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却道寻常 > 第四十五章 阿难
    “看来你的人缘并不怎么样。”

    醉春风坐在他的身侧,调侃了一句。

    “那不是圣人,没办法做到让每个人都满意,而且也没必要让每个人都满意。”

    李休端过来的是一碗淡粥,手里拿着两张饼,很简单,吃起来却很踏实。

    “你竟然会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醉春风则是端过来一碗面条,大碗的阳春宽面,讥讽道。

    “刚到楼内的那几年能吃上几张饼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

    李休喝了一口粥,顺着嘴里的干饼。

    “可那几年就连一张饼你都吃不到。”

    醉春风拿起了胡椒面洒进了面条里,许是手抖了一下倒的有些多了,被呛的抽了抽鼻子。

    李休没有接话,过去已经过去,既然已成既然,何必再谈何必。

    这时突然传来了开门声,驿站的木门再次被打开,一股股苦风争相抢后的吹了进来。

    李休终于明白为何他开门时会有很多人皱起眉头。

    因为他此刻也皱起了眉。

    他也明白了荒凉的北方为何会出现苦风这个词。

    因为这风真的很苦。

    吹进驿站中就像是干涩的沙尘打在了脸上,一呼一吸都有些呛人,并且没有湿度,完全的干涩让你的喉咙很是难受。

    这就是吹了北地边军不知多少日夜的苦风。

    好在门只是刹那间便被关了起来,驿站内恢复了平静,李休的眉头还未舒展,那走进驿站的人便坐在了他的身边,同样端过一碗淡粥。

    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李休侧目看去,然后愣了一下。

    因为这是一个僧人,无论是穿着还是样貌都是不折不扣的僧人模样。

    他看起来好像走了很远的路,风尘仆仆,坐在椅子上衣衫扬起了些许的灰尘,他的面色蜡黄,似乎是走了太多的路吹了太多的风霜。

    但那张脸很稚嫩,就和李休一般年纪。

    二十岁上下的模样。

    这和尚的长着一双很好看的眼睛,那双眼睛黑白分明,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李休忍不住挥了挥手将周遭的尘埃掸落,不忍弄脏那双眼眸。

    然后他将自己手中的另一只饼递了过去。

    “不戒谢过公子。”

    那僧人接过干饼,对着他行了一礼,道了声谢。

    “一个和尚,叫什么不戒啊!”

    李休还未开口,醉春风却嗤笑道。

    佛家讲求三规五戒,最是严苛。

    这小和尚年纪不大,口气不小,敢自称不戒。

    “无论是佛还是人都生活在万丈红尘当中,既然身在红尘内又怎能不染红尘?修行修行修的便是对的事,而对的事也分很多种,同样的一件事在不同的场合关系下也会有不一样的意义。”

    僧人看着醉春风露出一个笑容“所以这世上又哪有什么绝对正确的清规戒律呢?语气恪守三规五戒,不如不戒。”

    “越想超脱就越不能超脱。”

    醉春风冷哼一声“你们这些和尚只修一张嘴,嘴上功夫倒是了得。”

    不戒转过头咬了一口手中的干饼子,觉得有些硬,但相比较这段日子以来的风餐露宿足以算作是美味佳肴了。

    他刚吃了一口,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忙忙的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张纸,然后站起身子将纸放在胸前打开,嘴里迅速的嚼着大饼也不管是碎没碎囫囵的便屯咽了下去。

    这张纸很长,上面画着一个人。

    一个很好看的人。

    李休看着那副画,画上的是一个少女,虽不是倾国绝色,但也是如花似月。

    不戒看着他,张了张嘴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几次方才询问道“不知公子可见过画中的这个少女?”

    他的脸上带着期盼,那双十分好看的眸子中眨了眨,声音有些小,似乎是害怕别人听见。

    这应该是便是喜欢了。

    小和尚的这副模样他见过,这是徐盈秀见了王知唯的模样。

    是醉春风见了徐盈秀的模样。

    那是恨不得将天上月和四月风拴在一起绕在柳枝上的翼翼。

    也是登南陵望银川想要摘桃花的欢喜。

    “不曾。”

    那双眸子很亮,李休摇了摇头,说道。

    那双眸子暗淡了些,旋即恢复原样,习惯了,这么多年早便习惯了。

    小和尚没有在搭话,匆匆的将碗里的白粥喝光,然后带上斗笠起身离开了驿站。

    这世上芸芸众生忙忙碌碌。

    “我见过那画上的人。”

    醉春风将碗里的面条吃得干干净净,擦了擦嘴然后道。

    “那你为何不告诉他?”

    李休也放下了筷子,擦着手上的油渍随口问道。

    “她死了。”

    醉春风淡淡道。

    李休擦拭手掌的动作一顿,然后沉默了下来。

    他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此刻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从未见过那画中女子,所以自然不是难过。

    他只是想起了那双纯净的眸子和那身满是尘埃的衣衫。

    李休没有问怎么死的,醉春风也没有兴趣说。

    两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拉开驿站的门走了出去,此时已经下午,即将傍晚,按理说应该在此过夜翌日再走也不迟。

    奇怪的是两人谁也没提此事。

    因为这里离塞北两窟鬼很远,还要走很久。

    哪怕距离天黑还差一个时辰,那便也要走上一个时辰。

    “你在想什么?”

    两匹马并驾齐驱,醉春风明知故问。

    既然是明知故问自然没有回答的必要,所以李休敷衍道“没什么。”

    “和尚就应该守着三规五戒,他想当和尚还想不戒,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好事?”

    醉春风冷冷道。

    天黑了,二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座破庙,很难想象这里荒凉至此竟然会有一座破庙,不过总算是不需要露宿野外,怎么看这都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破庙的门塌了一半,另一半干脆没有了。

    两个人迈步走了进去,发现里面燃着一盏红烛,蜡烛旁坐着一个和尚,和尚手里拿着一幅画。

    正是刚刚的那个僧人不戒。

    许是听见了脚步声,不戒身子一个激灵急忙回头看了过来,待看清楚来人后松了一口气,停止了藏匿画卷的动作。

    “两位公子。”

    他又行了一礼,面色平静道。

    “你是和尚,哪怕号称不戒又怎能真正不戒?”

    似乎想到了醉春风的那句话,李休难得的唠叨了一句。

    小和尚低头看着画上的少女,脸上露出了满足而又干净的微笑“佛陀弟子阿难出家前在道上见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佛祖问他,你有多喜欢那少女?”

    “阿难回答,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

    李休在红烛一侧坐下,不再说话。
亿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