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第十一章:喝醉(一更)
    “罗舅舅,我奉师父之命前来调查东阳山里发生的意外情况,剿杀巫人,是我的任务,我不能离开。”金鱼知道罗大川的行事风格,他不喜欢和别人同心协力,只喜欢自己做事。然后,做的比较粗犷,场面会很难看。

    “阿婴妹妹真是教出个好徒弟来,不惧痋蛊功夫高。不过,你这小家伙在这儿是做什么说你这小家伙对小金鱼不轨还真不是冤枉你。还记得你娘说你小时候看到这小金鱼就亲她脸蛋儿,骂过你多少回你都不改。”罗大川走过来,一边盯着齐子斐不解道。别看他不在长碧楼了,但这么多年来,也经常在外和姚婴见面。她那三个孩子,外加这小徒弟,哪个他不了解

    金鱼睁大眼睛,扭头去看齐子斐,他却罩住她的头,把她的头往前方扭,阻止她看自己。

    “罗师傅,你又玩笑了。”齐子斐说道,声线依旧稳定,如若不是他一直罩着金鱼的头不让她看自己,还真以为他面不改色百毒不侵呢。

    金鱼扭头,想挣脱他的手,奈何他始终不松手,让她想转头看他都不行。

    “你们两个算了,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就不与你们两个同路了。不过,还是得说一句,一会儿再碰上,你们俩可看着点儿,莫再与老子交手耽误时间。”罗大川故意笑的张扬,惹得金鱼眉头皱的更紧。

    抬手抓住齐子斐的手,她一边挣扎要从他的禁锢中出来,“罗舅舅,我和您一同吧。不管怎么样,还是我们两个在一起会更为顺利。”

    齐子斐放开固定在她脑袋上的手,却又抓住了她后腰的腰带,摆明了就是要扣紧她不放手。

    “依我看,你还是跟着这臭小子吧。你也轻着点儿,真伤了她,你娘非得给你好看。”罗大川看着他们俩,脸上茂盛的胡子都在抖。

    话落,他转身离开,雄壮威武的身影,眨眼间消失在废墟之间。

    金鱼看着,脚下一动想跟着,但后腰被扣着,她根本动弹不得。

    想了想刚刚罗大川说的话,她不由一惊,随后扭头看向齐子斐,“世子爷,罗舅舅不会是知道那件事了吧”不然的话,他干嘛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就说那种暧昧不明的话。

    垂眸看向她,齐子斐几不可微的扬眉,“什么事”

    “就是我们俩那个”话到嘴边儿,金鱼又咽了回去,盯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睛,她的脸也在瞬间热了起来。

    “我不记得了,你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齐子斐继续问,抓紧了她的腰带,一边微微歪头看她,要她说清楚了。

    转着眼睛,金鱼往旁边挪动脚步要躲开,他手却抓的紧,迈出一步就又被拽了回去。

    “说说,毕竟我真的忘记了。”把她扯回来,齐子斐低头看她,一边低声要她说清楚了。远处废墟之间的空隙,护卫等人出现,他抬头扫了一眼,另一手抬起做了个手势,他们又迅速的退了回去。

    金鱼站在原地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双脚往外走,又根本走不出去一步,就又被拖拽回来。

    当然了,如若她真的和他动手,他其实也扣不住她。可是,她不想和他真动手。

    “世子爷,你放开我。那件事我不提就是,我们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她实在无法再待在这儿和他讨论那件事,过去两年了,并且当初已经说好了,就此忘记。

    闻言,齐子斐还真的松了手,正好金鱼在挣扎,也没想到他会忽然松手,随着惯性,直接撞到了他怀里。

    他顺势抬手按住她的肩膀,“既是男女授受不亲,你又缘何朝我怀里扑”

    “我”后退,被他拦住,金鱼抬头看他,却分明瞧见他故意戏弄之意。

    气恼横生,金鱼也不由瞪大了眼睛,“世子爷,我们早就有过约定,此生不再提此事。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不能言而无信。更况且,如若此事真的被他人得知,不止于我不利,于世子爷亦是名声受损。”

    看着她气鼓鼓的脸,齐子斐若有似无的摇头,“当天是你拿着刀子抵在自己的喉咙上逼迫我和你做约定,我若不同意,你便立即割开自己的喉咙。而且,我的确言而有信,不曾与任何人说过那件事。罗师傅他并非是知晓什么,只不过是随口一说,你是心中有鬼,继而对号入座。”

    眨了眨眼睛,她看着他,到了嘴边儿的话又说不出来了。他是世子爷,他身份尊贵,和她是不一样的。

    转身,她快步的离开,不想再与他讨论这件事。

    “有件事我很早便想告诉你了,那晚,我不曾喝醉。”齐子斐淡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金鱼也停下了脚步。

    站在那儿,她看着眼前的废墟,眼睛却莫名的开始疼。

    其实她也没喝醉。

    蓦地,轰隆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是地下,那声音就显得极为压抑,继而这头顶和脚底下好像都在颤动。

    金鱼眸子一转,握紧了手里的短刀,脚下一转便朝着发声处奔了过去。

    齐子斐深吸口气,几分无奈,之后就追了上去。

    成堆的废墟和悬空的山体在这地下空间交错,金鱼纤细的身影跃起又俯下,很快便抵达那发出轰隆隆声音的地方。

    罗大川拎着大刀在与一群人交手,那群人不下十数个,将罗大川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人背着镀金的箱子,躲闪跳跃间,他就朝着另一处跑走,显然是要遁。

    咬紧牙齿,她看了一眼那边还在战斗的罗大川,他功夫高超,还能撑一会儿。高高的跃起,她直奔着那个背着箱子要遁走的人而去。

    她跳出去之后,另一个身影也追了上去,后面一行人犹如乌云一般扑过来。从进入东阳山到现在,总算是见着活着的敌人了。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