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日常系道长 > 6、一个蒲团!
    “我”

    “下山”

    “为啥呢”

    陆远行有点突然。

    “你是不是想说山上有危险,然后再往琼音水壶里装点药酒,等遇到危难的时候再打开呢”,赵施然满脸我已看穿你伎俩的样子抢先说道。

    “施然,道长也是一番好意注意下你说话的态度”,陆远行尽管不太信,但还是尊敬李天然的,板着脸训斥赵施然,又向李天然赔礼道,“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学生脾气有点冲,说话不太好听道长,您别往心里去但我是他们的老师,带他们来写生,我下山的话,就没人能指导他们了我会多加注意安全的谢谢您了”

    李天然摇摇头,将水果收下,没再多言,把人推出门外。

    “世界上没有捷径,有时候多走下弯路,反倒比直路更好”

    道观的门关上了,却传出一句话。

    李天然是想提醒陆远行,让他走弯曲的山路下山,不要贪近直接从山坡上下来,但是又无法明说只能侧面提醒。

    “这话是道长对我说的”

    陆远行在门外,听到后不禁思索道。

    可这句话是啥意思呢

    “老师,你是不是在想这句话是啥意思”,赵施然冲陆远行道。

    “嗯”

    陆远行点点头,在他的几个学生,赵施然算是个性独立,比较有自己的想法。

    “是不是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赵施然继续问道。

    “对啊我们在追求艺术的道路就是要有这种心态,多走点弯路多积累点底蕴厚积薄发,或许能取得更高的艺术成就”

    “这句话是哲语呀你当然觉得有道理了这都是他的伎俩,换成其他人早就被他骗得团团转,当成活神仙了”

    “哈哈,就你聪明”

    陆远行大笑着,便把这个小插曲给放下了。

    五人爬到昨天写生的地方。

    有了昨天的经验,在写开始画画之前。

    陆远行拿一根长长的木棍,将附近所有的犄角旮旯都清理了一遍,确保没有毒蛇、毒虫藏身,再才让赵施然、徐开卉、丁雨兰、阮琼音五人支起画板。

    雄、奇、险、幽、秀。

    五个特点出现在一个取景框里。

    赵施然、徐开卉、丁雨兰、阮琼音四个人画得不亦乐乎。

    太乙观里。

    李天然想着刚用通天神眼看到的事。

    那位男老师显然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看来必须要做些其他的准备。

    “他滑下的那个山坡,有点像滚石坡,反正我也要出去采药,顺便去那里处理一下吧”

    李天然在天柱山生活了十来年,还经常跟着李静虚到山上去采药,对天柱山的地理地势还是非常熟悉的,只是通过局部的画面,就大概判断出陆远行出事的地方。

    将他平时打坐的蒲团放在药篓里,然后背着药篓就出了门。

    李天然先到滚石坡,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寻到了脑海里的巨石,将蒲团挡在下方尖尖的石刺上。

    “那群人应该还在山上画画吧”

    李天然抬头望了眼正空的太阳,从背篓里拿出干饼就着水吃下去。

    吃完饼离开滚石波。

    但行好事,莫问结果。

    李天然做了自己想做的事,便安心在山上寻找起草药来。

    天柱山上的草药繁多,针对各种疾病的都有。

    但是能够强精益血的名贵中草药仍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李天然背着药篓在山上晃悠了大半天,普通的中草药采集了一大篓,可是能够增长他精气的却没有。

    回到太乙观。

    李天然也没有其他的事,只能继续修炼浩然养气经。

    前后仅仅一天的时间。

    他就感受到了传说中的浩然正气

    “看来我在修儒方面还是非常有天赋的”

    李天然自嘲地笑道,而他的下丹田在近两天的时间里,系统通过呼吸转化十三缕真气了。

    他给自己把脉已经出现气血亏损的迹象。

    照这种程度下去。

    他若没有其他法子来增加自己的精气,恐怕一个月的时间他就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山上。

    陆远行忙着指导赵施然、徐开卉、丁雨兰、阮琼音四人。

    一时间也没有注意时间。

    夕阳西下。

    柔和的光辉让整座大山都焕发着慈祥的神采。

    “嚯都五点多了再有一个小时天就暗了”

    陆远行望着夕阳,看了眼手表吓了一跳,在夜色中走山路是非常危险的。

    “哈哈,都怪这里的风景太美了让我们几个都忘记了时间”,阮琼音笑道。

    “以前老师讲的些概念、技巧,总觉得是云里雾里的,今天在看着这些山,却豁然开朗鲜明起来了,一天的收获比之前一几个月的还要多”,徐开卉一天下来收获颇多,非常开心回应道。

    “可惜博文没能来”,丁雨兰颇为惋惜地道。

    “陆老师早上要是听了那位道长的话,也就没有人指导我们了,单靠我们几个在山上瞎画,完全没办法取得这样大的进步吧而且,他让老师下山,说是山上有危险,咱们在山上待了一整天,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啊所以我说他就是个大骗子,昨天凑巧被他应验了,但是今天就露馅了吧”

    赵施然还是觉得李天然就是个大骗子,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满脸不爽地说道。

    “这种大山里主要的危险还是来自蛇虫猛兽,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我们昨天吃了亏,今天提前用木棍都附近都清理了一遍,自然可以避免掉些潜在的危险已经五点多了,再有一个小时太阳就要落山了,咱们还是快点下山吧”

    陆远行是觉得山上肯定是存在危险的,但这种危险是能够通过技巧、经验提前应对的。

    “老师,沿着咱们上山的小路下山的话,最保守估计也得两个小时,到时候咱们走一半天就黑了,剩下的山路就完全没法走了要不咱们就像昨天一样,直接从山坡上抄捷径下去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能下山了”,赵施然提议道。

    “这山坡都太陡峭了,从山坡上下去会不会太危险了呀”

    阮琼音小短腿走陡峭的山路很吃亏,昨天扶李博文下山就吓个半死,可不想再走一次了。

    “我觉得琼音说得很有道理,从上山的路回去比较稳妥一点,到时候就算天黑了,咱们的手机还有照明灯呢慢慢地走,也很安全”,徐开卉极其赞同地道。

    “没事的昨天我们扶着博文都直接从山坡上下去了,半点事都没有,咱们这次几个人轻装上阵,那还会有问题呀大不了,等下我走在最前面,雨兰走在最后面,你们两个走中间,咱们四个人手拉手就行了这样就算有人摔跤了,还有其他三个人可以拉一把呢”

    赵施然眨眼间就想出了个注意,把事情安排地妥妥地。

    “那陆老师呢”,阮琼音眨巴着眼看着陆远行道。

    “哈哈,我十几年前就跟着我的老师全国各地到处写生,这种程度的山坡对我来说就像是走平路一样主要是你们四个,要是你们四个没问题的话,我们就直接从山坡上走捷径下山”

    陆远行早就将李天然的提醒抛到九霄云外,对自己野外生存经验极其自信,且这条捷径他们昨天走过一次,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危险系数并没其他的每走过的大。

    “刚然然的建议还挺好的,那我们就从直接从山坡上走捷径下去吧”,徐开卉听了赵施然的话,四个人连在一起手拉手地下山,安全系数的确是提高了很多,就同意了赵施然的方案。

    “那行出发吧我走在前面你们几个跟在我后面,就沿着我的脚印来走”

    陆远行是老师,自然义无反顾地走在最前面探路。

    五个人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走到了滚石坡,距离到山脚下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

    滚石坡。

    坡的斜度大概有六十度,坡面上有分布着许多碎石。

    经常有些碎石从坡上滚下来,所以天柱山附近的人都称之为滚石坡。

    滚石坡附近长了许多竹子。

    “你们抓着这些竹枝,小心翼翼地往下移”

    陆远行手里抓住一根垂下来的竹枝回头向赵施然、徐开卉、丁雨兰、阮琼音示范道。

    可脚的土却突然一松,塌陷从山坡上滑下去。

    陆远行身子失去了重心,身体的重量将竹枝扯断,整个人从山坡上滚下去,脑袋撞在山坡下的巨石上。

    “老师”

    赵施然、徐开卉、丁雨兰、阮琼音都发惊呼道。

    四个人也不管危险了,抓着竹枝慢慢的爬下来。

    “老师,你没事吧”,四个人都用关切的眼神盯着陆远行道。

    “胳膊有点小小的擦伤没啥事,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老师走过的山路比你们走过的马路还要多,刚刚就是给你演示下,万一遇到了山体滑坡该怎样保护自己”

    陆远行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装作浑然不在意的样子道。

    “咦,老师,这块大石头下面有个蒲团”,丁雨兰的眼睛比较尖,指着陆远行刚摔到的地方道。

    “一个蒲团”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