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无敌剑客 > 第十八章 神秘侠客
    在如鲜花绽放的剑光中,杀手们根本无法分辨赵少阳剑招的虚实,只有奋力挥舞长剑劈砍。

    但这根本挡不住赵少阳的剑招。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不断有人被刺穿咽喉和小腹,倒地身亡。

    鲜血四处流淌,将地面都染红了。

    赵少阳却越战越勇,每一剑刺出,都带着无数虚招,让人防不胜防。

    可就在这时,远处青衣杀手射出的利箭却再次袭来。

    赵少阳忙于对付近身的敌人,根本没有顾忌远处的利箭,仓促之下,急忙侧身跳步躲闪。

    可他还是慢了一步,被一支利箭划破了右臂。

    一股剧毒立刻通过血液进入的他的体内,让他感觉右臂发麻,有些握不住手中长剑,双脚也变得愈发沉重,行动不便。

    青衣杀手们冷笑道:“赵少侠,你中了我们下的毒,恐怕撑不过今晚了。”

    赵少阳立刻催动的内力,想要将毒性驱散。

    可就在这时,又有几十支利箭向他的面门,胸口袭来,身后还有青衣杀手们刺出的长剑。

    赵少阳陷入腹背受敌的陷阱,有些支持不住。

    可就在这时,远处忽然想起了一阵怪异的笛声。

    这声音似乎带着某种内力的波动,让利箭被击落在地,青衣杀手们捂住了耳朵,放弃攻击,站在原地挣扎。

    这是什么情况?

    赵少阳满心疑惑。

    与此同时,他也通过的强大内力,将毒性完全驱散,让自己恢复了行动能力。

    赵少阳抓住机会,双手紧握长剑,将内力聚集在剑身之上,用力横扫,剑气如洪水一般,向周围奔涌而去。

    “轰!”大量青衣杀手的长剑被这道剑气直接震碎,断成几节,他们也被剑气震碎内脏,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远处的青衣杀手也受到波及,他们的身体将撞在墙壁上,筋骨折断,经脉受损,只剩下一口气。

    赵少阳也在心中暗喜,纵身走到了那些活着的杀手面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杀我?”

    青衣杀手:“我们是青衣楼的人,赵少侠,我们虽然失败了,但你早晚会死在青衣楼的手上。”

    青衣楼?这个杀手组织果然看上我了。

    赵少阳笑道:“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青衣楼还有什么本事。”

    他还准备问些什么,却发现这些青衣杀手嘴角流出黑血,脸色青紫,已经毒发身亡。

    居然自杀了?这些家伙还真是狠啊。

    赵少阳暗自惊叹。

    系统提示:“战胜成群的青衣杀手,奖励6500战斗点数。”

    赵少阳心情舒畅,嘴角露出微笑,却忽然想起刚才神秘的笛声。

    “赵大侠,你的剑法很不错,只可惜差点中毒。”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赵少阳不由得转过头来,定睛一瞧。

    只见一位身穿白色衣衫,手持竖笛,风度翩翩的男子出现在了他面前。

    此人长得俊俏,但眼神中却又有几分邪气。

    赵少阳再次警觉起来:“你到底是谁?刚才的笛声,是你吹得?”

    男子笑了:“不错,赵大侠,正是在下,我的如何啊?”

    赵少阳睁大了双眼:“你居然会?”

    男子拱手道:“在下肖泪痕,拜见赵大侠。”

    赵少阳:“你是哪个门派的?”

    肖泪痕摇摇头:“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总之,我既不属于十大派,也不属于青衣楼,更不是魔教中人。”

    赵少阳:“这些门派都不算?那你到底从哪来的?”

    肖泪痕:“这是在下的秘密,希望赵大侠不要多问。”

    赵少阳长叹道:“那好吧,既然你不愿说,我也就不问了。”

    肖泪痕:“赵大侠,实不相瞒,我是来帮你的。我知道你有心成为衡山派掌门,对吧?”

    赵少阳:“是啊,我当然想做衡山掌门。”

    肖泪痕:“赵大侠,我要提醒你两件事,其一,你们衡山派有内奸,他跟青衣楼暗中合作,随时准备害死你。其二,除了衡山之外,其他门派也有青衣楼的卧底。”

    赵少阳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什么?我们衡山派有青衣楼的人?他是谁?”

    肖泪痕摇摇头:“很抱歉,在下也不清楚。但这次青衣杀手的出现,却是那个人所为。”

    赵少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就是说,有人想害死我,做衡山派掌门?”

    肖泪痕:“可以这么说吧,你的几位师兄弟都有嫌疑。”

    这句话让赵少阳心中的疑惑更多了。

    赵少阳:“可是,你为何要好心告诉我这些?或者说,你为何要帮我?”

    肖泪痕:“我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赵大侠,希望你接下来的江湖冒险也顺利,将来,我们还会见面的。”

    话音未落,他就施展轻功,飞身而去。

    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的身形是如此潇洒,没有半分迟钝。

    赵少阳望着对方,心中思绪万千。

    看来这江湖上真是藏龙卧虎啊,居然有不知名的人帮我,而且还是个会的高手,真是深不可测。

    与此同时,敲门声响起:“赵师兄,你没事吧?”

    声音是康文渊的,赵少阳很快便听了出来。

    他立刻走上前去,将门打开。

    只见康文渊站在那里,身上很多血迹,手中还握着长剑。

    赵少阳:“康师弟,你也受到了青衣楼攻击?”

    康文渊点点头:“不错,赵师兄,你没事吧?”

    赵少阳笑了:“我只是轻微中毒,并无大碍。”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他现在已经对眼前的康文渊有所怀疑。

    这家伙会不会是青衣楼的内奸?

    从他被偷袭来看,应该不像,但谁又能说得准呢?

    想到这里,赵少阳决定不将肖泪痕告诉自己的事情和康文渊说。

    康文渊露出担忧之色:“赵师兄,看来咱们被青衣楼盯上了,恐怕永无宁日啊。”

    赵少阳:“事不宜迟,咱们稍微休息一下,今晚就动身,回到衡山,将此事告诉师父。”

    康文渊点点头:“好,赵师兄。”

    说完,康文渊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赵少阳也趁着这个机会,进入了次元空间之中。
亿乐彩