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第十章:挂念(二更)
    想通?她很早之前就想明白了。两年前那个电闪雷鸣的夜晚过去后,在她醒过来时,她就想通了。

    某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无法弥补。唯一的方法就是,忘记它,然后把嘴闭严,一个字都不要暴露出去,不要被任何人知道。

    转着眼睛,她不搭话,正好对面的人都绕了过来。那蓝色的火苗还在烧着猛虎的尸体,它是个古物,想要把它彻底毁了,得需要些时间。

    转过脸去,金鱼装作在观察四周,不过这么一看之下,还真瞧见了远处有杂乱的脚印。

    微微皱眉,她快步走过去,那边齐子斐也不由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这边有很多人来过,想来经过这里,又没被那头老虎攻击,应当是它所熟悉的。”那么,必然就是巫人了。

    小风和林南两个人跟上来,他们是想避着齐子斐的,但这地方一共就这么大,根本避不开。

    快步的沿着那些脚印向前行,没走上二三十米,便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情况,许多的尸傀躺在地上。这些尸傀算起来是没有死的,但是被禁锢了,所以眼下无法动弹。

    尸傀这个东西极其恶心,腐烂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但还是能发起攻击。

    而且,臭味儿熏天,腐烂的气味儿,让人作呕。

    不只是人,任何动物都能成为尸傀。也无需对每一具人或者动物的尸体下手,而是这个地方有问题。但凡进入这里的人和动物必死,死了就变成了尸傀。

    抬腿顺着这些躺在地上的尸傀之间穿过,金鱼的眉头也皱的越紧,不说其他,就是这禁锢尸傀的手法,除了长碧楼的外人,根本也做不到。

    她还真不知道,长碧楼派出了她,还派出了其他人。

    小风和林南不时的俯身查看,自是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若不是金鱼一直在他们视线当中,他们俩还真会怀疑,这些是她做的。毕竟,在他们三人之中,只有她功夫特别好,对付这些巫人的把戏,干净利落脆。

    这些尸傀是从四面八方闻到了活人气儿扑过来的,在此处与那个人碰上,但很可惜的是,它们根本不是对手。

    仔细观察,脚下的步子也加快,跃起,她整个人跳出去,落在了一块坍塌的巨石上。

    往远处看,在这里看的可是无比清楚,这内部太大了,但是很明显是时间太久,坍塌的不成样子。有的地方还有水,在这儿都听得到流水声。

    除却这些,这里好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因为大部分都坍塌了。

    那些巫人,又缘何跑到这里来,或许这里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蓦地,朦胧之中,金鱼分明瞧见远处某个塌陷之地有正常人的影子一闪而过。她什么话都没说,脚下一踮离开原地,直奔过去。

    跃起,她身形如燕,极其的快,眨眼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小风和林南一惊,立即跟上去,却是连金鱼的影子都寻不到了。

    下一刻,一直在不远处的齐子斐也嗖的跃了出去,速度亦是极快。随行的护卫纷纷追赶上,都很快消失在那漆黑的废墟之中。

    废墟高大,即便是坍塌了,也如同一座座小山一样。人在其中奔走,或是想藏匿起来,外人根本无法发现目标。

    金鱼的动作极快,循着那道影子消失的踪迹追赶,地上的脚印皆是半个,可见这个人行走之时亦是运用轻功,只落半掌。

    蓦地,废墟之间开始出现发光的物体,那都是原本镀金的廊柱砖瓦等等,显然之前这里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地下宫殿。

    如今坍塌,成为废墟,但镀金的瓦砾却仍旧留存。借着朦胧之光,发出多少灰尘也遮不住的光彩来。

    脚踩其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金鱼纤细的身影在这其中穿梭。蓦地,一个雄壮的影子忽然从前头出现,金鱼手中短刀一转,出鞘。

    那个影子也没做任何的停留,一切都黑乎乎的,两道身影飞身迎上,眨眼间撞在一处。

    交错而过,那雄壮高大的人几乎能把她给装下,速度过快,却也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返身再次迎上去,正好对面又有一道影子跃了过来,那雄壮的身影被堵在了中央。

    即便是看不清楚,但金鱼也知道那忽然又跃过来的身影是谁,是齐子斐。

    两人围攻一人,于金鱼来说的确轻松了许多,因为那个人实在太雄壮威武了。

    她跃起来,短刀由上至下攻击,只差毫厘便要刺到那雄壮的人的后颈,齐子斐却忽然转到一侧,一把扣住她的手,硬生生的将她拖拽到自己怀中。

    迅速后退,一边按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箍在怀中,犹如扣着一个布娃娃。

    “你干什么?”忽然被他控制住,金鱼也慌了。挣扎了一下,但手里握着刀,她又不能伤了他。

    “别打了,仔细看看那是谁?”齐子斐几分无奈,却也仍旧抱着她不松手。

    几米开外,那个壮硕的人也早就停了手,面对着他们俩,但他黑乎乎的,根本就看不清楚脸。

    闻言,金鱼这才安静下来,眯起眼睛仔细的看那个人。那头发和胡子都连在了一起,把整张脸都给覆盖住了,她啥都看不见。

    “你们两个小家伙携手闯到这里来,到底是来杀巫人的,还是避开耳目谈情说爱来了?”略粗鲁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那‘毛茸茸’的人开口说话了。

    一听这声音,金鱼就知道这人是谁了。放松了手臂,她一边长长的吐口气。

    “罗师傅,别来无恙。”齐子斐不受罗大川言语之间调侃的影响,声线沉稳,自如道。

    “罗舅舅。”金鱼也开口唤道。虽说罗大川不在长碧楼,但是,这么多年来在外,她可是碰见他很多次,而且,从小到大都听过关于他的许多传说,他是师父的好朋友。

    “自然别来无恙。这有巫人的地方,就有我。倒是你们两个家伙,赶紧回去吧,这里一切有我。”罗大川完全像个野人一样,头发和胡子长势旺盛,连到一起,狰狞而凶狠。

    闻言,齐子斐微微垂眸看向怀里的人,回去?怕是她根本不会听话。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