走回去,那个小家伙玩的开心,也根本都不想搭理其他人。

    绕过玩闹的他,姚婴走进大厅,不见齐雍,她便拐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果然瞧见那个站在书案后执笔画画的人。他是说画就画,执行力特别强。

    走到他身边,姚婴微微歪头往纸上看,她也不由发出感叹来,“我家公子真是厉害了,画的真好。”他画的是齐加姚躺在摇椅上装大爷的样子,毛笔勾勒,看他的手法好似相当简单,但画出来的却特别像。

    “要不要学一学”齐雍看了她一眼,心情还是不错的。

    “我脑子学会了,但手可能还没融会贯通。”看着简单,但实际操作,可能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齐雍不由笑,“你这说法真是神奇。”因为是从天上来的,所以总是会说一些听起来十分好笑的话。

    靠着桌子,姚婴看着他勾勒落笔,“罗大川走了,他要回青阳郡去看父母,然后去鬼岭看小悦。也不知要待到什么时候,不过想来他待够了就出来了。”

    “你允了便是,本公子也懒得理会他。是一把好刀,就是磨得不够。”齐雍几不可微的摇头,他也不是很在意。谁让罗大川和姚婴关系好呢,若是换了别人,谁又敢单独去找姚婴说这种事情。

    “本性如此,还能怎么磨再说,人各有志,的确是不该横加阻拦。随他吧,总是不能把他给困在楼中吧。他那性子,到了真觉得无聊的时候,没准儿就得把长碧楼给拆了。”双臂环胸,姚婴一边轻声道。

    “所以,他想走自己的路,便走去吧,本公子绝不横加阻拦。”有她在,齐雍也没法儿阻拦。

    “公子这话说的对。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曲终人散。各有各的旅程,旁人又岂能横加阻拦。”姚婴轻轻点头,有时齐雍还是相当开明的,不是那么墨守成规的人。

    “那是旁人,在你我之间,这句话派不上用场。”落下最后一笔,齐雍转眼看向她,漆黑的眸子氤氲着淡淡的笑意,但同时又满是对自己所说之言的笃定。

    曲终人散,那说的是别人。他们两个人,这曲子是必然不会散的,直至百年之后,也仍旧纠缠一处,永不分散。

    歪头看着他,姚婴也忍不住笑,随后向前,伸展开双臂环住了他的腰,“是啊,曲终人散,也肯定不会是我们。我们要走的路程,是同一条。”

    抱住她,齐雍低头在她发顶上亲了亲,收紧了双臂,将她全部的扣在怀中。

    “我打算过几日去皇宫,公子带我去么”脸颊被挤压在他胸前,姚婴被他用力的搂着,声音都变调了。

    “好。”知道她要做什么,齐雍也不反对。

    皇宫里的防护固然古老,是最初太祖打下天下之后设下的。

    如今,这都过去几百年了,巫人两个派系也尽数被剿灭,这防护也到了该撤掉的时候了。

    即便是还有许多巫人在隐藏,但随着时间,也必然会一一的被清扫干净。

    这点信心,齐雍还是有的。

    画作完成,吹干,姚婴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愈发的肯定齐雍的画画技术。他是真的很厉害,也根本没花费太多的笔墨,便把刚刚齐加姚那姿态都描绘出来了。

    歪头看了看他,她又不禁笑,果然是有才华的人。即便手上染了再多的鲜血,但执起画笔时,却也无比的温柔,哪里还寻得到杀气。

    就在这时,小厮来禀报,从出了皇宫便睡着的小家伙醒了。

    “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小黑蛋儿。”睡得昏天黑地,终于醒了。

    离开主居,前往那小人居住的地方,正好瞧见在太阳底下玩儿的满头都是汗湿的齐加姚。齐雍直接将他抱起来,这般白皙,在外晒的时间久了,若是黑成了狸儿那个样子,姚婴非得嫌弃不可。

    到了狸儿居住的小楼,他身边的是宫中的人,相比较太子府的下人,要更懂规矩,也更严谨、。

    跪了满地,给齐雍和姚婴请安,那边抱着狸儿的嬷嬷也微微福身,随后上前禀报,“二爷刚刚喝了奶水,眼下正精神着呢。”

    齐加姚看到那小黑蛋儿,就开始叫弟弟,尽管发音有些口齿不清,但奶声奶气的,倒是好听的很。

    姚婴有些费力的从嬷嬷的怀里把那小家伙抱起来,不再用襁褓包裹着,穿着合身的小袍子,只不过这袍子底下包着尿布,有些扫威风。

    托在怀中,姚婴垂眸看着他,他一只小手儿放置在自己嘴边。因为手指碰到了自己的嘴,大概以为是吃的,小嘴也跟着张开。

    可小嘴张开了,手指又扭开了,嘴就吞了个空,就显得很着急。

    这样子特别好笑,尽管他皮肤比不上齐加姚白,但憨憨的气质,还是相当可人的。

    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这是自己生的,自带滤镜,才会觉得他这样子可爱。

    齐雍托着齐加姚站在一边儿看,他也不知不觉的扬起了入鬓的眉,“自带一股憨傻的气质。”

    姚婴笑出声来,“还真是,我刚刚就觉得他憨憨的。明明这眼睛和你很像,像两颗黑宝石,又是怎么能散发出一股憨憨的气质来儿子,你真神奇。”

    “像你。”齐雍说道,斩钉截铁的。

    无言,“能够让人觉得憨憨的,也是一种能力。来吧,你们两兄弟握握手,将来好好相处。当然了,该打架的时候还是要打架,我是不会阻拦的。”

    齐加姚是能够听懂大人讲话的,他主动的伸出小手,抓住狸儿一个劲儿意欲塞进嘴里的小手儿。

    这般握在一起,两相对比,这色差就出现了。

    姚婴和齐雍同时笑起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之前还说这小黑蛋儿只是脸黑呢,别的地方还算白,但这会儿瞧着,这种说法完全立不住脚,纯粹是自己哄骗自己的。

    “走吧,我家小黑蛋儿去晒晒太阳。你这家伙也得喝些水,一直在外面晒着,满头都是汗。”托抱着怀里热衷于吃手手的家伙,姚婴扬了扬下颌。

    偷来的闲暇,若是没有孩子们,她肯定会想只和齐雍两个人。

    但是现在,她觉得应当将这闲暇全部都奉献给他们一家四口人,得来不易。

    而且,她还是不死心,尤其是看着白白净净的齐加姚,再看看自己生出来的小黑蛋儿,她就更想再接着生。她就不信了,还生不出个白白净净的漂亮小孩儿来。

    当然了,最好生个女儿,如齐雍那般漂亮。

    到了外面,齐加姚便再次按捺不住的跑下去玩儿,齐雍把她怀里的小黑蛋儿接过去。在他怀里,这小家伙就显得特别小,加大号的卷饼。

    “其实多看了一会儿,也觉得这股憨傻的气质还挺好。这话若是被皇后听到了,也不知会不会生气。”姚婴歪头看着在齐雍怀里还在啃手指的小家伙,目前只有一根手指塞进嘴里,他仍旧不罢休的想把其余的手指也塞进去。

    “憨傻是真的,可人也是真的。”齐雍几不可微的摇头,到底是自己生的,也不能一个劲儿的贬低。

    “是啊,一般人可不具备这种气质。”从生下来伊始便有这种气质,也不知长大了会怎么样。他爹那么帅,儿子却憨憨的

    不由开始有些盼望他快些长大,好让她瞧瞧,长大了之后,会不会还是这种气质。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