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第二十章:一个大瓜(一更)
    面见师父复命,金鱼果真没有交代齐子斐拿走那些玉简又毁了的事情。只是着重的讲述了她在东阳山意外见到罗大川的事儿,将此行能够成功,且这般快速回来的功劳都推给了罗大川。

    暗暗的表示自己此次并没有什么贡献,只是确认那些巫人都死了,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知。

    不过,师父倒是也没追问太多,只是心疼她小脸儿变黑,以为她是晒黑了。不过后来上手一摸,才发现是灰尘,便叫她赶紧回去梳洗一番,好好休息。

    直至在侍女的带领下进了房间,她这悬着的心才算是放松下来。

    吃了些点心,热水也都陆续的送了进来,她不习惯被侍女服侍,便叫她们都出去了。

    解下衣裙,泡澡,紧绷的身体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这会儿才忽然想起,面见师父时,脑子里总想着如何搪塞,倒是忘了询问师父是否还有任务。如若有任务,她就赶紧启程,也免得在这皇都不自在。

    向师父撒谎,这种事还没有过,绞尽脑汁的隐瞒一些事情,她心里头倒是有那么几分不舒服。

    师父待她恩重如山,就是再生父母。如若没有师父,她说不准早就死了。

    这样骗她,她就觉得自己像个不肖子孙。

    沐浴过后,她又挪到了床上,本还在思考那些事情,但是没过多久便有些困倦,眼睛也跟着闭上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还是侍女在外面轻轻敲门,她才醒过来。

    天色都暗下来了,这房间里没有燃灯,黑暗的,只有外面的灯火照射进来,朦朦胧胧。

    起身,从床上下来,她边走边束起自己的长发。

    走到门口打开门,侍女就等在外面。

    “姑娘,晚膳已备好。王妃命奴婢请姑娘过去,一同用膳。”侍女轻声说道,字句真切。

    “好。”点了点头,她走出房间,不用随时拎着短刀,一时之间她也觉得放松了。

    前往饭厅,这王府中灯火通明,在别的城池,很少能看到。

    抵达饭厅,一只脚踏过门槛,她就停下了,因为她没想到齐子斐也在这儿。

    快速的看了他一眼,金鱼收回视线,从容的走进来,朝着主座的人而去。

    主座,便是她的师父和公子,亦是这大越的湘王,当今皇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给师父请安,给公子请安。给世子爷请安,给三爷请安。”站定,她一一的请安,面对每个人,请安的礼数也都不一样。

    姚婴微微歪头看着她,面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她一心想生女儿,奈何事与愿违。

    “坐吧。睡了一觉眼睛都肿了。”示意她去坐着,其实她大可不必这么谨慎,每次见着都如此规矩的请安。不过这孩子心思重,所以便也由她了。

    “谢师父。”点了点头,她走到齐子汶下手的椅子上坐下,一个圆桌,她坐得距离齐子斐最远,但又莫名的坐了个对面。

    “用饭吧。用过了,你们两个也各自回去。”齐雍开口,声线略低沉。或许是因为过了不惑之年,他的气场相当强大,面对他时,让人觉得喘气儿都很难。

    齐子汶呵呵一笑,有些无语,倒是齐子斐很淡定的答应。

    金鱼很习惯,小时候还是能看到公子笑脸的,而且他也抱过她,脾气很好。不过,随着年龄长大,他就没那么温柔了。当然了,对她还是很好的,从未责备过她,尽管前几年经验不足,犯过不少错误。

    在她的记忆里,三爷受过的斥责是最多最多的,他每次调皮都会挨训,甚至挨罚。

    也或许是受到的责罚多了,皮就厚了,笑嘻嘻的,也很无所谓的样子。但,该做戏的时候还是会做戏。

    “齐加姚近一年来东奔西走,连新年时也没团聚。回来了,一同用膳,正好有些事情,我要与你谈谈。当然了,并非是我执意要与你谈,是皇上的意思。”姚婴一如既往,岁月也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与这些孩子说话,她能很心平气和,像朋友一般。不似自己身边这位,自动的就摆出了家长的气场来。

    “我知道母亲你要和大哥谈什么。”齐子汶开口,边吃边笑,眼睛弯起来,一副看透一切的样子。

    “你又知道了开始你的表演。”姚婴也没阻止,他既然知道,那就说。

    闻言,齐子汶立即放下了筷子,看了看齐子斐,又看了看姚婴,他蓦地笑起来,“肯定是给大哥找媳妇儿的事呗。皇祖母之前和皇伯伯说过很多次了,要给大哥找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依我自己观察,还有从二哥那儿听来的口风,皇祖母十分重视,皇伯伯却心疼大哥,想随大哥自己的心意。”

    金鱼坐在那儿低头缓慢的用饭,耳朵却也跟着支楞起老高。

    齐子斐依旧淡定,不时的给主座那两位的餐盘里布菜,好似齐子汶所说,和他没什么关系。

    姚婴瞧着那边说边笑嘻嘻的家伙,她也似笑非笑,“知道的还不少。儿子,看你说的头头是道,你是不是情窦初开,看上谁家姑娘了”

    “没有。母亲,儿子这是实话实说,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就如实的说出来。这不是您教儿子的嘛,对父母要诚实。”齐子汶边说边摇头,又动手给她倒茶。

    “那是因为你小时候整天说瞎话骗的下面的人团团转,才叫你要诚实。不过,你说得对,皇上要说的就是这事儿。皇上知你脾性,所以也不想给你做主,担心你会反感。”姚婴不再搭理那个凑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捣蛋鬼,看向齐子斐,说道。

    “所以,你若有心仪的姑娘,便去直接告诉皇上,一切有皇上为你做主。”齐雍开口,省去了那些多余的话,目的便是如此。毕竟孩子到了要成家的年纪,齐子斐在刑司,实在太忙了。

    齐子斐轻轻颌首,“是。”

    他只回答了一个字,看起来也不太想说更多。

    姚婴几不可微的撇了撇嘴,和齐雍对视一眼,尽管她也不是那么很着急当奶奶,可是这成年了又从没和哪个姑娘走得近,她隐隐的有点儿担心。

    这孩子若是不喜欢姑娘,那得多愁人

    他们在对话,金鱼始终都在听,机械的吃东西,其实吃进嘴里的是什么,自己也都不清楚。

    “大哥在刑司,公务繁忙,他哪有时间去认识什么姑娘啊。诶,也有认识的,但都是罪家之女,那也不成啊。”齐子汶说道,也讨好似得给主座上那两位布菜,对于他们二老的喜好,他相当清楚。

    “所以,我儿子有什么高见”看着他那殷勤的小样儿,这家伙真不知像谁,圆滑的贱兮兮,想揍他都下不去手。

    齐子汶想了想,又朝着姚婴凑近了些,“我倒是认识几个大家闺秀,有样貌妩媚的,有文采出众的,还有英气逼人的。大哥想要什么样儿的,做弟弟的便劳累些,可以帮忙张罗张罗。”

    齐子斐根本就没有理会他,更像是没听到。

    反倒是姚婴笑了,先转手拍了拍有些要发火的齐雍,她一边抬手摸了摸齐子汶的耳朵,“儿子啊,说说吧,这皇都各个高官权贵家的小姐,你是不是都认识了你可真行,人家在深闺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都认识,你不会做了什么采花贼,专门大半夜的钻人家闺房去了吧。”

    “母亲,您可不能这么冤枉儿子。那上元节宫宴,儿子在宫里啊,各家公子小姐都进宫赴宴,这才认识的呀。”齐子汶立即否认,他岂能去做什么采花贼。

    “一次宫宴,你便认识了那么多的深闺小姐”齐雍放下筷子,盯着他看,漆黑的眸子里恍若有两把刀,好似只要说假话,那刀子就会飞出去。

    齐子汶眨了眨眼睛,“回父亲,就是那一次宫宴,儿子就都认识了。”

    无言以对,姚婴笑了一声,一边摇头,“这也算是一种能力了,最起码这另外两个儿子,可不会这些。”真不知这小子脾性像谁。

    蓦地,齐子斐倒完了茶,放下茶壶,忽然开口道“父亲,母亲,儿子有话要说。”

    他一开口,一直静静用饭的金鱼就一顿,她心里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说。”齐雍言简意赅,自这些孩子长大,每次聚在一起,他都觉得很烦。已不是小时候那随意摆弄,或是天真无邪的样子,他不得不摆出父亲的威严来。

    下一刻,齐子斐便站起了身,先拱手作揖,随后才道“三兄弟之中,我最年长。父亲与母亲,还有皇上皇祖母皆为我担忧。其实我早已有心仪之人,一直不曾禀过父母是因为她年纪尚小。而今她已长大,已到了可嫁人的年纪,今日向父母呈禀,我想娶她为妻。并且,早在两年前,我与她醉酒做错了事,已有了夫妻之实。”

    随着他话音落下,金鱼手里的筷子就掉了。齐子汶也睁大了眼睛,谁想到就吃一顿饭,吃出来这么大一个瓜

    ------题外话------

    听风新文将军不容易已开坑

    又名媳妇儿总想给我相亲怎么办我的媳妇儿是小姑姑论成为自己姑父是什么体验

    穿于乱世;家破人亡;孤女无依幸得战死沙场亲兄的结义兄长老将军收留,居于将军府,人尊小姑姑。

    小姑姑庄正端雅;秀外慧中;蕙心纨质,深得老夫人喜爱。弥留之际,交给小姑姑一项任务,为那猛锐冠世,旷世无匹的少年将军觅一匹配女子,成婚生子,延续血脉。

    这个任务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将军少年成名,纵横无敌,征战沙场,击退敌蛮。

    但,他有一秘事也天下尽知,恐女

    老夫人为此操碎了心,觅得众多大家闺秀,将军无一满意。

    敌军为此设计女子前锋,意欲吓死将军。

    为将军找媳妇儿无异于水滴石穿,铁杵磨针,西天取经

    深得老将军老夫人恩情,小姑姑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西天取经的漫漫长路。

    取经路上披荆斩棘,奈何将军是一块世所罕见的金刚石,哪个姑娘他都不满意。

    绞尽脑汁,总算得知他到底心仪何种女子,一一对应,倒是与她相差无几。

    原来,将军是想做自己的小姑夫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